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正文

去泉岳寺,听他乡四十七义士的呐喊声

山牛哥的空间作者:山牛哥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20-10-02 17:45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去泉岳寺,听他乡四十七义士的呐喊声

去泉岳寺,听他乡四十七义士的呐喊声

东京的天气终于有了秋意。星期四从凌晨开始还刮起了莫明奇妙的大风,这风不是再有热的元素。 真正的秋天就这样匆匆忙忙地走来了。再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会被秋色深深地迷住。
由于9月21日是日本的敬老日,22日是秋分节气,这样有了一个四连休的小长假。我们家不是怕新冠病毒感染也不是想省下银子.而是小牛要备战升学考试,全家人都得陪着,哪里也去不了。只好利用他去上私塾的时候,牛妈妈去打她的羽毛球。我原来是要利用这个假期准备月底公司的全球预算会议报告的。几易其稿,甚至推倒重来都不是很满意。以前我都以为:老婆是别人的好,文章才是自己的棒。听了二场别人的预演后,彻底颠覆了自己的自信心。现在大家用PPT来表达主题的艺术能力都特别高。
按行程安排自己登壇的时间仅仅只有十五分钟,必须讲清楚道明白明年的预算目标,行动策略。特别是让知道你的人听完要有新意,不了解你的人听完不会有太多的提问。迅速通过预算方案是最重要的。坐在电脑前,苦思冥想,找不到感觉,晕晕欲睡。干脆关掉电脑暂时停止思维,去走十公里的路来寻找灵感。
上星期重走了古道—旧东海道的川崎宿至品川宿的行程。但是因为时间关系,最后一公里没有完成便从品川神社收起了脚步。今天必须做个了结。
旧东海道品川宿是连结江户到京都的交通要道「东海道」的驿站之一。而以日本桥为起点的第一个驿站就是品川宿。品川宿绵延2公里,街上总是有川流不息的人潮,依旧相当热闹。
现今的品川宿仍然像过去一样商店林立,保留着驿站小镇的旧时风貌,街区内还有许多历史悠久的寺庙和古迹。 置身于此 可以想像当年江户城下的繁华与喧嚣。
走完了历史古道,想去一下附近的泉岳寺散步。留学结束后,就落脚在东京都大田区的西马込。家离泉岳寺很近,只去过一次。那个时候太爱工作了,把时间都留在奋斗的路上。就连放假也喜欢呆在公司摸摸设备,分析产品,准备下星期的报告⋯,没有业余生活,时间过得很快,现在都还觉得那段人生特别充实。时代不同了,现在不去公司在家甚至在网络的地方也照样可以有同等的工作环境了。让人随时随地都可以去处理事情,反倒缺少点对时间变化的乐趣。
去泉岳寺可以坐都营地铁泉岳寺站出来走几分钟便是,我是在山手线新车站高轮gateway下车的,多走了五分钟的路程。除了可以节省车资外,就是想去看看东京这个为了开奥运会而在品川至浜松町的JR线上新插进去了一个电车站。说是为了奥运会,其实就是要开发周边的土地。
名字为什么叫高轮gateway ?JR东日本的说法是意指通往“江户的门户”。据说这里自古以来就一直是江户时代的大门。
日本为了国际化对地名的标示使用中英曰韩四种文字。奇怪的是这个新车站的中文表示:高轮Gateway 。一半中文一半英文。真以为中国人全民知英文?也或许是找不到合适的汉字?如果是我的话,翻译成:高轮门户,或高轮关口。
泉岳寺是东京都港区高轮二丁目的曹洞宗寺院,庆长17年(1612年)德川家康命门庵宗关在外樱田创建,是江户三个寺之一,因为埋葬浅野内匠头和赤穂义士而出名。
“赤穗义士事件”的主人公是浅野长矩,和浅野内匠头长矩唱对手戏的,是吉良义央。
1701年2月,浅野长矩奉幕府将军之命迎接天皇从京都派来江户的敕使。吉良义央是辅助他完成任务。因浅野长矩是第一次处理这种差事,不憧礼式。吉良义央非但不从旁指导反加以冷笑,长矩大怒,拔刀砍伤义央。事后将军纲吉,判处义央无罪,长矩则令切腹。按照当时幕府的法令,在殿中口角者,各打五十大板。可是执政者纲吉的处理已背成法,不仅如此,还命令没收领地。
令浅野家的上下不服,老大石内藏助良雄,即召开诸藩士会议,大石等六十一人血书誓为主家报仇。于是就发生了日本历史上有名的四十七义士的故事。义士们完成了报仇的使命,便放下屠刀立地自首。里面有父子,兄弟为了"忠"与"义"逼上梁山。幕府最终决定让义士们“切腹”。他们的遗骸葬于泉岳寺,并成为江户男女老幼祭拜的对象。我想这是日本版的《水浒传》。
当然义士们的壮举是伟大的。至少不像现在的政治人物,满嘴是主义,骨子里却在做生意。义士们用自己的生命谱写了一曲忠贞和义气的歌。但我一直想这个事件的教训是什么?世界上太缺少了如果或者是5why了。不过还是得用如果来去分析已经有了结果的事实。如果当初浅野长矩如实向幕府将军说明自己无法信任此项任务,如果吉良义央即使不想協助浅野长矩但不要当众与他人为难,如果浅野长矩能忍辱一下,君子报仇 十年不晚,如果将军纲吉不偏袒一方.⋯太多的如果了。归根结底还是统治者的不公说到底就是无能,造成了充满血性的历史悲剧。而这种悲剧在现代,世界各地都还经常重演着。
在寺庙里进出口有一口典型的日本庭园的水琴窟。我轻轻地盛了一瓢水,洗手后朝着水琴窟的入口慢慢地注入。那水琴很清脆悦耳似乎回响着異国他乡义士们达成目的喜悦声,不,应该是对不公平的呐喊声,我在静静地聆听着。
在这里简单地享受过午餐,一块小牛吃剩的大面包,还有几片放了好几天的葱油饼,然后冒着零星小雨,继续走我的路。

2020/09/19@泉岳寺

相关专题:时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去泉岳寺,听他乡四十七义士的呐喊声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