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文章阅读 > 文章大全 > 正文

二村那些事(外两篇)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8-29 08:2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二村那些事(外两篇)

作者:侯晨轶
 
这是槎浦河以南,虞姬墩路以北偏东,曹安路八号桥以西的一片居民区。小区建于九十年代中期,与现在的一些什么豪庭什么苑相比,算是老公房了。但比起彭浦、曹杨、田林、曲阳这些,江桥二村的房龄绝对只能算小阿弟。
二村居民的班底,来自普陀区朱家湾。邻里之间很多都是几十年的老相识。1995年,朱家湾地块被规划打造成步行街。当居民们猜测会被迁至桃浦还是张庙时,动迁组入驻了,答案随即揭晓:一刀切----去江桥。那时我刚上初中预备班,年纪不大,但脑袋瓜子是活络的。带“桥”字的地名,一听,我就知道不是一般的远,譬如松江新桥、闵行马桥、浦东高桥、奉贤南桥、南汇康桥,都是“桥字辈”,都相当偏远。居民中间分两派,一派是乖派,另一派是逆派。越早搬离,动迁奖励费越多。乖派把这笔钱看得颇重,十分配合动迁组,争取尽早搬离,把奖励费入袋为安。逆派坚信不搏不精彩,与动迁组讨价还价,斗智斗勇,不达目的不罢休,誓顽斗到底。过了很多年,据说,吃得牢动迁组、熬得住岁月、守得住过渡房的那一小撮人,后来确实等来了比江桥地段略好一些的房子,在阳光威尼斯小区一带安了家。而除此之外的绝大多数,都搬来了江桥二村(下文均称“二村”)。  
我家是1996年9月8日入住新房的。刚来的时候,周边交通极不发达,去市区全靠曹江线、北安线和860路这三部公交车,且线路基本是重叠的。小区里有些婆婆妈妈为省几毛钱车费(票价为多级制),跑到一公里外的机械厂车站去乘车,当属一景,今日鲜见。
婆婆妈妈的队伍里有这么一位----身材矮胖,戴副眼镜。我背后管她叫“韩红”,因为形似。“韩红”在我旧居隔壁的公用电话间里当过一段时间的传呼电话员。传呼电话员管一整条弄堂,包括数条支弄。谁家亲眷“走”了,哪个小姑娘的男朋友来电话了……都要靠他们的腿和嘴去传递。有些靠传呼无法达意的内容,也要靠他们跑一趟,把人叫来回电。
我家和祖国的通信事业一直有缘:我出生的那家产科医院(现已迁址)隔壁,是如今的中国移动上海公司总部;我的旧居隔壁是公用电话间。在未装家庭固话的年代,我家享受比别人多得多的通话便利。“韩红”头一伸,便能传呼到我家。她伸个头喊几声,可以赚三毛钱。跑到弄堂底去叫居民听电话,也是三毛。相比之下,可以见得赚我家的钞票是多么容易。
老吴是“韩红”的丈夫,从铁路食堂退休。这个男人,我爸称其为“豆制品代言人”。他是小区附近两家大卖场的常客,但买来买去,总看到他手里拎的尽是些豆制品。什么薄百页咯,内酯豆腐咯,素鸡咯......有时也喜欢买几根油条,买几只高庄馒头。搬来二村后,过了几年,街坊邻里们都看到“韩红”和“青面孔”的儿子常同进出小区,“韩红”可能是嫌弃老吴了。
“青面孔”是朱家湾弄堂里的一老太太,没福气,在动迁前就已去往另一个世界。因脸上有一块青色胎记,故而大家都曾管她叫“青面孔”。习惯成自然,叫得多了,也就未觉不妥。生前,她自己也常脱口而出:我“青面孔”做事如何如何…….仨字反而成了她的招牌,派头不亚于滑稽戏里绿杨老师扮演的经典角色:二房东。“青面孔”的儿子(下文称“老青”)如今人到中年,上了年纪,个头倒一点也不缩。怪不得“韩红”勾搭他。比起老吴的身材,前者相当于钟南山,后者只能比作武大郎。老青和“韩红”约会最多的地点是小区附近的沈坚强游泳馆。我爸说:他俩就是在那儿“鸳鸯戏水”时互搭上的。我在想:看来,两“池”最易出“花头”,一是舞池,二是泳池。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二村那些事(外两篇)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