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红石坡(民间故事)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15 21:5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红石坡(民间故事)

 
 
高洁
 
离钱塘江不远的地方有个村子,叫张村。村里住着两百多户人家,因为是个大村,又住着个姓张的相爷,所以张村名气很大,远近几百里的地方都知道这个村子。张相爷原来在京里做大官(宰相),到六十五岁那年,带了他的后妻、儿子和前妻留下的女儿芝兰以及家人等告老还乡,回到村里居住。相爷家有个伶俐的书僮,叫丁郎。丁郎很小的时候母亲就病故了。丁郎的父亲是个教书先生,给相爷的儿子教过书。相爷见丁郎相貌端正,人又聪明,就叫他给儿子做伴读。丁郎真是个苦命的人。他十三岁的时候,父亲也得急病去世了。丁郎一个人无依无靠,就做了相府的书僮。相爷的儿子是个贪玩的货,不爱读书,丁郎却很用功。逢年过节的时候,相爷总喜欢考考儿子,给点赏钱,大家高兴高兴。其实公子根本应付不了,每逢这种情况,他都是叫丁郎暗中帮忙的。有几次芝兰和后母坐在簾子后面看到了,后母不敢出声,芝兰忍不住抿着嘴偷偷的笑。久而久之,芝兰看到了丁郎写的文章,做的诗词,很是钦佩。她爱丁郎的文才,同情丁郎的遭遇。有几次还偷偷落了泪。丁郎也听说芝兰小姐文才挺好,很敬重她。但是两人总没有机会碰过面,只有在逢年过节的时候,两人才有机会隔着簾子相互张望张望。有一次丁郎病了,芝兰乘机叫贴身丫环荷花给丁郎送些补品和茶水去,丁郎很是感激。此后,靠荷花的帮助,两人带用诗文来表达自己的爱慕,双方深深地相爱着。两人相爱不到一年时间,给相爷知道了。相爷心里十分不满,本想把丁郎送到监牢去,但是一时找不到什么罪名,而且,事情万一传出去会影响他的名声,所以只好忍住了。他把丁郎叫来,给他一些盘缠,对他说:“你从小到我这里,我没有亏待过你,谁知你竟敢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来,本当要重重办你的,可看在你父亲的面上,且饶了你。今天你必须离开这里,再也不许回来,也不许你到外面去乱讲,如果有风声传到我耳朵里,你就活不成了。”丁郎一句话也沒说,就回到自己房间收拾行李。丁郎出了相府,就在溪边走来走去,他晓得芝兰会叫荷花来送他的。果然,不一会儿,荷花提了一篮要洗的衣服来到溪边,看看四周没人,就从篮里拿出芝兰写的信交给丁郎。丁郎看了信后,就对荷花说:三更我在村囗大榕树下面等你们。三更后,荷花陪伴芝兰带了些衣服和首饰,偷偷逃出相府后花园门,急急忙忙来找丁郎。一到村边,就见丁郎正等在大榕树下,两人见了面又喜又悲,不由哭了起来。荷花在一边催芝兰和丁郎他们快走。他们想赶到江边,再搭船逃到杭州去。可是张村到江边只有一条泥路,那天夜里刚下过雨,地上都是烂泥巴,寸步难行。又没有月亮和星星,走一步停一步,三个人心里都非常急,可越急走得越慢。走着走着,忽然听到了有人声、锣声、狗叫声从后边传来,响声越来越近。芝兰晓得大事不好,就拉着荷花停了下来,对丁郎说:“走不了了,你赶快管自己走,只要你还活着,我会等你的。”丁郎不肯走,他对芝兰说:“我不走,要走一起走,要死一起死。”荷花急得不得了,劝丁郎说:“丁郎,你留不得,相爷拿到了你,你只有死。你死了,小姐一定不会活。还不如你先走,以后还可以再想办法。”丁郎觉得这话也有道理,只好自己一个人走。临走前他对芝兰说:“你等我,最多两年我就回来。那时我们再想办法逃出去。”芝兰从手腕上脱下一只玉镯,交给丁郎,深情地说:“我等着你。”自从出了“私奔”(未遂)这件事后,相爷怕女儿留在家里会惹事,想快些把女儿打发走。他打听到雷家寨有个雷员外,他的公子已经二十岁,还没有定亲。相爷盘算了一下,雷员外只做过边防守将,门户低了些,但周围没有更合适的人家,只好将就些了。于是派人到雷家提亲。雷家自然是喜出望外,一口就答应了。他怕时间久了要变卦,要行聘过后一个月就来迎娶。这些事情都是在暗里进行,瞒过芝兰,也瞒过荷花。荷花慢慢也听到了一些风声,但确定不了是真是假,便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芝兰。雷家聘礼送到,荷花晓得小姐的亲事已经定下,确凿无疑了,连忙把消息告诉了芝兰。芝兰被关在楼上,度日如年。她天天计算着过日子,只希望两年日子快些过去。她听了荷花的话,如五雷轰顶,人一下子晕了过去。荷花叫了老半天,她才醒转过来,嘴里不停地说:“不,我死也不嫁雷家……”半个多月过去了,再过几天雷家就要来迎亲了。相爷知道再也瞒不住了,就到楼上把定亲的事告诉了女儿。芝兰半天不说话。相爷把嫁雷家的好处说了一遍又一遍,许久,她才说了一句:“我不嫁,我死也不嫁。”相爷说:“你要等这穷小子一辈子?”芝兰回答说:“这是我自己的事。”相爷说:“在家从父,你懂不懂?”芝兰说:“别的我都听你。唯独这件事,我要自己作主。”相爷听了这话,气得连胡子都发抖了。芝兰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一心只想寻死。荷花劝也劝不转。荷花见她如此死心踏地,突然来了个主意。她对芝兰说:“小姐,你实在不愿意嫁给雷家,不如装疯吧!”“装疯?”“对。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行。就照你说的办。”芝兰疯了。在房内大哭大闹,看到东西就摔,衣服也撕烂了,脸也抓破了。相爷心里很急,怕女儿嫁不出去,吩咐家人不准将小姐发疯的事情传扬出去。雷家迎亲的日子到了,小姐疯得更厉害,她抓起一把扫帚,见到人就打,一直闹到大厅上。雷家的人和相爷都呆住了。那天雷家来迎亲的除新郎外,还有媒人和新郎的叔公。叔公心里很不痛快,但又不敢得罪相爷,他婉转地跟相爷说:“小姐身体不好,还是养病要紧,成亲的事躭搁一些时候也不要紧。”宰相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除了皇帝,哪个敢得罪他?虽然叔公的话很客气,但相爷还是觉得丢尽了面子。他一气之下,吩咐手下把小姐关到磨房里去,不给她吃,病什么时候好,什么时候放出来。磨房有人看守着,荷花近身不得,闯了几次都给人拦了回来。芝兰孤伶伶的一个人被关在磨房里,一直等到天黑下来,还没有看到荷花送饭送被来。这时秋天快过完了,西风吹来,身上凉飕飕的。芝兰又冷又饿。她想起了丁郎,不晓得是死是活;又想起两年后才能见面,这两年时间怎么挨得过!想来想去,越想越心酸,眼泪一串串、一滴滴地落在石板地上。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红石坡(民间故事)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