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慢 点 再 慢 点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16 19:4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慢 点 再 慢 点

 
江苏 |王潇
 
 
 
如果时间还能回到那一天,给任何条件我都不会同意继续参加那场篮球赛。
 
和职场所有小员工一样,拒绝不了领导的话,即使我说了我感冒发烧。那场比赛我实在坚持不到结束,烧得眼睛通红的我在球场边大口大口喘气。
 
坚持着去了趟厕所也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浓茶色的尿液如同狂风暴雨一般摧毁了我,外面比赛声加油声非常嘈杂,嘈杂到我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也不顾比赛是否结束,领导是否还要我继续比赛,坚持着走出去给做医生的朋友打了电话。
 
“赶紧去医院急诊!”朋友命令式的口吻像极了在医院他对每一个重症患者。
 
于是各种反反复复抽血,各式各样的B超心电图检查,把人生前三十年没做过的检查都来上了一遍。
 
 
 
虽说前三十年的我,热爱运动,肌肉健硕,常年是学校的短跑冠军,感冒生病都很少更别提住院治疗了。但是还是得谨遵医嘱,当晚就住院了。
 
这一屋子住的都是尿毒症患者,他们看着我住进来的时候摇了摇头,从他们的同情里我感受到了恐惧,那是我第一次恐惧。
 
单位的领导和爸妈都以为我只是横纹肌溶解这个问题,我的主治医生很敏感,但是我们是三线城市所以很多手术和检查都做不了即使是三甲医院,所以一直无法确诊。
 
爸妈为了安心还是带我去了省人民医院,当时的我在病房里紧张而焦虑,我当然害怕自己也“毒”了,丧失了劳动能力不说,最基本的生活都成了难题,而且我才三十,明明是大好时光,我还想升职也还要未来,混乱的思绪如同一根冰冷棍子,这一棍子直接把我打得动弹不得。
 
病区在七楼,我心里竟然默想,如果确诊的是“毒”了,便想直接就跳下去,不给家人带来任何负担。
 
可是看着母亲还在病房为我忙东忙西,父母也会老去,他们老去谁来照顾?家里还有可爱的儿子和爱我的妻子,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真的是负担吗?
 
 
 
我使劲摇了摇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些,跳下去才是不负责懦弱的表现,生而为人应该做的是正面面对。短暂整理好思绪,耐心等待各种检查和肾穿刺活检手术。为了我爱的和爱我的人,生活终归要继续。
 
终于排到我手术了,打完麻醉后,静静趴在那里,听着B超机器和医护的声音,一根数据线粗细的针头迎着手术灯特别刺眼,晃得我脑壳疼。
 
扎下去的时候,即使打了麻药,大脑都空白了,嗡嗡便开始耳鸣,那几分钟过得比课堂最后几分钟还要缓慢,但是我知道什么都会过去的。
 
当晚我们那间病房就充斥着我和隔壁床一个公司老总的哀嚎,此起彼伏,不仅是麻醉后的疼痛还有就是手术后24小时的卧床绝对静养,连翻身都需要医生护士帮忙。
 
彻夜无眠,连思考人生的空隙都没有,没法有,只剩下疼痛和对疾病的恐惧以及对生命敬畏。
 
 
 
前三十年,性格使然,对一切都争强好胜,任何事情都必须在快车道,跑步要第一名,做业务同样要效率最快完成度最好,连打游戏都要一直赢。
 
为了领导的一句夸赞,不管不顾;对家人的关心都置若罔闻,我行我素。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慢 点 再 慢 点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