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不 再 捕 蝉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16 19:3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不 再 捕 蝉

江苏|陈祖平
 
 
 
我不喜欢捕捉小生物,总怕伤了它们。这种心理,也许跟小时候捕蝉的经历有关。
 
那时的夏天,我们能做的事就是两件:一是下河游泳,一是提竿捕蝉。
 
有意思的是,做这两件事都得在午间。
 
午饭之后,大人们掇条长凳,不在弄堂口憩息,就在大树下纳凉。我们小孩可没这个闲情,一个个奔到太阳底下,去疯,去野。
 
太阳挂在头顶,热吗?不热,有小河沟呢。你看,河面上,这儿冒出一个头,那儿冒出一个头,小河狸似的,眼一眨,又都不见了。
 
 
 
水里泡舒服了,赶紧上岸。干吗?捉蝉去。
 
蝉好像更不怕热,阳光越毒,它叫得越卖力,知了知了知了嘿嘿,全世界都没秘密了。
 
我们的捕蝉工具超简单。一根细长竹竿,顶端用钢丝扎一个圆圈,圈上套一个尼龙网袋。若没有网袋,也行,有更简便的,将钢丝圈往蜘蛛网里搅几下,蛛网特黏,蝉粘在上面,就只有挣扎悲鸣的份了。
 
起初,蝉有点傻,它不知道朝它慢慢贴近的是什么,还在发着愣呢,叭,整个儿罩住了。蝉振翅急飞,晚啦晚啦,有网在此,你就消停消停吧。
 
此刻的蝉,趴在网眼上,细细的爪子,伸出来,缩进去,伸出来,缩进去,唉,神仙都救不了你啰。
 
 
我把蝉从网袋里取出,装进玻璃瓶里,盖子拧紧,再紧些。这下,蝉乖了,一动不动,米粒大的小黑眼,好像也懒得眨,一副小可怜样。
 
时间久了,蝉也学机敏了。顺着树枝,愈爬愈高,时不时借一片树叶,遮起来。你明明听到那根枝柯上″知了知了",可嚣张了,但就是只闻其声不见其形。有时,网袋还没靠近,它就噌地一下,飞得没影了。
 
听大人说,蝉烤熟了能吃。小伙伴立竿见影,拣几把柴草,点起火,开烤。怕蝉飞走,先把它的薄而透明的翅膀扯掉,往火上一放,蝉想飞,已无翼,想爬,足已焦,蝉还没来得及绝望,就成了小伙伴舌尖上的新宠了。
 
 
中国人什么都敢吃。烤蚂蚱,烤豆虫,甚或烤小老鼠,据说,还讲究吃的火候,最佳的是,咬在嘴里时,小老鼠须发出一声“吱”。
 
小时候,饿得瘆人,烤个蝉充充饥,情有可原。现在小康了,吃那虫啊鼠啊,到底图个什么呢?
 
我不敢吃。我紧紧抱着我的玻璃瓶,站在那里。他们的嘴动一下,我的心就莫名地搐一下。
 
回到家,我把玻璃瓶放在墙角,我想测试一下,到了晚上,它们会不会叫?
 
蝉 ,一夜无声;我,一夜安眠。
 
第二天一早,我拿起瓶一看,没一点动静,揭开瓶盖,倒在地上,一只只直直地躺着,米粒大的小黑眼睛已发了黄。
 
蝉,我捕的蝉,死了。
 
我突然觉得,整个夏天也跟着死了。
 
我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哭。只记得从那以后,我不再捕蝉。
 
 
 
如今的夏天,和小时候的一样,热,只是少了热闹的蝉声。想从树上找几只,难。
 
有一次,一邻居抓到一只要送我小孙子,小孙子不敢接,我说了句,放了吧。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不 再 捕 蝉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