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读者文摘 > 正文

同情所有夜晚有光的人 | 杨仕芳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9 19:5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同情所有夜晚有光的人

 
 
作者:杨仕芳
 
我匆匆赶到小吃店,李子兰已静静地坐在那里,面前摆着一碗没动过的八宝粥。她显然是为了等人。我走过去跟她打招呼,目光再次盯着她的肚子。她看了看我脸上浮出一丝无奈的苦笑,说我没怀孕,阿杰病了,我和他没上过床。我心头不由一震,摇了摇头,最后剩下被人看穿的尴尬,想必葬礼那天她已注意到我的目光。她是阿杰的妻子,他们结婚还不到半年,阿杰就死了。阿杰葬在小镇背后的山坡上。下葬的那天下午阳光明媚,滴血的杜鹃漫山遍野,喜鹊斜着翅膀上下翻飞,把妖媚的背影和清脆的啼叫抛在空中。李子兰静默地站在人们背后,目光空洞地盯着慢慢隆起的坟堆,眼角始终没有闪出泪花。或许,她的泪水早已流干。我不时注意着她,看得最多的是她的肚子,想要是那里孕育着孩子,那么死了的阿杰也还活着。我慌忙往脸上挤出笑,那笑肯定是僵硬的,不自然的,或许比哭还难看。她没有看我,目光落在破败的街面上,外边稀稀拉拉地下起雨。
阿杰考公务员的事,你知道吗?
她语气低沉地说,透着湿气,似乎她的话被雨淋着。我摇摇头。她转过脸来盯着我,眼里充满着不可思议。我能理解她的怀疑,甚至不满,我和阿杰是最要好的朋友,无话不谈,居然连此事都不知晓。我只好再次往脸上挤出笑。她说阿杰考了三次,每次都考第一。我说那阿杰怎么不离开学校去上班?她又抬起眼奇怪地盯着我,接着慢慢垂下眼帘,好半晌才再次鼓起勇气似的抬起来,眼里没有了埋怨和责怪。她说阿杰没去体检。我不知该说什么。她说阿杰报考的是公安。我说他想当警察吗?她说他的身体不允许。我又不知该说什么了。她扭过脸看了看窗外,雨还在下,街面上积聚着大小不一的水洼,给来往路人造成了许多的不便。一个挑柴禾的中年男人也一路小心走来,踩在从水洼里冒出来的石块上,石块一滚,连人带柴摊在泥水里,引来一阵欢快的哄笑。李子兰没有笑。我也把笑憋在肚子里。她把目光从中年男人身上拉回来,定定地落在面前的那碗八宝粥里,轻轻地叹了口气,从背包里掏出一只剥了漆的小盒子,说这是阿杰留给你的。我说这是什么?她说阿杰不让我看。停了停说,原本不想把这小盒子给你,阿杰人不在了,这些东西还有什么意义?后来想这可能也是阿杰的一种活法吧。我双手接过盒子,很沉重,不知是盒子重,还是阿杰留下来的意念重。李子兰如释重负地点了点头,站起来走出小店。她在门外扭过头来看了看我,欲言又止,转身撑着半旧不新的雨伞走到街上,那只落寞的背影在细雨里晃动,很快就走出了我的视线。
盒子里装着阿杰的日记本。 
……
死亡,原本是个遥远的词汇,忽然就来到面前,触手可及。这人生,这命运,似乎就在这一瞬间悟透了。凡尘里的人多数是这样吧。其实,在住院并知晓病情后,我并没有悲伤和绝望,心里也已没了恐惧。当想通了人生不过是从未知抵达未知的过程,那些曾经参不透的东西再也无法左右我的情绪。说这些,不知你是否同意,我们曾经都是极为固执的人,极为偏激的人,内心狂野,不甘寂寞,面对生活又无可奈何。现在,我和你不一样了,我走到了生命的对面,回望着一路走来的影子,看清了我们为何变成现在的自己而不是别的模样,如若稍做改变就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他人。不久前,我们谈论过这个问题,每个人身上都存在着许多个自己,之所以变成现在的自己,是因为我们在生活中遇到形形色色的人和事,也就是说那些人和事促使我们长成在别人眼里看到的此时模样。
迷时师渡,悟了自渡。
我现在更加深刻地理解这句话。我是在《六祖坛经》里读到的,不瞒你说,当重新拿起这本经书时,我竟然能够心平气和地读着,读进去了,似乎读懂了,困扰我的许多东西也随之一一解开。我不是信教徒,也不是在劝你信佛,据说佛是讲随缘的,随佛缘。应该说这和我想表达的,想告诉我的朋友你的,是完全不相干的两码事。我想对你说的是,有时不是我们智慧不足,而是心性被世间灰尘遮蔽而辨不清南北。我也不是在责怪我们曾经的轻狂孤傲,古语说人不轻狂枉少年。我已是将死之躯,而你仍然活在盘根错节的世俗里,仍然要面对许多能预料和无法预料的事,仍然在苦心追寻理想和信念,我能做的只是在停止思考之前,捋一捋过去的那段日子,或者能够映衬未来,如若如此,那便是我留给朋友你的最后礼物。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同情所有夜晚有光的人 | 杨仕芳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