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文章阅读 > 文章大全 > 正文

【散文】周明金/我的“三转一响”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2 12:01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散文】周明金/我的“三转一响”

 
        “三转一响”是20世纪60~70年代的流行词,指的是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和收音机。那时的家庭有了这“三转一响”就觉得是过上了“小康”的幸福生活。“三转一响”是那个时代人民所能拥有的最高财富!同时也是大部分女性择偶的重要标准之一。
        我拥有“三转一响”是在80年代。那时当民办教师,一个月有五元钱的薪水。也许是好胜心在作祟、年轻人爱臭显摆的缘故,我积攒了一年的薪水(60元),托一个公安朋友买了一块河南洛阳手表厂生产的“牡丹”牌“三防”(防水、防磁、防震)全钢试制表。物以稀为贵。说真的,那时戴手表的可真是凤毛麟角:要么是国家干部,要么是军官,要么是吃商品粮的公职人员。但有一个前提,必须是像我这样“槽里吃食,圈里檫(cao)痒”的人,指望薪水养活家人的绝不会去买那不能当饭吃,也不能当衣穿的奢侈品。由于贵重,我把手表视若珍宝,呵护有加。
 
 
 
        那时手表的质量确实信得过,戴上十多年从没坏过。但一次喝醉了酒,取手表时不小心掉在地上,捡手表时,一脚踩上,表蒙子被踩破了,酒醒了追悔莫及!不得已,只好找修表师傅修理。修表师傅不是没有对号的配件,就是技术含量不够。后来总算找到一个修表“高手”,可到了我取表之日,修表师傅蒸发了似的不知了去向。有人说是因为男女关系而游走他乡;有人说是为了躲债而离乡背井;也有人说是进货途中遭遇了车祸……但我相信,绝对不会是因为想侵吞我一块心爱的手表才销声匿迹的。
        以后我又买了几块不同类型的手表,不论是机械表、电子表,还是全自动表;不论是国产的,还是进口的,都没有产生太深的感情。我依然怀念着那块花了一年薪水、托人买的、令我风光、让我自豪的试制表,就连做梦,还时常梦见它!
       有了手表之后,又想着自行车。几年积攒,又向他人借了一部分,180块钱买了一辆当时最时髦的、天津产“飞鸽牌”28型加重自行车。那可是让人艳羡的现代化交通工具。骑上它神气十足,“叮铛”的铃声就能引来无数啧啧称赞。当时一辆自行车,绝不亚于今天的一辆高档私家小轿车。那时,骑着一辆自行车在街上闲逛,其得意的劲头和现在开辆“大奔”去市场买菜的心情,估计是一样的。亲戚朋友都想跟着沾点光:进城想借它省脚力;走亲访友想借它挣面子;出远门想借用一下,图个来回方便……那时的我十分“吝啬”,什么都可以往外借,但决不往外借自行车——为此得罪了好多亲朋好友!
 
 
 
       闲暇时间我骑着它赶集、进城、走亲、访友……每骑一次,都要经过精心的保养:除尘、擦洗、打蜡。碰着了、磕着了,就会心疼好几天。遇上下雨天,宁可扛着走,也决不让自行车受半点“委屈”。十几年后,我心爱的“飞鸽牌”自行车光荣下岗,以30元钱的价格卖给修自行车的。以后又买过“永久牌”,“凤凰牌”自行车,但唯独第一辆自行车给我留下的印象最深!
       继手表、自行车之后我又买了我们村庄上第一台收音机——上海产“红灯牌”的,价格28元。当时正赶上刘兰芳说评书《岳飞传》,每天晚上六点半,我家门前就围满了全庄上的男女老少,刘兰芳声情并茂的演说从一个塑料盒盒里传出,被大家认作是奇迹。也就是从有了收音机起,刘兰芳、袁阔成、单田芳、田连元等让走村串户、靠说大鼓书生存了几十年的“艺人们”淡出了人们的生活,成了一段挥之不去的记忆!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散文】周明金/我的“三转一响”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