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心情日记 > 心情随笔 > 正文

西行散步

山牛哥的空间作者:山牛哥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20-10-02 17:40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西行散步

西行散步

完成了江户(日本桥),品川,川崎的旧东海道路程,就决定了下一个目标是神奈川宿。自己还蛮有兴趣想朝着京都方向走完这旧东海道线。53个驿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现在这个时间点,走一站是一站。没有来自经济,时间的压力。想起来就走上一段,走累了或不想走了,就随时随地中止就是了。其实人生也沒有这个规划,也没有和历史做什么约定。
四连休的第二天,临时决定西行去第四个驿站一神奈川宿。查网络信息,从川崎宿至神奈川宿的距离为九点八公里。小牛考试结束也是十二点,正好可以赶上。于是决定挑战一下。
一个人背着几十公斤的行囊,沿着旧东海道的标示前进。按照标示,途中会遇到很多历史文物或古迹遗址。可是我对日本历史了解甚少,也没有事先去准备。走到哪里就看哪里,不知道就上网冲浪一下。
天气变得越来越凉爽,偶尔还会打起几滴雨点。还是早晨八点半,又是放假日,可能大家都还在继续做着晨梦,路上行人很少。只是在路边公园偶遇一些老人在做义工打扫卫生。日本的大街小巷的卫生不像我们中国有专业清洁团队。他们只有收垃圾的公务员,大家都是各扫"门前雪"。 我们住公寓的是请人清扫而那些独宅独栋的人家,那是自己要去打扫门前大街的。住宅区的公园就是那些热心公益老人的爱好。有的时候,我想为什么日本人会那么长寿,或许与老人喜欢公益活动有关。因为退休后人的生活习惯变得随意而不规律,这样会让老人的各种身材功能退化。而那些公益活动是团队活动,有组织有纪律,让这些老人精神振奋,重新回到幼儿园,小学的感觉。
在一个很小很小的公园,觉得那里的花很特别,开着一个红五星。我生在对红五星有特殊感情的年代,一下子把我的心都化成了淡淡的阳光。简直太可爱了。马上取出那长枪大炮咔擦起来。那打扫公园的老人看我如此执着,便笑着说:"兄弟,把你的行李放下,慢慢拍吧。平时没有好好护花,你将就一下吧。"这是典型的日式自歉待客的方式。大家不过是为了打破陌生带来的沉默而已。在这里花去了我十几分钟的时间。草草收兵,和那老人告别,继续我的路程。
来到鹤见川大桥,前方一队几十人的老人队伍,他们和我一样是要走旧东海道的人群。我想省点手机电池关掉GPS导航,跟着他们走。谁知道他们是有计划进行的,在哪个景点停,哪个地方休息是事先安排好的。跟着他们太约走了一公里,觉得不对口味,那不是我想要的走法,于是又恢复到了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沿途的风景很单调,除了寺庙,就是各种历史事物的遗迹。日本的寺或院,基本上都是坟地。那里的主人其实就是守墓人。看来在日本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没有钱,死了就是孤魂野鬼。活着要有钱死了也要有钱。
在历史故事中,印象最深的是生麦事件了。
按碑文记载,1862年9月14日,四个英国人在生麦村(现横滨市鹤见区)的东海道上骑马走。他们中有一个商人叫查理斯·理察逊(Charles Richardson)、他的店员克拉克(Clark)、以及一对英国商人马歇尔(Marshall)夫妻。在路上,他们遇到了向幕府传达朝廷攘夷旨意的萨摩藩藩主的监护人岛津久光和他的700人仪仗队。仪仗队站满了整条道路。按照那个年代的惯例,平民如遇到大名的仪仗队,须下跪及退让,可是四个英国人无论如何也不肯,这激怒了卫队。简直就是对大名的无礼行为。于是在对抗中岛津卫队杀死了查理斯,重伤了其他两位。事情闹大了,英国人那时候拳头大,自然要求幕府、萨摩藩惩处凶犯和支付赔偿费。幕府支付了赔偿费十万英镑。但当时正是攘夷运动兴盛之际,萨摩藩拒绝英国的惩处肇事者要求。英国为了报复,翌年派舰队炮击鹿儿岛(史称萨英战争),满足了英国人的赔偿要求,但凶手则在逃中为借口,结束了这场战争。以此为转机,萨摩藩转而采取开国方针,与英国接近。对日本的历史影响很大。日本人似乎没有去骂英国人的无礼,从纪念碑的内容来看,更多的是反省自己的行凶不对。历史就是历史,从结果来看,给日本一个开国契机。
据说查理斯死后被葬在横滨外国人公墓,而他坟墓的两旁日后则成了克拉克和马歇尔的坟墓。曾经去过那里几次倒是从来没有留意过。日本似乎是在感谢他,用生命换来了日本的开国。有点不可思议。
走了四个小时终于到了东神奈川,在这里给自己的行程打个句号。剩下的路下次有机会再走。

2020/09/20@东神奈川旧东海道

相关专题:历史 老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西行散步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