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遮了一点云 | 刘 波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19:5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遮了一点云 

 
作者:刘波
 
 
 
 
No.1
 
这天,碱沟屯来了一个大人物。
听大人们说,这人叫裘二蛋,屯里的原住民,因为很难说清楚的事,在外面闯荡了好多年。如今回来,不外乎让你们看看今天的裘二蛋,想想过去的裘二蛋,让大家知道一个与众不同的裘二蛋。
大人们咧嘴笑:“如今的裘二蛋挺起腰杆咋像一只大蛤蟆,这要是没钱,连女人的屁股都摸不着。”
他晃动小短腿,向屯子中街一撮老房子奔去,摸摸墙头,闻闻房顶垂落的衰草,两颗透光的泪珠要掉下来。那流浪老人一样迎风端坐的老屋,像对着他笑,又像对着他哭。
看样子,他是完成了“蛤蟆跃龙门”的壮志。这样判断是有原因的。
他是坐着豪车回来的。那辆乌黑锃亮的大奔委屈地“走”在硌脚的村路上,把头一扬一扬地向主人抗议,极不情愿地跟在裘二蛋身后。
有地方的官员陪着。不仅有村主任和镇长,县长也来了。那个小瘦子应该是县报记者,看他举起照相机,总有一两张笑嘻嘻的脸凑过来,连同裘二蛋的大圆脸被框进那个小窗口里。屯长靠近裘二蛋,村主任把他推走了,镇长冲他白一眼。县长假装没看到。从小摔坏脑袋的王四去拽裘二蛋,被屯长大声喝斥,吓得一溜烟跑了。
说话变动静了。跟人打招呼这样说:“(垒)你好啊!”不知是开玩笑,还是装蛋。尽管他说的是中国话,但听着还是浑身起鸡皮疙瘩。所以,裘二蛋招呼我们,我们都把嘴巴闭上,只是笑嘻嘻地看他。
裘二蛋的西服舒舒展展的,手上戴的钻戒银光闪闪,要是再有一根文明棍,跟电视上的富豪真就不差啥,中国那个到处开连锁商场的大富翁也不见得比裘二蛋阔气。
碱沟屯的人都这样认为:裘二蛋一定是有钱他爹,老有钱了。
这家伙走了二十多年了,如今回屯来要干什么?
等裘二蛋掏出一沓钱猫腰钻进那张公猪嘴巴一样洞开的房门时,大眼睛王锐才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说:“对!有钱人一定是干跟有钱人有关的事!”
我说:“那没钱人一定干跟没钱人有关的事了?”
王锐点头说:“恭喜你,刘方小朋友,你答对了,老师也是这么说的。”
我崇拜地看着王锐说:“你懂的可真多!”
尖嘴猴腮的贾一奇不服气地说:“皇帝也有要饭的时候。”
我们都笑起来,觉得贾一奇说的话也有一些道理。
 
 
 
 
No.2
 
裘二蛋住进那撮老房子不走了。这事,我们都觉得没有道理。懒牤子数叨,“你看看,日头爷打西边出来了!”大家说这事没有道理的原因是,懒牤子买房花五千,裘二蛋租房给一万。
要硬说有点道理,懒牤子媳妇说得有道理,“这不是钱多烧的吗?”
这房子原来是村支书老姜家的,在碱沟屯,是人都知道的。
大人们说:“你想想,这房子咋就这么金贵?”
这个,我们不知道,但觉得这房子像藏着老古董,一定有金贵的道理。
我们碱沟屯不大,从东头数到西头,也就百余户人家。土地瘠薄,但人能干,除了这撮老房子还像没洗脸梳头的流浪汉,其余的房子都砌砖垒石地戴上了蓝瓦盖。厕所也变了,石膏打造的,像一只只小白兔稳稳地蹲在各家房后的一角上。不过,风一吹,还有难闻的味道。
还是王锐有新论调:“这房子‘值钱’的奥秘可能就在于它的老旧。如果懒牤子勤劳一点,钱再多一点,把房子翻盖了,就算它脱胎换骨站在原地,对裘二蛋来说,恐怕也一文不值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遮了一点云 | 刘 波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