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吴曦:愤怒的小纸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12 18:53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小说︱吴曦:愤怒的小纸团

   
 
要是没记错,这已经是第八张了。八是幸运的数字,尤其在中国。在广东。可他邢仕范一点都不感觉幸运,反而晦气得很。到现在他的额头还在冒汗,细细的汗珠,密密地排成一排。握笔的手在微微颤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一个字勉强挤进窄小的空间里,就像把一头猪关进铁笼子里一样。这一刻,他额上细密的汗珠已经变成了两排。他感觉从未有过的疲惫,像泄气的皮球一样,软软地摊在凳子上。
那个站在门口一直盯着他看的胖保安过来了,“你没事吧?”胖保安问。胖保安每说一句话,都要喘一口粗气。他望了一眼胖保安。在他眼里,这个保安很像德云社的相声演员、岳云鹏的搭档孙越。
“我有事”他对孙越一样的胖保安说,“一张单子还没填完。”他疲惫的双眼盯着单子上的字,其实单子上总共才一个字,他生怕又有什么差错。之前就是一个“家”字,玻璃窗里头的那位椭圆形脸蛋小姐,邢仕范简称椭圆脸蛋说,错了,底下少了一撇。“家”底下是一头猪,少了一根猪毛可以,少了一条猪腿可不行。
“明明是两撇,怎么说只有一撇呢?”邢仕范说。他坐在那位椭圆脸蛋对面,一大块玻璃把他们隔开,隔成里外两半,如同探监一般。可又不好说谁探谁,谁是探,谁又是监?按理是外探里监,但事实往往调了个个,因为外头才真正像囚笼,完全受制于里头的人。
“粘了”里头的椭圆脸蛋说,“两撇粘成一撇了。”
邢仕范无奈地笑着,笑得很苦,有点像哭。他把那纸揉成一团,塞到裤袋里。他不敢扔到地上,会罚款。垃圾桶又离得太远。裤袋里已经有好几粒这样的小纸团了,都是填错的单子。当然,对错都是由那椭圆脸蛋说了算。椭圆脸蛋真的漂亮,他邢仕范还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脸蛋,那皮肤白嫩得就像他们孤狐城的白粿,像要滴出水来。她总是笑意盈盈,还露出洁白的牙齿。隔着玻璃,感觉那笑很假。漂亮的脸蛋像面具。
他时不时把手伸到裤袋里,捏捏那些小纸团。纸团好像发热了。因为满腹怨气燃烧着,怒火中烧。他暗自称它们是愤怒的小纸团。
他又把手伸进裤袋,手指被烫了一下,他把手缩了回来。他生怕这些愤怒的小纸团会把裤袋给烧了。他想,我要趁早把这些小纸团安置一下。但他眼下又无暇顾及这件事,他必须全神贯注填写单子,不能再有丝毫的差错,否则他立马就会崩溃了。
大厅里响起了骚动声。邢仕范发现,那些一直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的人,开始不耐烦了。他们嫌玻璃里头的手脚太慢了,让他们等待得太久了。有的人已经离开座位,跑到窗口前。那位孙越式的胖保安过来了,“请安静,安静!这是银行,不是市场。”
声音淡下去了。跑到窗口前的也回到了原位。
邻座的一位女的弄出很响的声音,可能也是被罚写单子,手提包在柜台上摔来甩去。手机不停地响着,不接也不关机。邢仕范无法集中精力写单子,扭过头去拿眼睛瞪她。里头的另一位长脸小姐,努着嘴怒目圆睁。女的接了手机,很大声地讲着话,一边往外走。
 
 
大厅又开始骚动了。有人抽烟,有人埋怨,有人指责,要把抽烟的赶到门外。天气有点热,厅里有烟味,门打开着,空调失去作用,那个胖保安不知躲到哪儿去了?已经无法集中心思填单的邢仕范,再也忍不下去了,敲着柜台,学着胖保安的腔调说:“请安静,安静!这里是银行不是农贸市场。”
保安不在,他们根本不把邢仕范放在眼里,呼地围住了邢仕范。邢仕范慌神了,话也说不囫囵,“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小说︱吴曦:愤怒的小纸团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