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曾棠: 高铁要从咱家门口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12 16:1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小说︱曾棠: 高铁要从咱家门口过

 
要修高铁的消息,就像东坑里落了一块大石头,在武家坡人的心里溅出了一圈一圈的涟漪。其中,反响最强烈的要数德保叔了。
今年六十岁的德保叔,一下子就想起了四十年前头一回坐火车的情景。
那一年,德保叔刚刚二十岁。在东北工作的大哥添了儿子,要母亲去帮助照看,大哥来信安排德保去送母亲,正好也借此机会让德保到武家坡以外的大城市里去见见市面。德保叔担心自己摸不到东北,可他又真是想去大城市逛逛。在思忖了一天一夜后,才终于下了决心,起五更带着母亲来到家北公路上,坐上了去济南的长途汽车。那时候出门坐火车,只有济南和河北的邯郸才有火车站。
那火车可真快啊,快得人都感觉不出来,就跟没走一样。从东北回来后,德保叔就像脱胎换骨变了一个人似的,逢人就说火车上的见闻。
在火车上放一碗水,跑出三四千里地都不带溅出一个水星来的。
德保叔的话,让大四、二花腰几个人羡慕得不得了。
德保叔又说:要是咱武家坡也通火车,该多好啊。再去东北就不用绕道济南了。
从那以后,德保叔的心里就有了一个梦。
后来,德保叔当上村干部,在村里建起了蔬菜大棚。有一回他和德军两个人去济南,联系大棚蔬菜种子的事。在街上吃饭时,遇到了两个穿着打扮和自己一样,口音却不一样的人,一问,人家是泰安的,说是来济南赶集。
德保叔就觉得太不可思议了?从济南到泰安,骑自行车还不得走一天一夜啊。德保叔就问人家:那你们头天下午就得动身吧?
那两个泰安人就笑了,其中一个说:不用,早起来就行啊。坐八点二十的高铁,半个小时就到了。
德保叔惊得“啧啧”直砸吧嘴。
泰安那个人又问:你们是哪儿的啊?
俺们呀,莘县的。德保叔的声音小得像是蚊子哼哼。
哦。我说呢!泰安那个人就自豪起来。你们那里还没通高铁。
德保叔就觉得自己一下子矮了半截。但他在心里却不服气。恁泰安有高铁就牛啊?等俺武家坡也通了高铁,老子见天来一趟济南。
从济南回来后,德保叔梦里的绿皮火车就换成了高铁子弹头。
还是高铁快啊。从电视上了解到我们国家高速铁路的发展。德保叔说:你看那车头,前头尖尖的,就像一颗射出枪膛的子弹,“嗖”地一下子,就飞进了遥远的梦里。
真是叫人意想不到啊!咱莘县也要通高铁了,还要建高铁站,多好的事啊!
可是,这几天,关于修高铁建车站的事儿,在村里有了反常的声音。说修高铁谁家谁家的房子碍事了,得拆;还说谁家谁家的大棚碍事了,得拆......
二花腰对拆迁这事嚷得最响:
你说,咱老百姓这辈子盖一座房容易吗?哦,他说让咱拆咱就得拆啊?拆了房子包给多少钱?那得算算合适不合适,坚决不能拆!
一时间,村里拆迁的事遇到了阻力。德保叔身为老党员老干部知道,修高铁建高铁站是造福子孙后代的大好事,一定要支持。这天,他做通了家人的工作,准备去村委会找工作队签订拆迁协议时,听见二花腰几个人,聚在村中间文化广场上,在议论拆迁的事。心里就来气,一个大男人,整天价老娘们似的拉舌头扯疙瘩。
德保叔鄙视地瞪着二花腰说:看你那一点出息。修高铁是国家的大事,你说不能拆就不拆啊?
二花腰就瞅瞅德保叔,又看看身边的几个人,揶揄道:咦,德保哥,你还把自己当村干部啊?
二花腰你说这话啥意思啊?德保叔见二花腰嘲讽自己,气就不打一处来了。两人人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呛呛起来。
其他几个人见两个人杠上了,象征性地劝说了两句,就纷纷散了。二花腰见没人支持自己了,也只好强壮门面,有人愿拆谁就拆呗,把祖坟扒了也没人拦着你呀。反正这些人没空,上大棚里摘瓜去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小说︱曾棠: 高铁要从咱家门口过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