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老人与酱鸭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17 22:05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老人与酱鸭

 
原创  易拉罐 
 
老人每天都在数着孩子们回来过春节的日子,她也清楚地知道这些只酱鸭,哪只是哪家的。
 
今天“小雪”,气温  10℃  左右,太阳大,风很小,老人把腌制好的酱鸭挂在晾架上,这是个好天气,今天是晾晒的第五天,第一批酱鸭就快完工了。
 
一只酱鸭的晾晒周期是七天,一定要放在太阳底下晒,烘炉烘出的酱鸭不香,这是饭店的做法,老人又不是开饭店的,在制作酱鸭这件事上,老人是个手艺人。
 
酱鸭晒足一星期是累计的,碰上阴雨天就要收起挂在通风处,等天气好了,再续上。
 
为了保证酱鸭的口感好,必须用现杀活宰的鸭子,而且最好是麻鸭,杭州老话叫“岗吊头”。杭州市区禁止活禽交易,老人就在自家后院围了个小圈,分着批次,腌制一缸只挑十几只麻鸭,多了她忙不过来。其实老人不是怕累,她怕的是数量多了,在制作酱鸭的时候,不能够保证每一只的味道都是最好的,数量少了,她也安心。送给王家的酱鸭不能比送去李家的味道差,这才是老人关心的。
 
腌制用的酱油要用湖羊酱油,腌的时间不能太长, 24 小时就好。久了呢,鸭肉里酱油味会过重,吃进嘴里,用北京话说就是,齁人。
 
老人是个老杭州,她当然知道传统的腌制方法是下料前要在鸭子身上喷点白酒,除腥提味还不易腐坏。可是啊,老人的酱鸭在每年这个季节之所以格外受欢迎的原因是,她用的不是白酒,是才几块钱一瓶的增香四特酒。
 
晾晒一个星期后,离着近的人家,老人就包好亲自给人送过去,有些邻居的亲戚朋友要的,或是比较远的,老人就花点钱,包好后给人家寄过去,这点钱都是老人自己出的。
 
酱鸭是杭州的时令菜,标志着“小雪”这个节气的到来,也预示着一年之中最寒冷的时段就要来临了。同时呢,也意味着春节,一家团聚的时刻也不远了。
 
老人每年就忙活这几个月,许许多多为购置年货的人会慕名前来购买,腌制好的酱鸭在通风处挂着可以存放  6  个月不影响口感,时间的流逝在食物身上仿佛未曾留下痕迹,可却每分每秒撩拨着老人盼望一家团聚的心绪。老人会否希望自己也是这酱鸭,无惧时间的残忍?
 
老人没那么多心眼,她也不会就着好的就挑出来留着,想着给孩子们过年回来享用,一般自家吃的呢,都是最后一批中她随手就给拎出来的。
 
年年如此,老人制作的酱鸭也是小有名气,总有人给她提议说:不如就让孩子们回来,这酱鸭啊,一年四季,全国各处都有人要吃。现在互联网这么发达,你在网上开个店,把你这酱鸭往全国各地卖,把你的手艺教给孩子们,你也不至于这么累。我敢打包票,这肯定比你孩子们自个儿打拼挣得多啊。说不定等过几年名气大了之后,《舌尖上的中国》都来采访你了,到那时候你可就出名了。
 
这些事,老人自己怎么会没有想过呢,老人的孩子们又怎么会没有想过呢?可一家人在一起时,从来没有人提起过,依老人的性格,就算孩子们答应,她也不同意,年轻人,怎么可以在这个年纪就守着个盛腌料的大缸和那几根竹架子还有几只鸭过一辈子呢?老人根本不会同意,她总是笑嘻嘻地说:俺不是那种能挣大钱的人,寻思这那种事干嘛呢,累不累啊。
 
老人心里比谁都敞亮,她比谁都看得开。
 
孩子们都外出奔波了,家里的房子盖了四层,老人活动的空间也就那么十几平米:厨房、卧室和卫生间;孩子们给家里添了那么多的家具电器,老人用得上的也就是那么几样:座机,电视,沙发和床,老人甚至连洗澡都是用壶烧水,她不敢用热水器;整个中国那么大,老人一辈子就没出过杭州;整个杭州那么大,老人最远,也走不过三公里。老人这辈子活得是那么“局限”,她有很多事没尝试过,有很多东西没见过,她在乎的不过是日复一日地活着和日历本上被她用红笔圈出来的日期,其他的,她现在已经全不在乎了,包括那些她倾注全部心血的酱鸭,你以为呢?她真的在乎吗?她其实也没那么在乎。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老人与酱鸭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