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有人偷粪,你信吗?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6-03 00:09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有人偷粪,你信吗?

        文/御林军
     
     大哥5年前得了喉癌,虽然术后切除良好,年近八十 却不能说话,实属悲惨。他用小学生画写板告诉我一件事,令我大跌眼镜,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
     在七八年实行分田到户以前,大哥生育了四个儿女,用父母长辈的话说,子女多,没有好日子过。
      冬天的尽头,年关将近,别指望生产队能分钱过年,不欠生产队的就很不错了。
 
     这年关将至,每家每户总要称上几斤肉,买两条鱼,再买一点瓜子,花生,糖果,称上几斤副食品。最好吃的要数一种叫"猫屎筒"的副食品,(用面粉油炸制成,有拇指粗,外面沾上一层糖)和雪枣。再买上几封鞭炮,小孩子最爱玩的是冲天炮,地老鼠,彩珠筒,电焊条之类等等,准备过一个热热闹闹的丰收年。
      摆在面前的首要问题是钱,钱从何处来?已是腊月二十六日,再过几天,马上就要过年了,心里那个急啊,特别揪心,特别难受。
     外面北风呼啸,气温已达零下好几度,湖南过去的气温比现在要低十来度。  
      地上白霜如齿,呲牙咧嘴。房前屋后,树上都挂满了冰棱子,长的可达一尺多,不做事站着,都冷得发抖。
      大哥他脚穿一双用稻草制作的草鞋,打着赤脚。肩挑粪桶。沿毫无遮挡的湘黔铁路线,朝十五公里外的湘潭市内前进。
     在那个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代,不能走大道,必须抄小路,抓到了轻者罚工份,重者要游街示众 。
    市里厕所本来环卫处是有人看守的,趁着年关放假,大哥打了个时间差。大哥脱掉草鞋,打赤脚下到厕所里,用双手把屎盛到粪桶内,再挑到就近的菜农户,以每担三元钱卖给他们,顺利的话,一天可以偷三担屎,少的时候也有两担,多的时候也创造过四担的记录。
     每天钱倒是可以挣九元左右,如果倒霉,碰上了市环卫工人,连粪捅都被抢掉,有时还要挨打。什么也没发生过就会沾沾自喜,哼着湖南花古戏《刘海砍樵》往家返。
     即使什么都没碰上,冰天雪地打着赤脚,下倒粪池内,是什么感受,扎心的痛,刺骨的冷,有痛彻心扉的感觉。双脚冻得通红,感觉周身毫无一根纱,就像赤身裸体站在凌裂的寒风中。
      人为财死,生活所逼,生冻疮也要去偷屎。一天下来,双脚没有了知觉,东一脚,西一脚,都由不得自己,好像就不是自己的。
      想着一家六口,等着他的钱过年,心里还是暖暖的,就有一股无穷的力量,驱使他有一种战胜一切艰难困苦的动力。
      换成现在,每天倒贴一百元也不会有人干。
      过年以后,就不能去偷了,因为厕所有人值守。
     大哥只好换一种方式,去赞土地讨钱。赞土地,湘潭方言,指两人配对,一人敲着小锣,一人手拉二胡,拉着同一曲调,说上一段赞美之词,全凭主人心情,给予赏赐,这实际上跟乞讨无两样。
      他在学校开学前,天天外出赞土地,要攒足四个儿女的学费钱,不然儿女斗气不去报名上学,做父母的看在眼里,心都是碎的。
     一年中,还要偷偷去搞投机倒把,去相隔八十公里远的湘乡县,谭市镇贩卖大米,萝卜,红薯等。大米是两毛左右一斤购进,贩到湘潭市里卖二毛七八,三毛一斤,一次可以赚取八到十元差价款。全凭一身死力气,肩挑手提,有时为了多赚一点点钱,两百多斤的重担,也要挑走,回想起来,是何其艰难,有多少心酸痛楚,只有一个人默默承受。男人有泪不轻弹,又有多少次眼泪在眼眶内涌流,强咽下肚内,个中滋味,只有自己最懂。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 有人偷粪,你信吗?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