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经典散文 > 正文

口语诗甚或口水诗,是一种诗艺探索,也是对当代装神弄鬼诗作的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7-30 16:3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邱闳  

邱闳,宁波人,生于七零前,从诗三十余年,远观,近赏,时有间断。有作品发表、入选、获奖,有作品霉烂、散佚、冬藏。出版有诗文集《失衡》《日羽》《蚀代》《杂粮》《惑者》《意旨》等。
 
 
 
邱闳诗话:草草慊慊错杂谈
 
 
1
 
在天空和土地之间,我们有诗。
在远方和起点之间,我们有诗。
在缺憾与完美之间,我们有诗。
在梦想和苟且之间,我们有诗。
 
2
 
诗歌不是只有诗人儒生才可作,木匠可写,贩夫可写,小吏可写,勾栏女子可写,皇帝老儿可写,一切士农工商学兵三教九流都可写。但诗歌会辨识写作者,诗歌寻找诗人,就像诗神总是会在各种载体里藏匿他的诗意。一切写作者,都有可能瞬间获得诗意的照拂。所以,首先修炼自己异变成诗人,诗歌确认眼神,灵光附体,诗句才会现身。
 
3
 
书籍的阅读自能增加知识,更多客观理性,懂更多道理,心中有更大世界,行事有更好方式,与人交有更充裕和开心的谈资,阅读是为“更好的自己”,但对诗人而言,我以为这样的阅读不是诗歌的所有来源,也不是诗歌的终极方向,应更重阅读内心、阅读大自然、阅读人间万象。
 
4
 
大多数诗人或者自称为诗人的作品,只是分行的文句而已,并非诗句。
 
5
 
史学家、作家或统称的文字工作者,重在用文字记录,记事、记情、记感受、记对世界的看法,需要客观与准确,需要独立性,需要逻辑性,越具备这些,文字越有价值。而诗人或诗歌,可不担此职能,也不必有此要求。即使叙事诗,也不求完整准确的记录,爱情诗也不一定对情感有精致详实的描摹。所有诗歌,一定包涵了对内心的自审和对世界的看法,却无须理性完整地说出,也无须周全顾念各方感受,但所有世间发生、情上经历、脑中思考的,都会深切影响诗歌创作和文字形态。
 
6
 
你若不弃,神便不离。不负美意,诗无涯际。
 
7
 
当年诗界有梨花体之类的争论,我以为,这不过是些文学技术层面的争议和切磋,至多与文学艺术观念稍有关联,不过是要画裸体还是画山水、是用隶书抄佛经还是用行草书檄文的区别。要将严肃兮兮的三观牵扯进来,未免拔高了“意识形态”。所以,我乐见当年争论各方冰释前嫌。当年的技术争议,如今的杯酒交集,都是文坛佳话,实属有道文友的美事。
 
8
 
写诗更多是自慰。这是写诗这种行当无用之用中最有用的。
 
9
 
初心与诗心总是心心相惜,世情与诗情却总情情相离。悖逆、错愕、分歧,这是生活剧本的台词。擦拭初心,珍视诗心,可以抚慰凋敝的过往,可以照焕灰淡的日常。
 
10
 
诗歌有毒。诗为毒药,众却近之,狂饮之心停不了。诗为圣泉,众却近不得。因为能近圣泉的,只是少数几位痴于饮鸩止渴惯于嗜毒如命却并未倒下的幸运儿。而绝大多数人所饮的,只是江河之水,不毒,不仙,浑浊而已。
 
11
 
被诗歌激活的文学读者是最容易尝试诗写的,写多了,就会有人称之为诗人,就像上帝的手指一戳,眼神里就闪入诗歌的电光,然后世界全是诗歌,写诗读诗交诗友买诗集逛诗歌网站看帖子,脑子里蹦跳潜伏呼噜戏逐着各种想象和词汇。不过,被戳为诗人,整天活在文字和以文字构成的所谓诗里,实在无趣,甚至荒谬。被那些分行的文字怂恿、欺诓,无止休缠绕限量的时间,让人迷信这就是活在诗里、诗意地栖居了。真是悖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口语诗甚或口水诗,是一种诗艺探索,也是对当代装神弄鬼诗作的反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