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秀花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2-01 23:19 阅读:13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秀花嫂

文/陶嘉伊
 
牛角湾,是位于浙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临溪而居,可以说是依山傍水,风景宜人。村上有两百余户人家,多为余姓人家。
“漂亮秀花,换亲余家,一朵鲜花,插于牛角……”这是当年秀花嫂嫁到牛角湾时编的小歌谣。
秀花嫂是在18岁时从外乡嫁于牛角湾大老余家的小余哥,听老人们说,是因为秀花的大哥四十多还没结婚,就把排行老五的她和老余家换亲。难怪牛角湾的人都说秀花命苦,那时,换亲是旧时农村陋习。由于当时的农村人思想守旧,他们认为生男孩才是重中之重,因为男孩会为他们传宗接代,可是又因为当时贫困人口特别多,家里实在太贫穷的,很难娶到媳妇,所以当时一些农村人想到了这样一个方法——换亲!
好在大老余家的小余哥对秀花还不错,家境虽然平平,然小日子还是有滋有味。这不,第二年便有了儿子余建平,第三年小儿子余建民也呱呱落地,乐得大老余头“左手抱着一个孙子,右手抱着一个孙子”。牛角湾世代以种田为生,分田到户后,各自在地里开始大量种植橘子作为副产,贴补家用,衢橘为当地的特产,每到农闲时,勤劳的小余哥便会与村人一起贩卖衢橘、椪柑到外地,丰实余家生活。不料在余建平6岁时,小余哥突发一场病,撒手西去,留下上有老,下有小给秀花,这日子别提有多难过了。期间,尚为婚娶,老实巴交的余家堂哥不忍心秀花的艰难,农忙时常帮扶着,后在公公婆婆的撮合下,改嫁余家堂哥。哪想余家堂哥为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传宗接代,秀花一直没有怀上,于是便时常对建平建民打骂,甚至不让他们读书。秀花自己没有文化,很仰慕村里那些有知识之人,所以她坚持让孩子们上学。大儿子建民也不示弱,与继父“顶”起了嘴。
“你不让我们读书,我去乡里告你,你再打我和弟弟,也一起告,这是违法的!”
“对,老师说,我们未成年人是受法律保护的!”建民也应声。
 “臭小子,居然那法律和我说,你们又不是我亲生的……”尽管继父没有什么文化,但也有些震慑,心里虚虚的。
就这样,俩小子从小学到初中,一路跌跌撞撞,在继父的“淫威”下,学会了成长并逐渐长大。
就在建平上高二的那年,醉酒的继父在一次车祸中没了。对秀花来说又是一次打击。余家堂哥对俩孩子尽管不好,但毕竟夫妻一场,而且也在她最困难的时候帮过她。背后村里人都说她是“克夫命”,秀花似乎也认了。自此之后,秀花嫂含辛茹苦赡养和抚养着老的和小的,一晃又是二十年。送走了公公婆婆,建平建民也相继各自成家立业。老大建平憨厚实诚,没有建民活络,在结婚的先后上,是“大麦未割,先割小麦”——弟弟建民先结了婚。建平后娶得一房媳妇叫建芳的山里人家,建红高中学历,有文化,甚为精明,会算计。嫁于建平,据说是以自己“押宝”不久的将来,牛角湾要整体搬迁之故——一只“潜力股”。当然也是看中余家建平老实本分,今后自己做“女当家”。
如今,秀花也有了自己的孙子孙女,在她的教导下,建平很重视小孩的教育,记得小时候孙子余正然成绩不好,不想读书,被余建平打骂着:“我不让你读书,是我违法;你不去读书,是你没有履行权利和义务,我有监护权,也是我的责任。”想不到,后来余正然成绩一直往上串。就在去年,牛角湾这只“潜力股”终于“爆发”了——西衢区政府大力宣传牛角湾整体搬迁,建芳的“押宝”押成了。
正在全村上下欢庆之时,村里人家各自各家为了算计搬迁的补偿款和拆迁费,有满心欢喜的,也有弄得“鸡飞狗跳”的。时不时传来兄弟反目,父子吵架等等“号外”。这不,秀花嫂家里同样“危机四伏”。在大老余家的老宅赔偿上,秀花主持召开了好几次“家庭会议”,她阐明自己的想法,就是自己一个人过,把老宅的赔偿款分部分给儿子,自己留部分为今后养老。但儿子们则都“抢”着要赡养母亲。秀花知道儿子的孝心,但也不排除媳妇们另有的“小算盘”。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秀花嫂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