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野趣仙境大洪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14 20:1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野趣仙境大洪海

 
罗学蓬
 
 
1、结伴而行
 
三十多年前,朋友带着妻儿游罢刚刚开始开发的四面山回来,意犹未尽,前来我家煽动:“作为一个城里人,不去游一回四面山,算是白活了;进了四面山,不在洪海湖住一夜,等于没去过四面山。”
我这人经不住撺掇,寻下一个周末,儿子妻子老子一齐上,还特别邀约陈洪金、田苗一家三口,老老少少六口人,浩浩荡荡进山去。
陈洪金与我同一年入西南师范学院(今西南大学),他在英语系,我在音乐系。毕业后,一同分配至江津师范学校任教。
学校教师食堂伙食很差,晚饭我经常和陈洪金去白沙街上杀馆子。
鱼市口卖鳝鱼面那家饭馆的大厨是江津知青、和陈洪金住一个院子的刘二娃,服务员又是刘二娃的老婆,所以这家夫妻饭馆,便成了我和陈洪金的根据地。
洪金嗜酒如命,我呢?原本滴酒不沾,见酒就醉,可为了陪洪金,也得小酌一点。他喝半斤没事,我喝半杯就醉意盎然,回路上偏偏倒倒,左脚踩着右脚走。
白沙镇离津师还有两三华里路,出场口,下河滩,过石桥,爬大校门前那个河沙陷脚的陡坡,都是洪金架着我。一进校门,远远看见灯火辉煌的教室,害怕被正在上夜自习的学生撞见,伤了师道尊严,不敢继续前行,赶紧钻到路边红苕藤厢厢里,仰面朝天躺在沟垅里休息一会儿。
洪金无奈,只好躺下抽烟,等我酒醒。
津师与白沙镇之间,躺卧在长江边河滩上的古老石桥,一到夏天,就沉到水底去了。喝了半斤的洪金扶着只喝半杯的我,无数次从这桥上过。
所以,我和洪金的友谊,是同学、同事,加鳝鱼面、猪耳朵和江津高梁酒凝成的,牢不可破。
 
 
 
二、野山野水见故人
 
车到四面山中头道河,让老友邹鸿光和刘德龙接着。
鸿光是县旅游局副局长兼四面山镇副镇长,德龙系四面山旅游办公室主任,两位都是江津知名人士,
鸿光14岁在牛奶场做了个送奶的童工,自小跑遍了千家万户,直到38岁,逢上了改革开放的好年头,江津县政府公开招聘领导干部,他一路过关斩将,被高分录取,才有了如今的职务。四面山的开发,他居功自伟。鸿光知识广博,嘴巴厉害,一开口便滔滔不绝,谈笑风生,妙语连珠,口若莲花朵朵开,鲜有人能望其后背。
 
 
邹鸿光与罗学蓬
 
刘德龙呢?江津著名男高音,天生一副明亮抒情的好嗓子,有小李双江之称,1978年我与包括他在内的几十名文艺骨干,创作排练出大型组歌《毛主席旗帜万代红》,在地区文艺汇演中斩关夺隘,一骑绝尘,摘得桂冠,载誉而归。在这次演出中,刘德龙和另一位出色的男高音温怀志,还有男中音杨小勇被地区文工团慧眼相中,把三人调到永川,试用了一段时间。可惜因为德龙个头太矮,把把儿又太小,身高只有一米五几,体重不过七八十斤,唱合唱时脚下需踮两块砖头,才能达到正常男人的身高,做专业演员先天不足,就算这辈子下足功夫,能把声乐技巧苦练得超过李双江(当然,那是不可能的),其形像身材也压不住台,最终只得含悲而归。
 
 
刘德龙,倒数第二排左四。杨小勇,第三排右五。温怀志(外号糍粑),最后一排右三。罗学蓬,第一排左二
 
温怀志呢?形像、身材、声音条件出类拔萃,偏偏父亲是个国民党的起义军官,那个年代的政治标准,决定了不能让他这样的狗崽子在解放区的土地上放声歌唱,文工团求贤若渴,让他在团里呆了一年,继续做有关方面的工作,最后也无可奈何,不得不把他退回了江津。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野趣仙境大洪海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