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秋天渐渐深了,大院愈发显得深幽。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1-06 17:2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散文
 
 
深院锁清秋
 
 马宇龙
 
 
 
秋天渐渐深了,大院愈发显得深幽。
    正如这天气转凉,树叶转黄,经历了百年风云的乔家大院已经不见了乔家人,前来寻访者熙熙攘攘,市声吵杂,而这些不请自来的客人却再也唤不回昔日的人事繁华。挤在人群中,穿巷走院,在主人残留的气息中感受那些细微的美好和雍容华贵的痕迹,突然我就感到了深深的寂寞,不是为自己,是为了那些曾经拼搏和努力的生命。最大的寂寞不是空无一人,而是遍地是人,却无人可语。
    一宅一人一世界。这样的大院子,就像一册古籍,古旧简洁的文字背后尽是深意。这是怎样的一个院子?代表着怎样的一种文化?我们的祖先,从穴居和巢居中走出来,开始爱惜和珍视自己的肉身,开始把自己放置进了土木和砖瓦的围护之中,寄托身体,幽藏灵魂。于是,有了房也有了屋。有了屋还不行,还得有院,屋屋相连或者房房相对,大院顿生。大院的封闭与私密性又让围墙应运而生。有了墙,就有了垛口、照壁、甬道,更有了精细化的斗拱飞檐、彩饰金装和砖石木雕……一个大院的形成,是一个民族独特的建筑文化的发展史。乔家大院就是这样一个全封闭式的城堡式建筑群,它集合了晋商乔家几代人的智慧和创造,大院、小院、更楼、大门,还有那些不易觉察地隐棂暗柱,让整个建筑群顾盼有致,灵动俊逸,即使是房顶上的一百多个烟囱也都各有特异,主人的品味与审美意趣尽在其中。
    大院里树影婆娑,一层层青瓦,如老去的鱼鳞。说小了,和所有的家一样,乔家也是一个家。大院里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里都书写着两个字:生活。生老病死,爱恨悲喜,出生、成长与老去,就像四季轮回,生命匆匆,是这个院子的基本内容。这个家我们是熟悉的,因为我们就生活在这样的家中,奶奶的蒲扇,母亲的怀抱,爷爷的烟袋,随姨妈搬迁进来的那个可爱的小妮子,那件绣花的小袄……一张雕花老床,落了漆,黑黝黝的发亮,当年,阁楼里的闺秀,被八抬大轿抬到这里,就在这张床上,度过蜜月的欢喜,开始了一个女人生儿育女、相夫教子的人生。直到有一天,老去的主人和老太太在这张老床上,从一头相拥而眠到两头睡去,徒留体温渗进深深木纹里。抚摸这张床,我的耳畔嗡嗡响起了凡俗的呻吟声、咳嗽声、争吵声乃至哭泣声,此刻,它们对于我显得异常温暖,我知道,这是生活的味道。和所有平凡的家所不同的是,这个家之所以闻名天下,是因为它盛况下的文化和内涵。不能想象,闻名中外的乔家大院竟然发家于磨豆腐。乔家祖先乔贵发为躲避饥荒,从祁县走西口至包头,从经营豆腐坊入手,进而从事豆子的储存和买卖,用豆渣喂猪、酿酒,先让自己那一点点可怜的碎银活起来,后又在豆腐坊旁开了经营粮油、衣料的杂货铺,还开了钱铺,于是,小豆腐,大买卖,一条围绕着豆腐的加工销售,旁涉粮油、布匹、酒肉、金融借贷等诸多行业的产业链形成了。以磨豆腐草创的乔家,惨淡经营,白手起家,从一穷二白的境地平地起风云,由一个豆腐磨盘转动出一座名城,留给世人一个永远的传说,也给我们留下一份珍贵的精神财富。正如它的黑漆大门上镶嵌着的铜底板对联“子孙贤,族将大;兄弟睦,家之肥”,把仁孝清廉、和谐持家的中华传统弘扬到了极致。创始人乔致庸自幼耳濡目染于中华商业文化的优秀传统:公平,公正,诚信,中庸,勤勉,互助……他毕其一生将这些信条视作商人的准则,并代代承传,与商场中那些司空见惯的恶习譬如蒙骗、欺诈、互挖陷阱、重利轻义等展开大无畏的斗争,并且一次次赢得了胜利。大院从清朝同治、光绪到民国的三次扩建,洒下了家长乔致庸,其子乔景仪、乔景俨和孙辈乔映霞、乔映奎三代人不断把家业推向更高峰的血汗,经过近两个世纪连续几代人的努力,才有了今天我们看到的规模和盛况,才有了人丁兴旺、家资万贯的辉煌。大院之大,寄托着主人货通天下、汇通天下的宏愿和追求,凝固着他们的治家之道和以商教民、以商富国的梦想。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秋天渐渐深了,大院愈发显得深幽。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