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奶奶的荷包》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09 13:2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奶奶的荷包》

作者:马建忠
 
                           
夏日,红彤彤的夕阳倾洒在河面上,与绿油油的荷叶形成一幅静穆和雅的画卷。一群孩子无忧无虑在水中嬉戏,小脑瓜一会露出水来,一会潜入水底。
回家吃饭,岸边传来温和的声音。何宝从荷叶下伸出半个头,看见奶奶的烟袋锅,以及挂在烟袋锅上绣着粉红色荷花的荷包。还没上岸,他便闻到奶奶身上连蚊子都退避三舍的烟草味。
村里老人讲,奶奶胆大,不怕掉脑袋,战火纷飞的年代利用水路护送过伤病员。奶奶颇受村民尊敬,有几次跟她走村串户走访赶上饭点,村民都留奶奶吃顿饭,临走时她总是在老乡的碗底或者桌上放下纸币,即便村民再怎么推托也会执意留下那些钱。
奶奶喜欢荷花。荷花初绽的季节,奶奶拎着他去河边看荷叶田田,讲战争年代的故事;秋天里奶奶采回莲藕,给他做酸甜可口的糖醋藕片。
受奶奶影响,何宝格外喜欢荷花,常在荷花芬芳四溢时,藏匿在荷叶下和小伙伴们打水仗。有一次,他玩的兴起,隔壁二丫喘着粗气喊:何宝,赶快回家看看吧,你家出事了。听罢,他急忙窜上岸,到家门口,看见爹被呼啸的警车带走了。
奶奶老泪纵横坐在炕边捧着撕开口子的荷包,一针一针缝合,嘴里喃喃不知说些什么。地上一片狼藉,散落着撕碎的纸条。他蹲下身捡拾纸片拼接。奶奶一边摆摆手说不用了,一边把一块大的纸片塞进缝好的荷包。没几天,母亲获悉爹畏罪自杀的消息,面如死灰般一言不发,低着头收拾衣物。他睁大双眼呆愣在水缸旁,反复揣测母亲的话,虎毒不食子,哪有当娘举报儿子的……
一阵风吹起门帘,何宝看见奶奶紧促眉头坐在炕沿上,“吧嗒,吧嗒”抽着烟,用依依不舍的目光看着他,那个荷包颤抖着,摇晃着。他在母亲的哀怨交织奶奶的愁郁中离开荷花村,那以后,有一种逃避始终不能让他释怀。很长一段时间,他途径荷花村上学,总能感觉有一双关切的眼睛躲在某个角落,透过丝丝薄雾,目送他奔向远方。
考上政法大学那年,何宝收到一封没有地址的来信,行文简洁:清清白白做人,踏踏实实做事。还有一包干净如雪的藕片,让他仿佛闻到无法忘怀的味道。
带着某种心愿,大学期间别人谈恋爱,他去图书馆;别人玩游戏,他去做功课;别人出去打工,他去思考人生。几年后,他以优异的成绩读完政法系研究生,并考入市检察院,成为一名光荣的人民检察官。
        工作没多久,何宝接手一个贪污受贿的案子,犯罪嫌疑人荷花村村长利用职权大肆敛财,其间有不少人说情,均被他拒绝,他脑海中一遍遍回想那十二个字。案子审理完当天,二丫代表村民感谢他秉公办理,临别时掏出一个荷包说:“老奶奶过世前希望把它转交给你。”
何宝不知所措,在难以名状的氛围中轻轻拉开荷包,里面有张撕损的纸片,上面写着“欠条”两个字,还有一盘磁带。他迫不及待打开音响,里面传出奶奶慈祥的声音:“还记着欠条的事情吗?”
“说这些管什么用,别总是用老眼光看新情况。”爹争辩。
奶奶好似没听见接着说;“几十年前,有两位战士在同敌人作战中,与部队失去联系,其中一位负了伤。他俩经过摸爬敲开咱家的门,讲述了自己的来历。几天后,他们听闻部队消息,准备找部队,临行前跟我说,不能白吃白住老百姓,于是给我打了个欠条。其中负伤的战士还把未婚妻缝制的荷包当作抵押,我一再推托也没能阻止他们的执拗。两年后,那位战士找上门还了两块大洋。我问,你负伤的战友怎么没来?战士哽咽说,他牺牲了,牺牲前让我多还你一块大洋。”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奶奶的荷包》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