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我遥远的丹桂房 | 海 飞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19:5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作者:海 飞

 
丹桂房村坐落在枫桥镇南边三华里的地方。路边有一座黑不溜秋的松林庵,就在镇与村之间的中间地带。我一直没有听到过钟声或木鱼的声音从庵堂里传出来,也没有见过庵堂里有尼姑出没,仿佛这只是一座空宅。后来松林庵改造成了茶叶加工厂,从此庵堂里装满了茶叶的清香。但我仍然觉得,松林庵三个字属于唐诗或者宋词,反正它毫不含糊地充满了江南的意象。当然丹桂房也足够江南,丹桂房的雨天来临时,人们穿起蓑衣,村外的溪水涨上来了,鸭子在岸边集结,桃花在岸边淋雨。天地苍茫,如果说这都不够江南,还能是什么呢?
丹桂房有三个自然村,离枫桥镇最近的是瓦窑头,中间是丹桂房,再往南就是邓村山下。这三个自然村几乎成为一条直线,组成了一座大村庄。这座村庄曾经被某一个火红而且特定的年代命名为永胜大队,有时候,也被叫作彩仙村或者彩仙大队。尽管名字那么缤纷,但是这个村庄里的人,差不多都只会自称是丹桂房人。比如我,比如建德,比如天平……比如威风凛凛的村主任校泰长佬。
假定我们能回到1655年的春天,你或许会在一条蜿蜒的泥路上,碰到一个叫陈丹葵的年轻人。年轻人撑着一把油纸伞,遮挡着那个年代的紫外线。年轻人是从枫桥镇上的陈家过来的,他站在没有雾霾的一片空地上,懵然地张望着。此时陈丹葵最著名的叔辈——画家陈老莲已在绍兴病亡,清军挟带着刀光剑气威风凛凛地入境。这个平静的小镇四周,仿佛暗流涌动,这让陈丹葵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陈丹葵被邓村山下的益三太公聘为骆家私塾的教书先生,那天天气是多云到阴。陈丹葵站在骆益三家的院门口,先研究了一下房屋结构,然后中气十足地大叫一声,陈丹葵在此。
院门只开了一条缝,骆益三眯着眼睛看了陈丹葵很久。他突然笑了,说,陈丹葵你把你的简历给我。
陈丹葵就用胳膊夹住了那把心爱的油纸伞,口齿清晰地说,在下姓陈名衷丹,字丹葵。我来你家应聘当教书先生,请开院门。
1655年春天的院门吱呀一声就此打开。后面的故事十分俗套,那就是骆益三骆先生的女儿,死心塌地地爱上了有文化的教书先生陈丹葵。陈丹葵在离骆益三家不远的地方开始定居,他根本没有去有关部门批地基,也没有申请土地证和房产证,就自作主张地搭起了三间草房。陈丹葵还学会了酿酒和种田,农闲时分他会继续教人识文断字。一不小心,陈丹葵生了六个儿子,六个儿子又生了十八个儿子,十八个儿子又生了三十五个儿子,陈丹葵当仁不让地当起了太公。这些英武过人的传奇,都白纸黑字地记载在家谱中。最后,私塾先生陈丹葵的子孙,组成了一个小小的村落,村里人理所当然全部姓陈,村庄顺理成章被叫成丹葵房。又因为丹桂与丹葵音调相近,村庄被人叫成丹桂房一直至今。
假定我们能回到1655年的春天,我将匍匐在地,在年轻的丹葵太公面前磕一个响头说,玄了不知道几代的玄玄孙海飞磕头。
假定要还原一下我家在民国年间的状态,那么是这个样子的:我的爷爷陈梅品,我的奶奶骆杏林,他们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村民,但是却有着还算雅致的名字。我爷爷一共三兄弟,他是做小本生意的,经常贩点水果卖个玉米。有时候有赌客到我家聚赌,陈梅品先生就炒年糕给他们吃,烫酒给他们吃,泡茶给他们吃,还要免费讲笑话给他们听。然后,在赌客们赌到天亮见输赢的时候,可以从赢钱的客人那儿收取佣金。那时候我们家坐拥三间草房,坐北朝南,甚是气派。我爷爷一点也不稀罕地主陈阿大家的台门大瓦房,因为草房的冬暖夏凉,是有科学依据的。更为雅致的是我们家屋后,有一片涤荡着清风的竹园。竹的身材是很好的,修长、精神。现在好多美女,都喜欢减肥。梦想把自己减成我家后院竹竿的模样。
我奶奶骆杏林曾经语重心长地告诉过我,那时候村里有很大的樟树和乌桕,夜里猫头鹰的叫声此起彼伏。房前屋后到处都是篱笆,石井在汩汩冒着泉水,沟渠里水波潋滟,堤岸边桃李芬芳,月季争奇斗妍,油菜也发疯似的开花。村里村外,树围着村,村包着树。关键是,蔬菜无公害,春风十里,绝对没有霾。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我遥远的丹桂房 | 海 飞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