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兄 弟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7-02 09:26 阅读:5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张 伟(四川)/兄 弟

 
 
       最近,P君时常邀我吃饭。
  其实,我与他,近十年里,虽同处一城,有过不期而遇,但确是少有往来。
  
  当年,我俩在某名牌艺术学院混迹了短短的一些时日之后,再无上进。就回到这自小生活的小城,靠着自己的努力,也靠着父母的关系进入了某机关,巧的是,我们进入了同一单位。
  有着中学时期的友谊,有着那段半是成人半是少年时期的“劣迹”,可谓喜好相同,臭味相投。
  于是,上班下班以至吃饭睡觉就都时常在一起,我们由本就无话不谈的兄弟,变成了生死相随的弟兄。
  
  但人情总如茶水一般,冲过三遍水后,就淡了, 显露出水的颜色来了。
  一段浓浓的友情,非因女人而生变,却是一个男人的到来,开始让我们走向淡漠。
  上班的第三个年头,一个男人分配到我俩所在的单位,来人对P君来说是喜,还是与我一般喜忧参半,我说不清。总之,我并不是特别的兴奋,虽说那个新来者与我俩都有交情。
  在这里,就姑且称他A君吧!毕竟文章里的人都还在人世,后面的故事一旦对谁不利,这回避了的称谓,也方便抵赖,不至于尴尬到无路可退的境地。
  当年,A君,与我和P君,都在那所艺术学院学习,只是,颇有心机的他与我俩不一样,只看美女,并不去求取,成天紧跟老师身后,递茶送水,跑腿打杂,甚至于一些被同学们传言所不耻的事,他也毫无顾忌。
  最终,他理所当然也莫名其妙地继续了学业。而我与P君却在花天酒地里迷失了人生,更无心进取,还自诩不负青春不负美女。
  而今,A君以优大生的身份到来,全局上下对他颇为客气。有些不解的我,后来才知道,这里面不仅仅是学习成绩引起的反应。素来自负的领导,似乎也突然间变得没有了本事,多有事请教于他,他就成了主要领导无称谓的秘书。
        当然,我一如学生时代一样,无才无德而又自负。看不惯他在领导面前点头哈腰,在同事面前颐指气使。这都要怪我自小所读的书,多是讲某某某刚正不阿,某某直言犯上……一心想学那青史留名的所谓直臣。殊不知,这只是社会需要的榜样,而不是社会所需要的常态。
  我就如在学校一样与A君有意无意地保持着距离,当然他也乐意与我这种不求上进者若即若离。只有P是个没有主张的好好先生,对A君的安排指使当作天经地义,也就与他保持着超越同事的友谊,两人互称兄弟。
  不久,我终因一次错误的决策,离开了原来的机关,进入了一个前程似“井”的天地,也就更少与他俩联系了。
  
  后来,A君果不负组织培养,在那个机关里一步一个脚印地步步上升,终于掌管全局。P君也收获了这多年鞍前马后辛勤的回报,被委以重任,主政一个科室。
  原本淡出我视线多年的P君,又时不时地出现在我的面前。其实,我们之间是少有工作交集的,我想他的出现其实是一种炫耀,一种久久的压抑之后,想在人前长舒一口久憋的气。当然,我也乐意享用免费的午餐,还有好酒畅饮。
  于是,婚后素来节俭的P君大方了,时不时请同学们吃吃饭,聊聊天。吃的都还不赖,喝的更是好酒。那时还时兴着夜总会,酒足饭饱之后,还去那黑灯瞎火的声色场所高歌一曲,我也时不时受邀参与。
  只不过这些初得志时的显摆,难以持久,渐渐的,大家又少有见面了,即或相见,也是礼节性的问候一声。
  他们都太忙碌。
  
  我依然在后来的机关里,干着自以为是了不起的工作,相见的机会少了,也就淡忘了小城里还有这俩兄弟。只是时有听说,他俩情同兄弟,但彼此已不在公开场合称兄道弟了。而且,A君时不时地把P君理麻(方言,同教训)得如同大儿子一般,令P君垂头丧气许久。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兄 弟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