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文章阅读 > 文章大全 > 正文

【小说】邱宗植/失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22 11:1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小说】邱宗植/失算

 
 
      大名鼎鼎的命师许秋山,虽然未能让师傅二麻子和黄主任逢凶化吉,但这丝毫动摇不了他是算命老大的地位。许秋山依旧饮誉珊城,春风得意。
      许秋山生长在乡下,因家境困窘,初中一年级便辍学放牛。可许秋山日后勤学好问,依旧识得许多字,在小山村算得上是个文化人。许秋山16岁那年,哭闹着死活不再放牛。不再放牛,总得寻着活儿干上,将来得成家立业,不该白白糟蹋时光。许秋山的父母想了三天三夜,想不出到底该让许秋山干啥。干粗活,许秋山长得细小伶仃,肯定吃不消;去公家那边做事,许秋山文化程度不够,也没啥后门。最后,许秋山爹一拍大腿,道,成了,就跟二麻子学算命。许秋山一听,煞是兴奋,道,这个活咱愿意干,只是不知二麻叔肯不肯教。许秋山爹说,二麻子那边的事,包在咱身上。翌日,许秋山爹便将许秋山带到了二麻子面前。二麻子埋头卟卟地吸了一袋又一袋水烟,就是没话。许秋山爹赶紧让门外的许秋山妈,把装着两只大公鸡的笼子拎过来,道,二麻兄弟,年关快到了,这两只鸡算是送给您的年货。二麻子立刻抬起头,瞥了许秋山一眼,道,瞧这孩子,虽长得瘦小,但天地匀称,不乏灵秀之气,是块算命的料。当然,胚子好只是一方面,尚有三点甚是重要,一是能说会道,二是会排八字算运途,三是会写命文。许秋山道,写字咱会,便掏笔铺纸,写下了“拜您为师”四个字。二麻子见许秋山的毛笔字遒劲有力,连呼道,成,成!许秋山“扑通”跪地,向二麻子磕了三个响头,道,请师傅收下弟子。二麻子一愣,道,别客气,咱们乃乡亲,叫二麻叔就行。
      二麻子先是教许秋山阴阳五行,而后传给了他算命的9个秘诀。第一,观来意,莫犹豫。算命时,先耐心听对方在说啥,而后瞧准时机,作出推断,击中要害,万不可犹豫。第二,父问子,询贵贱;子问父,定有忧。父亲来给儿子算命,无非瞧儿子将来是否有出息。言下之意,必是现在儿子不听话不争气,你按这个路子断,必然对头。若是儿女为父亲算命,要么父亲身体有病,要么快归西了,你断言其父身体不好,运途差,肯定没错。第三,妻问夫,喜询贵,怨询愁。妻子为丈夫算命,高兴而来,必是老公要有官运或有财运了,肯定有好事;要是满脸愁色,无疑她老公起霉运或要把她甩了。你照这往吉凶去断,保证八九不离十。第四,夫问妻,非不贞,子息难。要是老公来给妻子算命,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妻子不忠,要么“母鸡”不会下蛋。第五,子问途,富问寿。这里的子是指学子。学子算命,肯定问能不能高中;富人算命,必然关心能不能长寿。第六,事叠叠,这事缺;频频问,定有因。反复问某一件事,那无疑这事很不好,不如愿;若楸住一个问题,问个没完没了,那肯定是他要询问事情的起因。若你算准了,不是你能算,而是她自己透露的太多了。第七,出家人,念利欲。要是出家人来算命,肯定凡心不死,不为利即为欲。第八,仕人达,仍为欲。当官的人来算命,你同样以利欲许之,定然不错。第九,昏者狠,疑者白,刁者走。对那些容易上钩的傻包子,收费可以狠,狠到啥程度呢,祖师爷说不会倾家荡产就行。对你有怀疑或者说你算得不准者,千万别硬拼,不收银两,白白算一回便是。对那些故意找茬的人,你得溜之大吉。二麻子道,算命师傅教弟子,谁都会传授秘诀,但如何吃透与实践好这九条秘诀,便是各位弟子的本事了。
        许秋山点了点头。
        许秋山就跟着二麻子四处游荡,为庄稼人算命。那时,算一个命收两块钱,偶尔还有人讨价还价,二麻子亦不计较,一块五或一块钱也行。若有谁肯留他们吃饭或过夜,二麻子便为其家人免费算命,算是抵了伙食费与住宿费。二麻子道,秋山啊,你字写得好,咱算命你来写命文。二麻子先是让算命人报上生辰八字,然后半闭双眼,念念有词,双手左掐右算,最后拖着悠长的嗓音,宛若乡间小调般地吟唱开来。二麻子吟唱的内容,便是你的运途。许秋山铺上红纸,便能在二麻子吟唱结束的同时,将命文写就。许秋山将命文折叠好,双手递给家庭主妇,郑重吩咐道,收好。那主妇便会把子女们的命文,似宝贝一般珍藏好。当然,算命的全部收入都归二麻子。二麻子道,当徒弟的得待三年后才有收入分成,五年后方可另立门户,这乃行规。当年的二麻子拜师学艺便是这样。许秋山说,跟着师傅有吃有喝,不必干苦力活,咱就知足了,还谈啥分成哟。二麻子道,分成乃迟早之事,谁还能不过日子呢。其实,许秋山对这样的日子,还真是惬意。跟着二麻子,走过一村又一村,串过一户又一户,为人算了一个又一个的命,写了一张又一张的命文,这些在许秋山的心中,都是一道道迷人的风景。许秋山每日瞅着师傅为人算命,渐渐便瞅出了条条道道。天长日久,凭许秋山的灵性,只要对方报上生辰八字,就是不听二麻子吟唱,亦能把命文写出,且准确无误。有一回,一个妇人刚报上儿子的生辰八字,二麻子还在掐算,许秋山便将命文写了一大半。二麻子有些生气,干脆不说话亦不吟唱,瞧你许秋山能写出啥名堂。一会儿,二麻子问,完啦?许秋山答,完了。二麻子接过命文,细细一瞅,许秋山写的命文,居然与自己正要吟唱的内容,八九不离十。二麻子便照着命文,又吟唱开来。二麻子真是服了许秋山。可二麻子还是告诫许秋山,命文在师傅吟唱之前不许胡写,这般成何体统,让人瞧了还不闹出笑话。许秋山道,师傅息怒,日后您未吟唱,弟子绝不敢胡写。果然,后来许秋山便不再抢写命文,还常常故意问上几句,装出虚心求教的模样。二麻子不但不烦,还常常就命论命,条条是道,一边在传教他的弟子,一边算是给被算命人讲解其一辈子的运途。二麻子的津津乐道,许秋山只是点了点头,倒是让那些为子孙们报上生辰八字的妇人与老汉们脸上乐开了花。当然,若遇上刁钻的老头或小伙子来算命,许秋山便能察言观色,默契地与二麻子唱双簧,直至对方心服口服。一日,一个四十上下的中年汉子,报上生辰八字,就扔了一句话,算算咱父母是否双全,子女有几个。任凭二麻子左探又试,前推后敲,汉子硬是紧闭着口,没有第二句话。许秋山知道,今日遇上了一个不好对付的主儿。许久,二麻子小心翼翼地说,你母尚在父已过世。汉子微微点头,算是回答二麻子算得没错。至于有几个子女,二麻子本想说有二男二女,但想到政府早已实行计划生育政策,最多只能生二胎,便改口说一男一女。汉子虎着脸,依旧一言不发。许秋山想,计生政策虽限生二胎,但农村超生户也非没有,没准这汉子便是一条“漏网之鱼”呢。许秋山道,只要你的生辰八字没错,咱敢断定你已生二女二男。汉子立刻点头称是,服了许秋山。汉子瞟了二麻子一眼,道,你俩到底谁是师傅谁是徒弟呀,依咱瞧这位小先生倒是真正会算命。二麻子脸上热得肉熟,不知如何是好。倒是许秋山为二麻子解了围,挽回了面子,道,大叔有所不知,师傅为了咱早日出师,总是先故意把命算错或算偏,然后瞧着咱出来“收拾乱局”。咱若没中师傅的“圈套”,把你的命算准了,师傅便沉默不语,否则由他最后定夺。二麻子听了,面带微笑,不语。汉子笑道,原来这般,真是传教有方,严师出高徒啊!这一回,二麻子倒是没有责怪许秋山,还破天荒给了许秋山20块钱。若不是许秋山的沉着与机智,为二麻子解了围,那汉子便要动手撕毁二麻子包里的算命书,让二麻子下不了台。有了许秋山这样的徒弟相随,二麻子算起命来底气十足。二麻子的算命生意日渐火红。大家都说,二麻子师徒俩算得命,让你心服口服。日复一日,月复一月,许秋山就这样跟随着二麻子,穿梭于闽中山乡。他们风雨兼程,寄人篱下,不乏艰辛。可许秋山对算命依旧兴趣,对这样的日子依旧惬意。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小说】邱宗植/失算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