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杀年猪|周云和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19:52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杀年猪

 
 
作者:周云和
 
 
 
1
 
倒下床,康二凤感觉自己如同一堆剔了骨头的肉,被杀猪匠噗一声丢在案板上,再也聚敛不起爬起身来的气力。累啊,天不亮起床,吃过夜饭喂过猪,再烧水烫个脚上床,差不多就十点来钟了。一天两天无所谓,长年累月天天这样,再是金刚钻,也禁不住磨损,可是不磨又有啥子办法呢?
外婆,外婆,我去屙尿,听见大黑在哭。正在好睡,外孙果果满嘴惊奇,面团一样搓揉着她。
大黑是她喂的一头大肥猪,果果给它取的名字。康二凤很是泼烦,干涉道:你耳朵打岔,好好睡觉。可声音走拢喉头便歇下脚,思绪飘飘忽忽,像一只断线的风筝。圈里那头周身乌黑发亮的大肥猪,嘴里哼哼唧唧地朝她迎面走来,抬头望着她,眼珠子一动不动,满含求食的渴望。
外婆,大黑真的在哭。不信你去听嘛,哭得好伤心哟。黑暗中,再次响起果果不依不饶的声音。
康二凤被彻底吵清醒了:哎呀,你好烦人!她一般晚上不起夜,倒下床一觉睡成大天光;即使汤汤水水喝多了,夜里尿胀,也憋着熬着,天亮了才起床去解。现在睡意没有了,尿意潮水一样涨满小腹。翻身起床去解,拉亮茅厕屋头的电灯,大黑睡在猪圈里,像平常一样,嘟噜嘟噜地打着呼噜,哪里在哭嘛。解过手,特意走到猪圈面前躬下身子,在大黑背上拍了一巴掌。大黑也许正在梦着娶媳妇,受到猝然一击,嗯了一声以示抗议;稍做停歇,突然身子往前一拱,翻身站了起来,抬头望着康二凤,嘴里喔嗡喔嗡地招呼她。
康二凤的心,被人重重地拧了一把似的,传导出软软的痛。大黑是过年猪,已经请好杀猪匠,天亮就要把它杀掉。为了好打理肠子,让粉肠更多一点更好吃一点,两天没喂大黑吃食了,只喂了一点清水,润着它的嘴筒子。想起吊粉肠,康二凤满是倦容的脸上,浮现出一缕浅浅的笑意。农村人开玩笑,肚子饿得咕咕叫也不给饭吃,戏称吊粉肠。大黑吊了两天粉肠了,以为康二凤来喂它东西,全然没想过好久深更半夜来喂过你吃的嘛,真的是猪!康二凤语调里透着怜爱地对大黑说:去睡喽。随即啪一声拉灭电灯,回床上睡觉。
灯熄的瞬间,黑暗一抱抱住康二凤;同时抱住她的,还有隐隐的内疚与歉意:听说犯人挨枪毙的时候,要专门赏饭,好酒好肉让他敞开肚子吃个饱。可我呢?明天就要杀大黑了,不仅没赏饭,还有意吊它的粉肠,心肠是不是歹毒了一点儿?
大黑该是在哭嘛。果果听见外婆进了睡屋,拱起身子说。
嗯,明天它就不哭了。睡觉。康二凤倒下床拉被条盖上身,又补了一句,早点起床帮着杀猪。
倒下床,合上眼,康二凤的思绪,像一只傍晚吆不进圈的鸡,到处乱跑。
康二凤扳着指头数过日子,大黑喂养了10个月零七天,估计杀得起300斤以上的毛重。大黑是在大山坡陈家买的,老母猪一窝生了9只小猪仔。她去迟了,大的猪仔都被人捉走,剩下一只最小的,还不到5斤,个头非常瘦小,病兮兮风都刮得跑的样子。她想不要,街上去买。可手头紧,没有那么多现钱;事先交了定金,给陈家说好了的,半赊半买,余款两个月后补清,现在食言,情面上过不去,只好用一个稀眼背篼背回家。路上碰着耿幺娘,她往背篼里一看,打了两声啧啧,摇着头说:嗯,怕喂不活哟。“嗯”字拖着长长的尾巴,康二凤的心被“嗯”得活摇活甩没有了底。一分钱一分货,陈家1斤猪儿还少收了她2元钱哩。
捉回家,康二凤用谷草给它做了个窝,用米汤、嫩猪草等精心喂养。大黑体质慢慢增强,渐渐长得油光水滑,一天一个模样。怎样喂猪肉才好吃?康二凤有一套独特经验:从小喂生猪草,红苕,长大用苞谷、黄豆、豆枯催膘,不能沾一点油星子,猪肉吃起来又香又嫩又化渣。女儿敏敏在外打工,说现在的猪肉,不是潲水猪,就是配方饲料猪,肉色看起很鲜嫩,可吃进嘴里像嚼橡皮筋,绵的,不化渣;也不香,满嘴猪屎味道。敏敏说好多年没有吃过她喂的猪肉了,想起肉香的那个味道就口水长流,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回家过年。康二凤告诉敏敏:我一定好好喂一条,等过年你回来时杀给你吃。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杀年猪|周云和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