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魏成飞:记录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10-12 16:0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小说︱魏成飞:记录

 
徐明慢腾腾地收拾好文件,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时间闪了闪,18:29变成了18:30,摇了摇头说:还是早了些。闷坐了一会,楼道中传来“踢踏、踢踏”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他赶紧趴在桌子上,借隔断屏风藏身。
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有人敲了敲玻璃门叫徐科长。徐明不敢应声。那人嘟囔:没见出门啊,到哪儿去了这是?他边走边说,话声随着脚步声消失在楼道尽头。徐明脸上发热,叫他的那人是门卫老王。每天这个点来办公楼转一圈,关关窗户,查看水电是门卫职责。徐明躲避既不是要做违纪的事,也并非想开玩笑,是心中有苦难言。
 
听得老王远去,徐明赶紧出了办公室,关门上锁,一转身,蓦听老王在身后喊:徐科长,你在办公室啊,刚才叫您怎咋不答应呢?
“哦,忙着写材料了,只差最后一段,怕乱思路,没应声。”徐明回身勉强一笑。“是吗,您每天晚走半个小时,真够辛苦的。”老王走到近前,接着说:“现在年轻人没您这精神了。”“年轻人工作效率快,不像我,脑子跟不上形势。老王,以后巡查记录能否不填我出办公室的时间?”“为什么不填?徐科长,像您这样无私奉献、家人又无怨无悔支持的好榜样应该大力宣传。”
 
说话间,二人出了办公楼。徐明说:好吧,认真填写记录是门卫职责,明天见,径自走向车棚,骑电车出了审计局大门。他不让老王照实填记录是担心每天晚走传入领导耳中牵出难以启齿的家事。却不知全局上下早听说他老婆欺负婆婆,心里瞧他不起,老王方才那话便存心戏谑。
徐明骑车往家里赶,途中老婆打来电话,命他火速回来。徐明以为她和母亲又起了争执,挂了电话,心中烦躁不安。途经文化广场见解放军塑像下围拢不少人,吵吵闹闹,好像起了纠纷,徐明在家少待一刻便清静一会,有热闹正好当作晚回的借口,于是上前询问。有人告诉说,一个老太太在讲儿子不孝。徐明心中登时慌乱,再无胆气去看。他不看是羞愧,并不认为那老太太是老妈。
 
到家后,徐明见老婆坐在客厅,脸色铁青,地上一干二净,各房静悄悄的不像发生大战后的情形,心想:难道我想的差了?轻声问:袁丽,妈呢?袁丽睨了他一眼,随手从沙发上抄起一物掷了过来。徐明眼疾,见是个牛皮信封,任凭它砸到自己身上也不躲避。信封落在地上,鼓鼓囊囊的不知里面装了什么。徐明低眼瞧向地下,想看,没得老婆之命又无这份胆。
袁丽起身咆哮:你妈要做什么,记录这么多材料打算告我吗?好啊,我奉陪到底!徐明听得是这事,捡起了信封,陪着笑脸说:袁丽,你误会了吧,妈不识字,怎能做什么记录。袁丽右手食指斜指西北,嘿嘿冷笑:“她是不能,但有人会背后指点。徐明说,谁啊?脑中闪出了远在新疆的姐姐。想说不能,转念又想:若是妈吩咐姐姐写好寄来呢。信未封口,正面没有地址,他满腹狐疑,大着胆子抽出信笺,粗粗翻看,全是一幅幅铅笔画,勾勒粗糙,笔路简单,每张画表达意思相同,全是两个女人吵架的情景,画中布局与家里客厅十分相似,没有文字,轻轻放在茶几上说:袁丽,这像是宇宇画的。“袁丽哼了一声:“拿孩子替你妈背黑锅,天下有把自己妈妈画成凶巴巴样子的?宇宇住他姥姥家有一个礼拜没回来了。”
 
“嗯,哪来的?”徐明了解老妈,知道她做不出这事。“那儿。”袁丽右手食指斜垂向沙发:你说她是想气我,还是要告我?明摆着欺负人。”
徐明不好接话,又问妈呢?袁丽不答,发了一通火,她心里的气顺了不少。徐明忽然想起文化广场,一时间焦虑不安。说我去接宇宇,不等妻子答话便急匆匆出了门。袁丽多天不见儿子,非常想念,也不阻拦。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小说︱魏成飞:记录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