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 说: 猎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18 13:11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小  说  

 
 
宿迁/吴培忠
 
 
 
 
二十年前的初夏。
 
一大早,天阴沉沉的,树梢纹丝不动,尽管没有太阳,却闷热难耐……
 
吃罢早饭,临湖派出所所长明宇把所里工作安排好就去了县局。
 
明宇,三十二岁,长方脸,平头,一米八个头,浓眉大眼,络腮胡子,身材匀称,走路生风,口齿伶俐,毫无争议的“帅哥”。警官学院科班出生,擅长散打,毕业后一直在派出所工作。他为人正直,爱憎分明。他对老百姓有深厚感情,肯为群众办事,“群众事情无小事”是他最常说的一句话。
 
临湖镇,位于洪泽湖畔,农业大镇,鱼米之乡。
 
九点左右,尚兵带几个小青年来到王庄村三组的梁田家,尚兵对梁田说:“梁大哥,今天没什么事,我们哥几个想在你家玩两把牌。
 
尚兵与梁田同村,小包工头,平时带十几个人在本镇周围给农户起房盖屋做建筑。由于天天在外面,接触的都是普通百姓,对方圆十里八村的情况较为熟悉。他待人和气,做事实在,有正义感,他接手的工程确保质量,因此,周边找他盖房子的农家很多,不少人亲切地称他“尚包工”。平时与梁田走的比较近,算得上是说得来的异姓兄弟。
 
梁田问尚兵:“你们玩什么?”“两张比。”尚兵回答说。
 
“两张比”是用扑克牌为工具的赌博形式,一般四个人坐门子,其中一人为“庄家”,其他三人分别下注为“打家”,每人两张牌,以两张牌的点数论胜负,轮流坐庄。未坐上门子围观的人,也能参与,可以在打家的三个门位上下注,称之为“带小驴”。
 
梁田,四十六岁,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根本不想招惹这档子事儿,对尚兵说:“我知道你不赌钱啊,今天是怎么啦?”
 
“今天报告有雨,也不能出去干活,玩玩牌打发时间。”
 
“噢!我这也没有牌。”
 
“牌我们带着呢!”
 
“你们玩可以,但不能玩的太大,要是玩大的,我这不太方便,不然的话,被派出所抓了不好弄!”
 
“这个我们知道。”
 
“那说好,不能玩太大,带点小刺激就行啦。”
 
梁田心里不踏实,再三强调。
 
“管呢,你看我们几个像是赌钱的人吗?我们只是为了消磨时间。”尚兵说。
 
梁田看推不掉,心里又想,自己在本地孤门小姓,平时没少看人家脸色,受人欺负,人家能来玩是看得起,况且又是尚兵开的口,也不能不给面子。他思量片刻,很无奈但表现的很爽快:“好吧,堂屋现成的大桌大板凳。”
 
他们刚坐下几分钟,又来了三四个人,其中有一个年轻人梁田不认识,便问:“呦,这个小伙子,我怎分不清的?”
 
“哦,这个是西庄郑云江家亲戚,叫黄毛,外地人,来走亲戚的。”同行的人回应着。
 
梁田打量一下“黄毛”:三十出头,中等身材,花格子短袖、牛仔裤、半旧棕色皮鞋,衣服明显污迹,淡黄色头发较长,像几月没理发似的。皮肤偏黑,面容憔悴,体格粗壮。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小 说: 猎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