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失 踪”(小说)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09 11:0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 失  踪 ”

                     ● 祝 辉
 
                   (一)
今天是市长办公例会。身为秘书长的阿福,说到底,充其量不过是政府机关的大管家而己,组织诸如此类的例会,是他的职责。这次例会研究内容,七七八八一大摞,都是涉及市民吃喝拉撒的事。
等到议完事,太阳已斜西了。阿福回到自己办公室,泡了碗方便面,随便扒拉几口,就直奔市中心医院,探望住院的老爸。
市中心医院就在珍珠河畔,离市政府咫尺之遥。一会儿功夫,阿福就到了医院五楼的呼吸科病房。他爸的病床位是01床,可这时的01床,躺着的是个是个年轻的病号,而不是自己的老爸,便问值班护士:“01床的那位老人呢?”
 护士翻了翻护理日志,回答道:“一一噢,那位老大爷前两天就出院了!”
“啥?出院了?!”阿福不由得吃了一惊,暗想:老爸呀老爸,您出院咋不给我吱一声呢?
“噢,老大爷临走时还给你留了一个便条呢!”护士边说边从抽屉里取出一个折好的小纸条,递给阿福。
阿福打开纸条一看,果真是老爸的真迹。纸条上面写道:
 
阿福吾儿:
我出院了,想外出散散心,你勿要找我。后天是你娘的忌日,望抽空回乡下村民纪念堂,看看你娘。
另外,我本有很多话要对你讲,可见你从早忙到晚,不忍心打扰。于是,我把想说的话,都写在纸上,存放在你娘的骨灰盒下,届时你取出来自已看吧。我所说之言,无论正确与否,仅供你参考。
最后,还要告诉你一声,我手机欠费停机,清勿充值,即便你充值,我也不开机。我想一个人安静安静。就此搁笔。
             父字   即日
 
阿福凝视父亲的字条,左思右想,不知老爸葫芦里卖的啥药。但他晓得,父亲是苏北某县一所赫赫有名的重点中学的老校长,一生从教,爱教之心矢志未变。打从他退休那天起,就一而再、再而三地向县教育局申请,要求到贫困乡村学校义务支教。局领导被老校长这种义举所打动,经再三考虑,就批准他到全县一所最差的中学当顾问。
阿福的老爸在这所差校一干就是七八年,不仅摘掉了后进学校的帽子,还为重点高校输送了一批优质生源。阿福的老爸对自已晚年付出,认为值了,时常引以为傲。
前不久,不知是因气候变化的原因,还是身体免疫力下降的关系,正在为贫困子弟面对面授课时,阿福老爸突然咳喘不止,两眼一黑,暈倒在讲台边。
阿福闻讯后,立马搭乘省城救护车,把老爸接到中心医院住院治疗。事后,老爸对儿子的这种安排,大为不满,责怪阿福“小题大做”、“浪费国家医疗资源”,“要立马出院,返乡从教”。
分管文教卫生的王副市长听说此事,深受感动,特地挤时间,亲临病房,劝慰老校长说:“身体是从教的本钱。只要留得青山在,就不愁没柴烧。既来之,则安之吧。”
老校长听了王副市长这番话,知道是一片好意,不便说三道四,只得点头默认,暂且如此罢了。
“唉!”阿福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人越老越固执己见!”话虽这么说,但毕竟老爸从自己这儿不见的,心存内疚感,担心老爸真的失踪了。
阿福走出病房,头皮发麻,眉头紧锁,脑海里搜索着老爸可能去的地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给在县城开超市的大姐阿美打个电话。
“啥?爸不见了?”大姐抱怨道:“不是大姐的说你,你整天忙工作,对老爸是不是有点不上心?你看,现在连老爸都找不见了?!你呀你,叫我说什么好呢?”临了,阿美大姐提醒阿福:“有困难找警察”!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失 踪”(小说)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