【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田占山联句傲儒(长篇节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1-01-08 20:1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田占山到了肃州镇。

这里有个堂妹,她男人在镇文化站工作,也是河东老家人,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一家人很是客气。还是田占山上师范那阵子,堂妹就远嫁肃州,算来已是十年有零。两口子杀鸡洗鱼,温酒炒菜,自然是亲热一番。妹夫问妻哥:大哥咋到的这里?田占山三下五除二说明来意,妹夫说,快开学了,那要去市里跑一番。田占山说,那个当官的在教育局,已经办好了调动手续。妹夫提醒田占山,咱这里办事可不比下边。那咋办?说是要手榴弹呢,光烟不行,干脆,下午就去教育局局长家。“那就去!”
两个人骑车到肃州市,妹夫叮嘱妻哥:到局长家少说话。他买了两瓶拾块钱一瓶的好酒,两条五块钱一条的好烟,过两街,走东巷,神神秘秘打听到局长家,三楼三单元,门牌四号,到门上轻轻敲击。一会儿,一个中年女人开门,一看来人提的东西丰盛,咧嘴一笑,赶紧让进去。
局长肥头大耳,正和几个交识喝酒。妹夫说明来意,局长说小意思,喝酒。
田占山不喝酒,看妹夫坐下,他也坐下。
局长瞅一眼田占山,说:“卜卜的后生,不安心蹲,跑这里做啥?喝风?看我们几个,赫赫的人,膀个子好处没有。婆姨,知门个菜,卜菜子整来!”
田占山似懂非懂,但不好问。妹夫也示意别问。临走时,一个脸面稍红的人说,明天上午来教育局,还要听你的课。问讲啥课,说来了再说。田占山不好再问。妹夫拉他衣襟,他们就出来了。
走在路上,占山问妹夫,那局长尽说些啥?妹夫解释:那是肃州方言,“卜卜”是“白白”,“赫赫”是“黑黑”,“知门个”是“这么个”,“膀个子”是“半个子”,“婆姨”是“老婆”,还有什么“那榨”是“那里”,“末子”是“麦子”,等等,需要哥记下。
第二天,田占山一人去讲课。临出门时,又记起来,问妹夫,人家没说题目,咋讲?妹夫说,可能另有意思,你揣些钱,到时候看,你只把这身衣服穿上,衣着要讲究。这是回来时妹夫领他挑的一声西服,合体,漂亮。
来到一处综合楼的第二楼会议室,田占山走进去。里面稀稀拉拉坐着人。他环顾一周,坐在听众席上。
一会儿,进来几个中年人,那个红脸人也在里边。他问,河东来的小伙子呢?田占山站起来。红脸人说,局长过一会就来,他和文化馆馆长议事,他说不讲课啦,要你想一想有关对对子方面的知识,他要了解。
田占山一阵紧张。对联知识浩如烟海,虽然下功夫钻研过,但那没什么把握,要你对上联或是下联,那可麻烦了。但身在矮檐下,怎的不低头。田占山只好点点头,回忆起来,什么对联的种类、特点和要求、结构和形式、修辞和用字、横额及用语,什么字数相等、词性相同、结构相应、句式相似、内容相关、平仄相对,等等,一古脑儿想一通。
过了三十分钟,田占山正低头思想,局长拍一下田占山的肩膀:“卜小伙,准备好了吧?”田占山站起来,只点点头。局长说,你上去,站桌子后边,我问几句话就行。
田占山只得上去。其实上边下边一样平,只是那是主持人的位子。
听众席上一阵议论。只听有人说,长得倒不错。
本来,田占山一表人才,今天一身浅白色西装,头发蓬松。只是神情略显紧张,动作也有些局促。
只听局长说:“别的不问,只要你对对子,只对一句。”
哪一句呢?田占山盯了局长一眼,侧耳细听。
听众伸长耳朵。会议室一片寂静。
那个红脸人端来文房四宝,桌子上一放,说,你先口对,再写。
只听局长又说:“大家仔细听,不能说话。好,你听着,我出上句: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田占山联句傲儒(长篇节选)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