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汉语匣子 | 闫文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19:58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汉语匣子

 
作者:闫文盛
 
 
小 说
 
将我生命中的无穷幻想写成小说,为思考的点滴找一个漏水的竹筐,让事物不要用力地聚集,让它们自由地渗透;只要找到它们藕断丝连的部分就可以了,甚至不需要完整而清脆的逻辑性,不需要朗读出声而只要内在的吟诵;在写作之时,只要将万物清空就可以了,让空气、水分和草木自由地流入,甚至不需要编织句子而只要捕捉心律的起伏就可以了;甚至不需要领略魔法而只要做一个精神抖擞神经清明无序的讲述者就可以了;甚至不需要使用语言而只要“脑洞大开”(接应自我的局限,脆弱和残缺)就可以了。要将我们生命中的无穷幻想视之为小说的材料吗?不,只要洞悉自由的实质(自我的姑息,囚禁与破坏)就可以了!
 
汉语匣子
 
为了使事物固定地现形,我们才挖掘了这条瘦枯河。它的河面并不广阔,我们大概觉得于此无益。只要有一个逼仄的“河流”的称谓就够了。在我们这边,虚弱的,残缺的事物才更有力。河流作为镜面可以呈现那些事物?那些虚弱的力的指引是我们的瘦枯河?大概是这样的。只有一种作为汉语的称谓在引领我们。向西峰?向更遥远更负重的西峰?我们的此生悲哀,负重,多么像一条陌生的林中路。在所有的幻觉(负重)面前,我们装点自己的一生(负重)。那诚恳的注视和诉说都是我们一生的负重(牺牲)。但是,所有百年前的人都驾云化鹤去了,我们所剩仅此,孤闭如斯。所有人都懂得开启术吗?疾,请赋予他们汉语匣子。
 
灵魂的经典时刻
 
我们应该捕捉每一种思维中的精妙时刻,那些充满了自我审视和灵魂扩张力的时刻,应该将这样的时刻赋予创世的属性,充分爆破它的各种维度上的能量,让它的神秘性企图变成自我感受力的极大蕴藏——的确,复制这样的时刻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它是多重唯一的复合(唯一的爱与激情,唯一的生死性的欲念,唯一懵懂中的难以捕捉的欲望的涨溢感)。应该将这种承纳和阅读的感受记录下来,以抵消我们注视着时光流逝自我衰败而一事无成的疾苦,以抵消我们灵魂的逐渐残缺(狂妄,悖逆,嫉妒,负恩,自私,刻薄,嗜杀),以抵消我们庸庸碌碌地度过时光(平淡而荒芜生活的事实)的悔恨。所有这些主观的雷同就是我们无时无刻不在经历的日常生活——但是,只要我们能够努力地挖掘出其真实性,那即便是一个最简单、卑微的灵魂也是难以穷尽的。
在我们漫长的阅读记忆中,经典著作无疑都繁缛、负重,它们是多重复合的奥义书。面对这样的著作,我们的品尝事物的味蕾(触须)自当全方位打开:在每一个昼夜中,选择思绪最为澄明的时刻去面对它;应该最充分地理解阅读的难度,强烈地压缩和释放自己的好奇心,归属之心,勇敢地面对它;在无法做到完整把握的前提下,不要苛求、追逐阅读的完整性,要诚恳面对自身阅读的局限,预留出极可能诞生的阅读的空虚和荒诞感。
缓缓地体恤日常生活的简单、卑微的灵魂,从它的远离经典时刻的冗长的流淌中挖掘出诗来,庶几可以成为恢复和建立我们生命之尊严的唯一的使命?经典著作融汇的是我们共同的人类经验,它即便采用极端的形式也不可掩盖其穿越时光、衔接古今的深层动机。在这样的人类性著作面前,我们为什么会有远远超越面对一颗简单、自视灵魂的阅读感受,大概正与这种高浓缩有关。阅读的空虚也恰恰建立在这里,因为我们面对的仿佛不是人力可及的创作,而是真正的造物本身:世界的概括就是如此,它的万语千言也不过就是对宇宙叹息的一种模拟。
时光是氤氲常在的,但我们的感觉却一直在流逝。我们几乎很难铭刻和重塑生命中的每一种激情“缓缓降临的历程”,所以每一个个体的创作经验都可能成为对他者之自我见证的有力补充。这或许可以解释我们常常如临其境的“似曾相识”,我们的的确确,既是唯一地亲历了生命,又的的确确,曾在他人的经验中活过。这样的沟通起点完善了我们身处宇宙中的孤寂之感,而经典艺术的成就又突出地强调了它在一种庄重而透明的阅读容器中的强烈闪光。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汉语匣子 | 闫文盛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