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此地无人生还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17 21:44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此地无人生还

 
原创 🔫  易拉罐
 
替老大出去杀人,八点半在醉鹅。
 
东二环边上的醉鹅
 
原本,这个任务是交给小马的,我接过来了。小马的女人下个月临产,我不希望他现在有事。坦率讲,我最近状态很差,搞砸了很多事,胃口不好,经常便秘,免疫力也有所下降,老大很不放心让我去。我跟老大讲,我有自信,我能,权当一次自我调整的机会。老大拍了拍我的肩,点头。
 
 
 
给我的女人打电话,喂,今晚就不回去吃了,我可能,可能会很晚,才回去,你不用等我,早点休息吧,也不用给我留夜宵。
 
好,那回来的路上慢点。
 
听出来了,她很生气,但是没有明着讲出来,这让我更难受,都是我的不对。我答应过她,等忙完这一阵,就带她去逛街,去跳舞,去看电影,去看歌剧,去吃最贵的雪糕,去看月亮和星星玩老鹰捉小鸡,还要陪她回趟娘家。可是没有,我什么都没做到,对此她埋怨了不止一次,我能怎么办呢,我真的很忙,现在正是我事业的上升期,我这么做,也是为将来着想。
 
希望她能理解。我真的很爱她。在醉鹅做掉阿彪后,我会跟老大提休假的事,准备好好陪她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有别于帮派里的其他混混,全因我的女人,我和她是真感情,不像其他人。记得加入帮派的前一天,她还在劝我,她说,没有钱,我也依然爱你。我很感动,把她搂在怀里,将她左鬓的头发轻轻撩到后面,在她耳边温柔地说,扯犊子呢,没钱咋活,不过放心,我养你,就算我被人砍死了,保险金也是你的。
 
我在黄昏时出发,我最爱黄昏,唯有这种时刻让我感到会有什么伟大的事即将发生。为了避人耳目,我尽量低调行事,把手枪别在腰间,砍刀用报纸包好,紧贴小腿固定住,藏在裤子里,左右各一把,骑马去。马蹄悠悠,步伐应景得很迟钝。过了最后一个红绿灯,逆骑了一段路,到达目的地。
 
这家醉鹅不错,我来过几次,有机会也要带我女人来一次。老大给的消息,在三楼的一个包厢里,彪哥今晚会跟几个合作伙伴,在这里吃饭。
 
找到了那间包厢,掏出手枪,拧紧消音器,我他妈的一脚就踹开房门,踹烂了都,屋里的人都喷了,吓尿了,不敢动弹了,吃到嘴里的东西也不敢咽下去了,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我就打光了所有的子弹,八发子弹,都打出去了,弹壳一颗一颗落下,砸在地面,我听得清清楚楚,我心里有数,我出奇地冷静,我是带着手套开枪的。我闻到了一股硫化物的气味,那是魔鬼的味道。
 
我把手枪别回腰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凝视着包厢里的四具尸体,脑袋一片空白,神志却还算清醒,鲜血还在不停地往外喷,我就像在看一场滂沱大雨,看河水湍急冲刷鹅卵石,看时光像流体般流逝,看拆迁队用吊车举起大铁球,让它懒洋洋地在屋宇间散步,所有的砖头,石板,梁木,瓦片,像被褪去的衣物纷纷下坠,犹如远洋轮船在锅炉爆炸后迅速沉入海底。我站在铺天盖地的尘埃中,倾听这美妙的乐曲。我若无其事地坐下喝光桌上剩下的半瓶酒。
 
包厢的窗户周围装饰着男女裸体像和异域情调的花卉草木,苍蝇发了疯似的飞旋,翅膀和身体发出频率很高的金属声,它们在空气中绣着一幅巨大的画,是由一刻不停变化着的曲线和飞溅的红色斑点构成的,我不过是个软心肠的屠夫而已,竟为此而感动落泪,不由眯缝起眼睛来,直视昏黄色的吊灯,每一道光线都包含着盐分。
 
消音器效果很好,没有惊动任何人,那么,我接下来该做些什么呢?我把藏在裤子里的砍刀抽出来,左右手各握一把,在屋里,闭眼,旋转,挥舞,劈砍,微笑,喷溅,风中的芦花,水里的浮萍,在世界给予的这一小方快活林中,肆意,忘情,无所顾忌。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此地无人生还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