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西安三道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04 10:2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西安三道 | 张建平

张建平 | 文
 
 
 
 
道,是一种意念。在行走与思想的基础层,有某种色彩,灰色的,或者红色、蓝色的,我倒是很喜欢灰色度这种格调,绝非是什么消极,而是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会轻易如人愿。写作,这样的事物,是内心真实的想法在逻辑关系的判断中,推断出思想的光热,它不需要功利,甚至善意的伪装,也不需要肯定。唯是需要一种穿透力,给历史与未来架起一道桥梁,而已了。道,将脚步踏在思想的痕迹上,荡开红尘。
 
——————题记
 
 
1.兵马俑
 
西安兵马俑,都会去看。黄土高坡的象征,在姿态万千的陶俑脸上,高昂起的征服欲,瞪着大大的眼睛,在泥土的润色间,形成特殊的纪律性。如果,希求寻找出温情,恐怕,就误读了秦始皇的初衷。司马迁对于秦朝与秦始皇,在《史记》里是持否定态度的,对于秦的所谓统一,在他的描述里,也还是温情的文字,若“秦之积衰,天下土崩瓦解,虽有周旦之材,无所复陈其巧,而以责一日之孤,误哉!”他说的“误哉”,实在是客气了。暴虐,从来是对付大多数胆弱者的最好良方,因此,商鞅算是从中悟通了如何征服民心归顺的方法论,却也不得善终,一场车裂,断送了所有思想者的后来命运。如今,仍然有很多人喜欢秦始皇,如同政治快餐的便当,省力而直达目的。在一个人的命运与时代性的选择上,资源与力气,并不决定时间之道,时间,是温情的产物,让岁月慢下来,千里共婵娟,飘袖之间,有柔美的香气。而于我而言,对于秦始皇,喜欢与憎恨,没有意义,他是兵马俑每一个陶俑脸上带给未来的一丝僵硬,历史的尘埃,大抵如此,谈不上有骨有肉的风范;暴虐,也轻而易举,不需要来更多地展现人性与情感的理性,因而,我说政治也就是“便当”。嬴政,还有那个秦二世最终还是需要有对于自己的温情,在争霸统一天下,被论为千古一帝之后,便去山东海边道教之地,寻找长生不老的药方去了,吃了太多的丹药,成为兵马俑坑里的一个分子。
 
历史与个人,大都是没有呼吸的陶俑与有血有肉的存在间,寻求特殊的理解。我也不寻求理解,因为没有目的。所以,在兵马俑的大坑边,我发觉很多的面容,似曾相识,这种艺术的生动,巧妙地回避了残忍,排列整齐的队伍,用这种纪律依然维持着秦始皇的轮回投胎、长生不老的意愿。顿足坑外,我是生在这个时代,没有经历过暴虐残忍的幸运儿,窃喜,而同样抱有一个怨恨,这怨恨的只是历史的尘埃,随风而过,望月空去。窃喜,是我并没有在俑坑里发现我的模样。
 
躲避过历史,都应该是窃喜的,这是偷来的命运。
 
虽然无法回避今朝,今朝在未来还是历史,都将成为历史的时候,被赞颂还是被诋毁,也并不重要,秦始皇有人爱他,就会有人恨他,终究躺在秦始皇陵里,无人敢来触动。人们记住了一个名字嬴政,对于真实的触动,犹如我无法捧起秦朝的尘埃。又能怎么样呢?一种思想的贯穿触动某人的情感,也早已不是什么历史,是当下的折射,在太阳轮回的阴影里,飘起一场风雨,过了就过了,在岁月里重新开始。所以,时代,是一种假象,因为今天,没有谁再来探讨秦始皇的坟墓是否可以打开?因为胆怯,那些面目刚硬的兵马俑让今天仍然颤栗。我在经过秦始皇陵的时候,司机很热情,几次让我去看看,我是看都不看一眼,让车轮飞快碾过。
 
  历史的残酷,无非是揭开历史容颜蒙上的一层温情,今天再次温情,此为一道。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西安三道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