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情感故事 > 经典文章 > 正文

永远的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21 22:1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永远的痛

 
 
文/苍穹  
 
快到父亲节了,我的心里涌出无限的悲凉。去年的现在,我还经常打电话和父亲聊聊天,父亲节时嘻嘻笑着祝老爸“父亲节快乐”,休息时跑回家和父亲一起去公园。可是现在,父亲已去世半年了。他长眠于我们家乡一个高原上的麦田里。麦田三面环山,站在父亲坟前,左侧能看到我们村的整体面貌:一座座院子一套套房屋,高高低低错落有致;各种树林各块田地,郁郁葱葱层层叠叠;村庄里人们的说话声和鸡鸣狗吠声隐约入耳。
 
早晨,橘黄的阳光洒在父亲坟前,潮湿的田地慢慢的升起团团薄雾,父亲的坟笼罩在薄雾之中,胜似仙境。夕阳西下,父亲的坟头又被染成一片红色,让沉睡的父亲也能感受到这暖暖的、具有浪漫情调的色彩。我想:生前的父亲也一定非常喜欢他离去后的这个归宿,天高地阔,一览无余。最主要的是父亲终于能回到他从小就离开却魂牵梦绕的家乡。
        
父亲生性孤傲,不善真情流露,和我们也是客气有余,谦让有加。他的这种秉性,倒让我们和他相处不知怎么深浅,只能是尽最大能力照顾他的衣食住行和精神生活。心想:这可能是父亲从小缺爹少娘寄人篱下的生活所致。
       
 
 
父亲的离去,始终是我心上的痛,让我半年来闲暇之余无法安心于某一件事情。脑海里总是浮现出他最后的日子里,感觉身体不适,我们辗转于省城各大医院,每个医院的结论都是父亲没有病。"没有病"三个字让父亲很无奈的接受着他是真的没有病这个事实。可是回到家的父亲继续躺在床上不起来,我们除了每天开导父亲以外,甚至怀疑他是得了老年抑郁症,并且又带他看几个医院,又是在确诊没有病的情况下,看了精神卫生科。回到家的父亲依然是继续躺在床上,饭量大大减少,不再下楼和母亲一起去接送他的小外孙,一向精干利落的父亲也不再注重自己的仪容仪表,任头发在头上散乱着。
 
我们感到这样实在不是办法,就是没有病也要到医院养养身体。可是前后离父亲出院又中间看病不到十天的时间,医院却告知父亲很有可能因呼吸衰竭而猝死,并且身体情况不允许做任何检查。母亲对回婆家过节的小妹和在外地上班的我隐瞒了这个事实,目的是我们再过几天就该回家了,不让我们分心。直到我在和大妹通电话,大妹坚持要回老家买寿棺和寿衣的言语中我才感到情况不妙。在同事们关切的催促声中,我才起身去看望住院七天的父亲。主治大夫是个三十多岁的小伙子,见了我就是一顿数落,说父亲病这么重,一直没见老大出现。
 
 
 
在年轻的大夫面前,我瞬间泪崩。我恨自己为什么父亲病那么重,我们一而再再而三的只相信省城几个医院大夫说没有病,去了四个医院,检查了好几次,还住院十多天,结论竟然都是没有病。我的病重的父亲,他是怎样的无奈啊?我恨自己为什么想不到带着父亲去京城的医院好好检查一次,以致耽误了父亲的最佳治疗时间。小妹打来电话哭诉,父亲真的没有病,咱们再找个最好的心里专家给父亲开导开导。可是大夫说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我的父亲其实病的很重,只是四个医院都没有检查出来。在我去医院的当夜,父亲就喘息不止,大夫通知我们要回老家就赶快出院,迟了也就出不了医院了。第二天,我们怀着悔恨的悲戚的心情带着父亲启程了,回到了我们一家很少住过的却是父亲魂牵梦绕的家乡。
        
回到家的父亲病情明显好了几天,对每天来探望的亲朋好友一一表示感谢;对流眼泪的父老乡亲,安慰他们说这世上谁都留不下,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说他不怕死;嘱咐我们不要娇惯孩子,与人为善,在外注意安全,照顾好母亲。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永远的痛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