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对对袜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12 20:3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对对袜

 
 自从市面上出现了对对袜,便喜欢上了。一则多,一大把五双十双;二则便宜,一买一大把,也花不了几个钱。这种不分左右脚、没有后跟的袜子,尤其适合我这样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铁路沿线上班的人,不怕大小不合适,也不怕一双穿烂了没穿的。如果恰巧买到质量不过关的,更好,便是一次性的。穿上几次,还没到臭气足以熏天、坚硬到足以自强自立的程度,破了,直接一扔,连洗都不用洗,连肥皂都省了,正适合我这号懒人。尤其是夏天,确实方便。
 
 然而凡事有利必有弊,自从穿上对对袜,便有一个严重的问题困扰着我。买来的袜子明明十双一把,我用的时候也是一双一双地抽,可是抽到最后,往往剩下单只。开始以为是生产袜子的也像盖房子干工程的那样偷工减料,原本就不足数。于是买对对袜的时候就像个斤斤计较的市井小女人那样细细数一遍,谁知人家的都对,一只不少,还惹得商家投来鄙夷的目光。偏偏我是个惜物的人,所谓“一丝一缕恒念物力维艰。”袜子还真是“一丝一缕”织成的。其实这与钱财无关,只是对别人劳动的一种尊重。剩下的这只形单影只的崭新袜子,扔舍不得扔,穿又没法穿,只好放在床头柜中。时间久了,柜子里便有了七八只这样的单只袜子,颜色、大小、款式各有不同。
 
 在我多年的感悟中,“惜物”便是“惜人”和“惜福”。
 
 北宋早期的宰相寇准,那是对国家有大功的人。据《宋史》记载:“准少年富贵,性豪侈。”在一次宴饮时,寇准赏了歌女一束绫,而歌女并未满意。他的侍妾蒨桃写了两首《呈寇公》劝他。其中第二首:“风劲衣单手屡呵,幽窗轧轧度寒梭。腊天日短不盈尺,何似妖姬一曲歌?”哪知寇准看了蒨桃的诗颇不以为然,步第二首原韵写了一首《和蒨桃》:“将相功名终若何?不堪急景似奔梭。人间万事君休问,且向樽前听艳歌。”表示依然要及时行乐。他对自己的侍妾如此,对同僚和下属也好不到哪儿去。这直接导致了他晚年政治失意,屡遭贬谪,客死雷州。
 
 大约十年前,我调到包西铁路的一个半道工区——南城工区。一则新线活多工作忙;二则远离车站休假不方便,有一次连续两个多月没休假。等到休假时发现,要穿的袜子没了,只好从那些单只袜子中选出两只相近的穿上。在火车的卧铺车厢偏又犯了瞌睡,脱了鞋躺在那儿睡了。一觉醒来,对面的一位同事用惊异的眼光看着我,问:“你怎么穿了两只不一样的袜子?”话说那时候我还没有开始学习写文字,还没有诸如“文人”、“诗人”之类的头衔,同事的反应也属正常。而现在,一旦我在衣着上有什么出格之处,比如光着脚穿皮鞋,或者一只袖子挽起,另一只袖子耷拉着,不用我说,旁人先为我找理由:“文人嘛,就这式子。”嘿!这“文人”的头衔在这方面有用了。
 
 有了问题,终归是要解决的,虽然不是第一时间。冰雪聪明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我思忖良久,想出一个绝佳的好办法,那就是同款的对对袜,我一次买上两把,即使最后剩下两个单只,也是一样的,不影响穿着,不影响足下观瞻。妙计!当然立即付诸行动了。这一次,我特别小心,每抽出一双袜子,总要把剩下的数一遍,得到的是双数,这才放心。一直坚持着把第一把成双成对地用完。圆满!于是开始用第二把。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经验,这次自然不在话下。
 
 终于有一天,我抽袜子时,猛然间手抖动一下,血往上涌,心往下沉。那一把对对袜,只剩下三只,或者叫一对半,或者叫一对零一只。总之,就是这样,就是这样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对对袜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