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睡眠课 | 横行胭脂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20:0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睡 眠 课

Shui Mian Ke
 
 
作者:横行胭脂
 
我决定辞职。我大学毕业投身于职场,将近四年了,一直在鳄鱼广告传媒集团企划业务部做助理。昨天,就在昨天,我,一个胆小的人,头一次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必须过上一种自由的,我能操纵的生活。
昨天和今天交接处,零点的钟声刚响起,我在微信里对ABDEFGH的窗口狠狠地说:我不干了!我知道我的这一句不会把ABDEFGH的睡梦震得地动山摇,我似乎听见ABDEFGH在梦中说,哈哈,你以为你是谁!在鳄鱼传媒,你不就是那只啃泥巴的小虾吗?
“A要做广告,找B,B说同C联系。C同A交流后,找D设计。D设计后,C找E发布,需要F审核。F与E打招呼同意,但E的领导G认为有点小问题。E与C联系,需要H同意。C又重新反馈到ABDFGH,所有流程再走一遍。最后H还是两个字,枪毙。我就是那个倒霉的该死的C。” 
这是我昨天的日记,也是我工作的常态。这样的生活日复一日,加重了我的焦虑症。
其实我是个胆小的人,因为胆小,我从13岁就患上了睡眠焦虑症,很久入睡困难,即便睡着了,又担心被人袭击,时常梦中尖叫。以前我姐给我请过一个心理咨询师,做了几年的心理治疗,情况有所好转,但没有治愈。心理咨询师L说:“管理不好自己睡眠的人不少,但像你这个年纪就失眠的人不常见,十四五岁本该是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年龄,你却被某种假想的敌意吓到了。”我是个胆小的人,我习惯给我的卧室装上两扇门。后来,我的微信昵称也被我命名为“胆怯的火星人”。
我有睡眠焦虑症,我一直用药物控制着自己,这一点,我没告诉过秦又岭。
秦又岭说,房贷!!!
秦又岭一说房贷我就整宿头疼。
庞大的G城。庞大的一平方米二万五千元,还是五环以外。
秦又岭是个啰唆的男人。自从我们按揭买了个六十平方米的房子(付了首付50万,每个月的月供是8000元,我和他各分担4000元)之后,他天天睡觉前就在我耳边说一句“房贷!!!”和越地人提醒勾践:“大王,你忘了亡国之耻吗”这句话极其类似。我一听见这个词,脑袋里就冒金灿灿的火花,恨不得半夜三更去敲梆子挣几个钱是几个钱。秦又岭每晚说完“房贷”两个字就骨碌钻进被窝,随即就开始打呼噜。买房后不久,我们就不再做爱。秦又岭说,没心情做。我为了面子,也说,你以为我有心情?
我还记得我们买房后唯一一次(也是我和秦又岭分开前的最后一次)做爱,我要得正紧,他在我身上说,唉,房贷。我一下子没了心情。我放开抱着他的手,将凝视他的温柔目光变成怨恨之光,将他推下身去,气哼哼地裹紧被子。秦又岭说,谁以后再做谁是……我也紧跟着说,谁以后再做谁是……孙子!秦又岭说,谁以后再做谁是龟孙子!
秦又岭是个导游,不是专业的那种,说白了,就是野导游。他跟着他一个哥们儿干。他那哥们姓伍,叫伍江海,我估摸是五行缺水,名字才用江海来补。伍江海专门组织中老年大妈们一日游两日游,50块钱一日游还回送一条丝巾,120块钱两日游还送一床夏凉被。大妈们都觉得划算。一个大巴车坐55人,伍江海坐驾驶室里,当司机,秦又岭在后面当组织者,给大妈们又是唱歌又是讲解。
秦又岭啥都能讲。不管哪里的山水风光人文地理他都能绘声绘色添油加醋地描述出来。秦又岭说,瞎编呗,东汉的说成西汉的,秦朝的说成当代的,南方的说成北方的,外国的说成中国的,大妈们也不会管的,只要听得热闹就行。
照理说,秦又岭应该是个能说会道的活泼的人,但其实不是。他回到家,卸下导游的角色,就变得满面忧愁,很少说话,问三句他只回应一句,需要用十个字表达的他缩略成两三个字。记忆里只有他刚追我那个时候话多一点。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睡眠课 | 横行胭脂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