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短篇美文 > 短文短篇 > 正文

走在被冻得有些酥脆的土路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20-05-20 22:27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十全十美
 
作者 | 谷永庆
 
 
我和比我大一岁的堂兄峰哥抬着一个巨大的食盒,走在被冻得有些酥脆的土路上。离我们几步远的路边,是一个身穿大红羽绒袄的女子,在她身边是个穿着新夹克的小伙,这是我们的东哥,和他的新婚媳妇。在他们身后跟着一个两鬓斑白的老头,其实他才四十多岁,是我们的叔叔。
 
我,峰哥,东哥,嫂子,叔叔一行五人,带着回门礼,在大年初二的早上走向嫂子的娘家村子。路远,食盒显得越发沉重,路上我们四个男人已经轮换了几次肩膀,身强体壮的嫂子偶尔也能抬上一段。我们左手边的小麦上撒着一层白霜,使得它们一半惨白,一半黄绿;右手边是一条小河,水里有些冰碴,几根芦苇在风中瑟瑟发抖,苇絮也早被风吹没了,只剩下一根根光杆。这景色说不上好或者不好,我们也没工夫去仔细观赏,因为那个食盒的关系,到后来我们基本上是只有出气没有回气。
 
换了好几次肩膀后,已经到了上午十点钟,嫂子娘家的村庄终于出现在眼前了。村口已经有几个人在等候我们,一个五十岁上下的老头朝叔叔伸出手来,说:“兄弟来的不晚,一路辛苦啊!”叔叔也伸出双手迎了上去:“俺哥,咱又见面了!”我们的食盒也早有两个壮小伙接了过去,大家一路谦让着进了家门。
 
进屋寒暄之后,入座倒茶,然后那个老头就陪着叔叔叙话。他们从庄稼聊到盖房,又聊到做生意。我和峰哥对这些话题没啥兴趣,就在院里溜达了一圈。说话的功夫,正屋的八仙桌上渐渐摆满了碗碟,四荤四素八个凉菜,四个甜点,四个果碟,四个这个,四个那个,都是我们辛辛苦苦抬过来的。这时一个老头对叔叔说:“兄弟,咱们坐吧。”叔叔说:“俺哥,到你这了,你安排。”于是撤了茶杯,换上酒盅。新女婿东哥被老头安排在主座,他身旁是我叔叔,接下来是峰哥和我。我估算了一下,一桌八个人,我们四个,对方四个,就算把新客东哥刨去不算,三对四,喝起酒来我们也不怎么占下风。这时那老头说了:“兄弟,今天你能来,我非常高兴,这样,咱们坐十个人,十全十美,中不中?”叔叔哈哈一笑:“俺哥,到你这了,你咋安排,我听你的!”我心里一沉,这样就是他们六个对我们三个,形式有些不妙。我转脸看峰哥,峰哥看起来比我镇定多了,大约因为他酒量比我大一点。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老头子端起酒杯站了起来:“兄弟远道而来,我敬你一个。”叔叔站起身,端起酒杯喝了。这时桌上的其他人也陆陆续续向我和峰哥敬酒,很少有人敬东哥,因为他是受保护的新客。
 
几番来回之后,就开始有人找叔叔划拳了。叔叔是著名瓦匠,能吃,能喝,当然也能划拳。叔叔和好几个都划了拳,基本上赢的多输的少。峰哥也和对方一位年轻人交上手了,峰哥划拳虽然没有叔叔老道,但他胜在声音大,能震得房瓦嗡嗡响,再加上他划起拳来面目狰狞,很有威慑力,所以峰哥也赢得多输的少。这时叔叔的对手又换了一个,是嫂子的姐夫,东哥的“一担挑”。九个拳划下来,酒基本上都被这一担挑喝了。他很不服气的一挥手:“再来九个!”这回更惨,连输八个。叔叔大手一挥,把最后还没来得及喝的几个免了。这反而激起了一担挑的斗志:“我再跟俺叔学习九个!”由于他喝的太快太猛,后面明显口唇和手指出现了时差,好几次自己都叫错了。连喝五六杯之后,一担挑胳膊一扬:“再来!”这一挥胳膊使劲太大,居然把自己的上半身整个仰了过去,平倒了下来,脑袋砸在地上“咚”地一声,嘴一歪,吐出一堆酒菜。
 
众人立即七手八脚把他抬了出去,老头朝门外喊:“三儿!你去看你四叔在不在家,就说十个人少了一个。”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车轮战的意思么,把我叔叔当吕布啊。而我叔叔正在努力的嚼一根鸡翅,仿佛这个事儿跟他没一点关系。不一会儿,对方的援兵来了,寒暄之后就和我叔叔划拳。这时我发现他们在悄悄地溜出去换人,叔叔不知道是装不知道还是喝糊涂了,就跟没看见一样。我和峰哥就没这么好说话了,峰哥对一个要和他划拳的人说:“我已经喝了半斤了,你才坐下,你喝半斤我再和你划。”正在划拳的叔叔忽然停下来说:“峰,没规矩!别胡扯。”峰哥很委屈,但没敢和叔叔顶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走在被冻得有些酥脆的土路上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