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尚贵,是我大爷,今年六十有七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28 14:44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尚  贵

 文/马敏
 
 
    尚贵,是我大爷,今年六十有七,他是个睁眼瞎,斗大的字儿不识一个,他就住我家对门,可我并不喜欢他,他嗓门大,声如洪钟,每天叫醒我的不是闹钟,更不是梦想,而是他那张嘴就来的“国(guai)家的政策(cai)好,么的邓小平你的肚子就得饿的扁平……”说真的我是厌恶他的声音的,清晨的美梦总是被他打断,三百六十五天天天如此,还总是爱动不动就说饿肚子的事。 
 
他长的像男版杨二嫂,也如圆规一般,一米八几的大高个,但颧骨高耸,眼睛塌陷,头戴一顶蓝斜布帽子,不论天晴下雨,严寒酷暑那顶帽子从未摘过,我疑心想着他肯定晚上睡觉也是戴着那顶帽子的,起初我以为他是个秃子,后来有一次刮大风帽子卷到风里去了,他跑着跳着滑稽地追着帽子跑时,才发现他头发浓密着哩,那他为啥总喜欢戴着顶帽子哩?
 
且不说帽子的事,看他那身布丁重着布丁且没有拉链还得拦腰系根粗麻绳的上衣,还有那七分长还晾着半截干腿的裤子,还有那双经典的布鞋配黄胶鞋的组合,你总会认为他是我们村最穷的人,那您就错了,他可是有十几万存款的商户,他并不是穷,他是吝啬,比起葛朗台他也就大方出几根蜡烛的钱来。可是你说怪不怪,这般吝啬鬼却也舍得三千五千给在外上大学的外孙女拿学费!
 
夏天,农忙之余,茶前饭后,人们总喜欢围在我家房前场中的磨盘边纳凉闲话,大多时候只要尚贵在场,他必是大家嘲笑的对象。
 
“尚贵,你的那么多钱留下给你下钱儿子哩!吃的跟狗食样,穿的跟讨口子样,你呀不嫌丢人”。
 
“你管我哩,钱是我的,你咸吃萝卜淡操心,我不偷不抢,靠自己双手劳动吃饭穿衣攒钱,我丢你的人了?六十年代老子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时候你狗儿子还么生哈”尚贵大声吸溜了一口手中豁边磁碗里的酸菜拌汤,露出自豪的神情。
 
“那你就把好吃的好穿的买上嘛……”
 
“改改(gai  gai)开放了土地分产到户了,我吃的饱了穿的暖了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么得啥比这更踏实更实在的了。”尚贵一边舔着碗边残留的面糊糊,一边比划着说。
 
“嘿……”众人蔑视,却又不得不服他说的这个理儿。
 
“那你至少也把你头上的难毡帽换哈?你看脏的都成油汰包了。”
 
“油汰包?你说你的球话哩!我的帽子是改革开放后我弟娃从深圳给我寄回来的,深圳……,你个龟儿子懂个屁,这是党的恩情,是国家为咱开辟的新天地(ci)!”
 
众人唏嘘,断然如此,你也该摘下来洗洗吧?
 
“那你这么小气的人,咋舍得把几千块钱给你外孙女念书,你个老顽固小气鬼以前不是总说念书识字是最么日月,最么用的东西哈?”
 
尚贵吧咂着胡须上还残留着拌汤饭的嘴,随即咳了一声,将一口黄稠的黏痰重重地啐在地上 “你个土鳖儿子,那是以前,你现在么看过电视吗?电视上天天演,天天讲到了(lei),改革开放了,要对外交流了,是知识社(xie)会,信息社会,是人才社会,我就是两眼一抹黑,牛样大的字都不识一个,走出门三里半都害怕走不回来,还叫我的娃娃们都连我一样?”众人大笑,尚贵也笑,我也跟着笑。众人笑尚贵,尚贵笑众人,也不知终究是谁在笑谁。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尚贵,是我大爷,今年六十有七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