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打春阳气转》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12 16:1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打春阳气转》

 
 
 
作者:刘玉莲
 
         
 
一,天水润泽
 
巧了,大年三十立春日。
 
宅在炕头一整冬的老三叔,愣是烟袋锅敲炕沿自掌骨板,唱起了二十四节气歌,不沾弦,不着调,自称“大口莲花落子”笑翻一屋子串门的邻居。老三婶眉宇间掩饰不住满心的喜悦,却佯装嗔怪地说:“这老东西,立冬就入蛰,打春就还阳,他就是个知精道怪的老肉虫子!”
 
“打春阳气转啊,雨水沿河边,惊蛰乌鸦叫,春分地皮干,清明忙种麦呀,谷雨种大田,哎唻哎嗨哎嗨吆,春呀吗春天……”这古老的二十四节气之首——迎春段子,在老三叔的带动下,众人迎合,歌声挤出贴着窗花、春联的门窗,响彻在塞北山村一冬无雪的立春之夜。
 
万物皆有灵。打春四季首,雨雪润万物,这命脉之源岂有失约之理?
 
雪来了!来回复一季红尘的誓盟,
 
你这冰清玉洁的瑶池仙子,矜持了一冬,于大年初一的傍晚,作别凌霄的清幽,携一剪织女的春愁,袅娜在云端,扬扬洒洒,蹁跹于苍穹。可是听到文人墨客久盼虔祈的长吟短叹而来么?还是万物生灵的召唤所至?亦或是听到北方广袤的土地上急吼吼喊春的号子,惊醒了你行将错乱节候的神志?
 
你自西伯利亚至渤海湾,从西风口直到天涯海角的尽头,和着北风的萧吟,拉开一帐纱幔,倾泻着簌簌瀑流,寻着歌声飘落在我的家乡。
 
迎春小调,那铿锵又缠绵着咿呀婉转的曲调中,糅杂着农人三季的柔情,夹裹在丝丝缕缕升腾的阳气中,随炫舞的季风,迎来一场快意人生。
 
你一路挥洒杰作,山川银装素裹,大地一望无垠。我喜欢你舞动的青春和纯洁的心灵。你把最圣洁的心愿掬于春头,捧出的将是一条涤尽斑驳、冰心玉洁的新颜。你飘逸的倩影,宛若那荡漾在我一烟心潭的香莲,让我久久地为你梦绕魂牵。我曾无数次的幻想着,深情地张开双臂,亲切地呵你入怀。哪怕只是晶莹的一瓣,也值得我爱怜地护你于掌中,并期待着在你天使般的娇躯和我的脸颊耳颈间,做一次沁凉的触摸……
 
“嘿嘿,这雪,下得好啊,就等你下锅喽!”是谁的一声感叹,惊断了我缠绵的思绪,抬眼望去,老三叔站在大门口,望着扫雪的队伍,欣欣然陶醉在银色世界的诗情画意里。
 
无以伦比的喜悦,令我暂且忘乎了干裂的土地、枯涩的山林、迫待雪水滋润的万物的焦渴,自顾抒发小我情怀,在老辈人的大情怀相比下,顿感羞怯。
 
老三叔所言的这口农事“大锅”,囊括了春夏秋冬四季“大餐”的全部,等的是成就大餐之精华,生命之源——春季“天水”下锅烹饪,亦如同四季大戏即将开场,单等那一声“叫板”。
 
这诗情,蕴含了农人的祈求、期盼,饱含着农人几许热望,几多情怀;这感叹,吟出了世代靠天吃饭的农人对苍天的敬仰与叩拜,诵出了对雪的渴求与召唤。我仿佛看见,一苍老而健硕农人,着宽袍大袖,手捻长髯,从远古的阡陌走来,口中朗朗吟诵着歌谣:“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这首“击壤歌”是生动的田园风景诗,是先民们在田地中对着无垠田畴悠扬的咏颂,这是他们怡然于简朴生活的自足的歌声,展现了农耕时代上古先民的幸福生活场景,诠释出原始的自由安闲和自给自足的简单快乐。自然中见淳美,朴拙中见太平。而我,全且臆想成那是春雪滋润后的畅怀,播种希望后的欣然,花红柳绿的陶醉,丰收在望的喜庆,感恩苍天眷顾的膜拜。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打春阳气转》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