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茅坡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14 20:1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茅坡

 
向卫华
 
 
茅坡不远,在古丈县城,以狮子口为界,一边是县城,原来叫古丈坪,一边就是茅坡,也叫上茅坡。从县城翻越狮子口下到茅坡,需两个小时;如果从狮子口打个洞,则不过1公里的路程。然而,两个地方,却是两个世界。
我曾多次亲近和触摸过茅坡的肌肤,对她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但妻子却没有体验过这种亲近和触摸。“天大地大,老婆最大”,对我来说,老婆的话就是圣旨;同时,我对亲近大自然总有一种本能的说走就走的冲动,一个人都可以在山里钻来钻去。于是那天,在妻子的提议下,我再一次走进了茅坡,去亲近和触摸她。
风轻云淡,秋阳灿烂,心情如天气般晴爽。我们从长坡而上,长坡四周是青青如画的茶园,这样心也就被绿色笼罩了。然后爬上山顶,翻过山坳,再沿坡而下。坡两边是枞树笼和竹子笼,我和妻子曾多次来过这里,挑过胡葱、扯过蕨菜、捡过枞菌、砍过竹子……对这一带相当熟悉,有一种依恋的情结。但对山下的情况,妻子就不熟悉了,可以说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于是妻子望着山脚下的寨子问我,那是哪里?我说,那里就是茅坡。妻子感叹道,原来茅坡躲在这里啊!是的,茅坡很小,简直小得可以装进一个手提袋里,正因为小,她才会躲起来。
 
竹溪湾
 
盘旋而下,茅坡的天空是诗意的,四周的群山围成一个天然的摇篮,茅坡卧于其中,因而显得隐秘,幽静,古朴。那些翠绿德山峦,那些温润德秋色,此刻都栖息在茅坡。一路上,风在树林里扭来拧去,像洗衣服的妇人的手,要从中扭拧出绿色的水来。这些都给我们一种无以言说的向往。
经过几片树林和茶园,就来到了一栋木房子后面。屋后是一块茶叶地,地里栽有五棵梨子树,一棵比一棵大,就像一个娘生的五弟兄。树叶快要落光了,但树上的梨子还有,大的有海碗大,为黄皮梨;地上落满了被风吹落的梨子,有一股酿酒的味道塞在风的缝隙里。我和妻子来到树下,刚一伸手去攀树枝时,几颗梨子雨落了下来,从地上捡起来一看,有的部位已经腐烂了。妻子说,梨子被蜂子射后,就从里面烂起。我们摘了几颗,用柴刀削去皮子,咬在嘴里,清甜的,舌头和牙齿都浸泡在甜味里。一树的梨子,竟然没有人摘,怪可惜的。其实也不觉得可惜,房前屋后栽得尽是果木树,果子成熟后,吃也吃不完,摘下来背到县城去卖,卖得的几个钱还不够交市场管理费,莫说买饿了碗粉吃,何苦呢,只好禁在树上,给雀儿吃。所以在交通不方便的乡下,摘老百姓房前屋后的果子吃,是没有人说你的,你尽管摘吃,老百姓还得把你当成减负办,感谢你在为果树减负呢。
 
 
 
继续而下,路是水泥路,一米多宽,可能铺了几年,路上堆满了腐烂的树枝、树叶,有几处地方还垮了老坎。太阳似见非见,透过树叶的间隙懒懒地洒落在上面,洒落在木房子上。这里是个山弯,只有两栋木房子,从外面看,有些破烂,院子里长满了蒿草,有一人多高,显然主人家全家外出打工去了。
下到山脚后,有一条小溪铺在山间。妻子问这溪叫什么名字?我说叫龙吉溪,源头在泽信的一个山洞里,泽信在一岩坎下,岩坎上面就是泽土库,妻子到过泽土库,知道那地方远。我继续说,茅坡下面是龙吉寨,再下面就是龙家寨、张家冲,溪水在下茅坡出口,汇入古阳河。妻子没有到过这些地方,但知道这些地方的名字,因为常有这些地方的妇女到她的裁缝铺做衣服。
下到溪里,赤着脚丫,在鹅卵石铺成的河滩慢慢行走,我的思绪开始在溪水里翻转或飘动。水是流动的音符,清澈的溪水缓缓地流动着……溪两边是竹林,摇曳着绿色的风情,偶尔有几只飞鸟悠闲地穿梭其中。溪中有一个水潭,约十来个平方米,两岸各有一块大青石伸到潭中,常有妇人蹲在石上洗衣服。此时,阳光在潭面上跳动着,像在跳方格子优秀的小女孩的脚,轻巧快捷。那一潭秋色很容易让人想到柳宗元笔下的“小石潭记”和朱自清笔下的“梅雨潭”。溪水,是自然的心灵,大地的眼睛,可以洗涤万物的清澈之源。走在溪里,我想,山有多高,水就有多高;峡谷有多长,溪流就有多长。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茅坡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