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领 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20:0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领  地

作者:王明明
 
 
 
鸟的领地在扩大。起先是不绝于耳的布谷鸟叫声围绕着老屋,“布谷——布谷——”一声紧似一声,闷闷的,极易让人想到“不顾不顾”或“回屋回屋”。赶上大晴天,那家伙的藏匿位置就会不经意暴露,树杈上、电线杆上,或茅楼角上,它好像也不怕人,更像是我们人类这突如其来的一家子给它带来了惊喜,心里想着,这是哪儿来的一群怪物?在它们眼里,我们十有八九成了侵占领地的不速之客。
紧接着,我见到一只山鹰,最初我没认出它来。有次晚饭后我去房西头解手,一抬眼,只见一只大鸟从北山徐徐飞来,它拍打翅膀的频率很低,飞两下就停住了,却也不落下来。真奇怪,竟然有这样的鸟,它翅膀不扇,不动,竟也掉不下来,它就停在空中,很诡异,好像在盯着我。飞到大坝正上方时,它再次停住了,它体积很大,跟乌鸦或猫头鹰相仿。我正担心它会不会冲我俯冲过来时,就发现那些山鸟和燕子都躲着它。这是个不速之客,却格外胆大妄为,似乎在伺机观察着什么。
记忆终于被唤醒。我确定我见过它,或者见过它的祖先。那是多年前的事,是在北山后面更远的山里,在通往当年我家去八公里田地的山路上,彼时,我许是坐在父亲的拖拉机上,也可能骑着永久牌自行车正小心地躲避车轮下的一个个水坑,也是猛地一抬头,它就在田地的上空停着。它飞了很多年,从深山深处飞到我家后院来了。林场已是人迹罕至,它的领地在不断扩大。
这次回乡,心情颇为复杂。由于假期短的原因,回乡伊始,父母决定带着孩子先走,他们要以居住在哈尔滨的大姨家为据点,先将齐齐哈尔那趟线的亲戚走一遭,之后再回小兴安岭。这么一来,他们只比我早到家几个小时而已。那晚,下着大雨,前院河流沟上的石板被冲坏,刚哥(四伯的儿子)的车开到路口就进不来了,我于是下车,顶风冒雨地往家走。林场的夜极黑,踩进泥土中的脚步愈发沉重,归去来兮的凉意瞬间弥漫心头,我似乎预感到什么,对,是家——是属于我们的领地,是它的今非昔比。进屋时,父母亲送走了前来探望的邻居,炕刚刚烧热。久无人居住,柴火燎起的烟从灶台的裂缝和火墙、火炕的裂缝中蹿出来,在屋内弥漫,呛得人忍不住咳嗽。咳至猛烈时,眼角终于泛起泪花,气氛不可控地悲凉起来。我们心照不宣,不说话,盯着高低不平的地面,年复一年起冻害,地裂了,目光顺着烟囱移至顶棚,连年漏雨将烟囱里的烟油化开了,以房梁为轴,布满烟油的瘢痕,就像儿时祖母用罂粟炼成的“大烟膏子”糊满了半边墙面。墙同样裂了,最宽的裂缝足以伸进去两三根手指,裂痕蛇形蜿蜒着,从墙脚或门窗框的边沿直到我们心里。
房子荒芜多年,回来前,父亲叮嘱还在林场的老邻居胡二大爷给帮忙打扫了好些天,勉强可以住人了,总体也还算干净。可那开裂的墙,双层窗户里躺着的蚊虫尸体,以及拼命冲着屋内灯光扑向玻璃的蛾子……这些,已明显使我们感到不适。父亲终于开口,怎么房子好像变小了,黑黢黢的直教人憋屈。是啊,它真的像是变小了,如年迈之人的身体开始萎缩,腿脚不行了,背也跟着不直了。我们因此不敢动作太大,生怕动作太大会将它震得一个趔趄,或者干脆坍塌下去。我们毕竟要在这里住上十天时间。我们举手投足都轻飘飘的,在四周黑漆漆的大山包裹着的老屋里,我们尽可能发挥视觉、嗅觉和听觉的功能。灯光下,灰尘脚步轻盈地在行走,到处弥散着它的味道,屋外的林蛙叫活了林场的夜,让它不至于死气沉沉。
第一宿,我几乎整宿失眠,被纷纷扰扰的梦境缠绕。出门远行之前,我在这里度过了十八个春秋,因此,那与少年有关的一个个故事一路跋山涉水闯入我的身体,驱使我变成了一条热锅上的鱼,捂着被子,反复翻滚。我渴望随父母回来,是在意家乡的变化。可真到眼前,这变化带来的冲击远比我想的要重得多,只后悔自己没有做好充足的心理准备。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领 地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