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小说︱魏成飞:铁 证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7-13 18:45 阅读:2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铁 证

文丨魏成飞
 
黎明时分,被春雨冲洗了一宿的天空愈发湛蓝,空气也被过滤的一片清新,闻起来没有了半点土腥味。刘半农侧身靠在门框上,遥望远处的山峰,雨水过后,那座山峰笼罩在晨雾之中,氤氲缥缈,仿佛仙境。慢慢的东方出现了红霞,当太阳露出半张脸的时候,整个大地被朝霞映照的红彤彤的。
刘半农伸了个懒腰,走到门右边的草蓬下。那边有用瓦罐煮好的稀饭,他盛了一海碗,回身坐在门槛上,稀里呼噜地吃了个精光,末了用掌缘抹了抹嘴巴,从腰间抽出系有烟袋的旱烟杆,摸索着装了一锅烟丝,点燃后深深地吸了一大口。过了一会,数股青烟从鼻孔和嘴角冒了出来。这早起遥望山峰的习惯,刘半农保持几十年了,将近八旬的他独居这间开山人留下的石屋,自六十岁搬来便再没离开过。刘半农一生未娶,解放前靠租地,解放后依靠集体,前几年,他以不便为由,拒绝了村里分的地,在附近山上开了几块坡田,闲时编制竹器,聊作生计。
吸完一袋烟,刘半农扛起锄头,打算到南山坡种几垄黄瓜。突然,山脚传来几声尖锐的汽笛。汽车在八十年代的赣南山区极是罕见。刘半农伸长脖子望去,这间石房子位于山腰,方圆数里尽收眼底。只见两辆绿吉普沿山道缓缓开动,常找他唠磕的老孙赶着一头水牛挡在吉普车前慢悠悠地走着,对汽笛声充耳不闻。那汽笛声响了一阵,从右前车窗探出一个头戴草绿色军帽的脑袋。绿吉普车和绿军帽使刘半农心头咯噔一跳:“他们又来取证了。”撂下锄头,回身坐到门槛上,默不作声地等着。
过不多时,只听老孙叫道:“刘老哥,省里来干部了!”刘半农哼了一声:“这官是越来越大了。”重新点了一锅烟,摆出一幅气定悠闲的样子等人上来。几分钟后,老孙先探出头,跟着是他的水牛,随后是三名军人。刘半农歪着脑袋,拿烟杆的手支在膝盖上,正眼也不看他们。忽然间,刘半农眼帘一闪,手托烟杆,半张着嘴巴,不由自主地站了起来。
老孙领上来五人,三名军人中,其中一个是县武装部的辛干事,另外两个身穿西装,一老一少。老者头发尽白,手拄一根拐杖,少的那个二十来岁,搀扶着老者一步步走到距刘半农五六步远停了下来。这片刻间,老孙几次喊刘半农上前迎接,刘半农脑子翁翁作响,不应也不动。
辛干事满脸堆欢:“刘大爷,王部长派我向您陪不是来了。”他说这话是因为此前县武装部和统战部几次来找刘工农了解一段历史,他均不理,最后一次干脆把县武装部长轰下山。刘工农点了点头,眼睛望着那老者渐渐湿润,于辛干事介绍另外两名军人置若罔闻。
 
 
图片来自网络
 
老者瞧了刘半农一眼,身子猛一哆嗦,挣开扶着他的年青人,两手颤抖着戴上挂在胸前的花镜,脑袋微微前倾,眼睛圆睁,凝视刘半农片刻,拋下拐杖,指着他:“刘兄弟,刘工农!张科长,郭科长这就是当年的警卫员小刘!”语声又是激动,又是欣喜。张郭是另外两名军人,分属省军区和省委统战部。
两人对望一眼,呵呵笑道:“好,好,不负李老先去回乡一趟。”那老者眼中闪烁着泪花,嗯嗯两声,走到刘半农身前,伸出手说:“小刘,我是当年国军赣州警备旅的李团长啊,你还记不记得我?”
刘半农早年叫刘狗娃,参加红军后,给一位姓乔的团长做警卫。乔团长认为“狗娃”两字是剥削阶级对劳苦大众的歧视,便给他起名“工农”,寓意工农红军给他带来了新生。刘工农回乡后又自改了半农。刘半农语声哽咽地说:“怎么不记得,我等这一天等了六十年,你来了,就可以为我们团长和连长洗刷清白了呀。”说完,拿烟杆的手搭在了对方的肩上。李老先生说:“刘兄弟,找到你,悬在我心头六十年的疑团可以解开了。”抬手扳住刘半农肩头一拉,紧紧地抱住他,失声哭了起来。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小说︱魏成飞:铁 证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