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散文精选 > 正文

金沙江畔的白鹤滩,拥有一个很美的名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9-02 19:2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风起白鹤滩

 
原创 樵夫  樵夫笔记
 
 
又起风了。这风说来就来,来势汹汹,直刮得门窗砰砰震颤,空中呜呜作响,道路飞沙走石,霎那间天昏地暗,车辆行人几乎辨不清方向。
 
这是位于四川宁南和云南巧家两县交界的金沙江白鹤滩一带常见的天气现象,由于特殊的地形地势,这里容易形成一种与平原地区截然不同的局部环流,即当地俗称的山谷风。山谷风在白鹤滩一年四季皆有发生,尤以冬春季为甚。山谷风发生突然,比较难以预测,其风速一般很大,每秒可达一二十米,风力小则五六级,大则九十级,大风沿着金沙江南北走向河谷一路狂飚猛灌,颇有神话传说中的风神的气势。
 
 
 
金沙江畔的白鹤滩,拥有一个很美的名字,给人感觉像是田园牧歌般恬静的湖滨水乡,风应该是温柔和熙吹拂的,跟狂风肆虐搭不上边界,可实际上这里山岭连绵,沟壑纵横,地理气候环境非常恶劣,可供耕种的土地稀少,经济条件十分落后。这里正在建设的白鹤滩巨型水电站,给贫瘠的山乡带来希望。随着工程项目的推进,白鹤滩的知名度越来越高,来此观摩考察的人络绎不绝。伴随着江水流而来的是信息流、现金流、物资流、劳务流,各种商机不断涌现,老百姓正逐渐过上好日子。
 
我在白鹤滩见到了许多以前在溪洛渡水电站工作过的熟悉面孔,感到十分亲切。他们中有的还在三峡工程干过,现在年过半百满头花发,又来到这距家千里之外的白鹤滩工地。对一个工程师来说,一生中能有两到三次建设巨型水电工程的机会无疑是幸运的,也是十分值得自豪的,这种机会可能以后也不会再有,因此他们十分珍惜,竭尽所能为国家效力,为企业争光。我此前来过白鹤滩两次,但都没有赶上他们眼中习以为常的大风天气,倒是时常听在那里工作的同事聊起那里的风是如何的厉害,风起的时候如何尘土飞扬遮天蔽日,回到宿舍里如何抖落一身灰,洗脸一层泥。
 
 
 
 时隔两年,今年的金秋十月,我再次有幸来到白鹤滩工地,这一次,真真切切感受到白鹤滩大风的历害。在去看工地的途中,山谷里已经刮起了七八级大风,站在河道中的上游围堰上,风简直可以把人推着走,让人不敢轻易靠近边坡。在金沙江右岸山腰有一处叫做马脖子的崖壁十分有名,它是白鹤滩的一个标志性的风口,也是观看坝址的一个极佳场所,据说到白鹤滩不到此一看,一定留下遗憾。当我经过马脖子那段狭窄的通道时,来不及观看万丈峡谷底下的坝基,便再次感受到穿峡而过的强劲大风,人在上面几乎站立不稳,简直有被风吹下悬崖的危险。
 
大风天气不但影响了工地上建设者的生活起居,也为白鹤滩工程建设增添了新的难度和挑战。在大风中施工的艰辛可想而知,且大大增加了高空坠物的危险,严重危害到高空施工安全。针对这种情况,白鹤滩项目管理人员精心谋划技术方案,采取有效保护措施,以克服大风天气的不良影响,保障电站建设顺利进行。工程技术人员开展了大风灾害预报预警技术研究工作,提高大风预报的准确率和预警的时效性,以便提前做好预防,安排好工程建设。工程施工人员采取了许多防风避风的具体措施,确保设备和人身安全。
 
 
 
除了大风,“大气”是每个来到白鹤滩的人的最直观感受。当站在左岸山坡上的高地,俯看那两山之间沸腾的宏大工地时,一股豪迈之情油然而生。适时金色的阳光从云层中照射下来,把高耸起伏的山峦罩上了一层柔媚的轻纱,白鹤滩上风起云涌气象万千,古老的愚公移山精神的这里传承发扬。我们常在大自然面前嗟叹人类的渺小,但同时又从渺小中窥见人类的伟大。白鹤滩水电站作为仅次于三峡工程的世界级宏伟工程,正处于紧张的建设施工期,经过几年来的努力,已取得了重大的建设成果,成功建成指日可待。得益于电站建设,当地实现了跨越式发展,从蛮荒闭塞的过去一举进入文明开放时代。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金沙江畔的白鹤滩,拥有一个很美的名字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