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故乡美文 > 正文

家乡的河堤

襄阳飞鱼子的空间作者:飞鱼子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9-08-31 21:29 阅读:9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离开家乡二十多年了,偶尔回去几次却是行色匆匆,后又搬迁几次,离老家越来越远,这些年来,想回老家去河边看看,却未能如愿。直到去年春节回家,特意带着儿子,去堤上看看,感感万千。

我的家乡在鄂西北,北接河南,西临重庆,一年四季分明,家乡的河堤是五六年修建的,长两里,宽四米,东西走向,位于村子的最北边,后来缺少维护,几次发大水,在堤坝中间冲开了一个豁口,家乡人俗称“坝豁子”,豁口的水积少成多,形成水塘,水塘东西狭长,总面积有二十多亩,水位不同,面积也随之变化,堤坝把南河和水塘分开,形成两个不同的世界,北面是川流而下的南河水,南面是静静的河溏,河溏是一个小小的水世界,鱼、虾、螃蟹、青蛙等等。

春天刚过,人们就迫不及待的来到河边,一群群的小鱼在水中追逐着,忽前忽后,忽左忽右,忽而全部消失,有的孩子光着脚趟着河水,有的孩子捉鱼抓螃蟹,抓螃蟹是个技术活儿,翻开石头当然要轻,不能有一点响声,以免惊动它,再从螃蟹后面迅速的按住它的背壳、抓住、丢入桶中,整个过程一气呵成。不远处,是一群垂钓的老者,他们有的静静的坐着,眼睛紧紧的盯着鱼飘,有的猛地挥动一下鱼竿,也许是鱼上钩了吧,也有的不急不慢的挂着鱼料。我们这些小孩子是爱热闹的,在傍边看一会儿,如果没有鱼上钩,早就按奈不住,跑去别的地方了玩了。

这个水塘也是一个巨大的洗衣池,傍晚时分,太阳快要下山,天边一片红,干完农活的女人,挎着篮子,提着棒槌纷至沓来,人们一边洗着衣服一边聊天说笑,棒槌拍打衣服的声音此起彼伏。更远处,是一片片的滩涂地,由于每年总被水淹没,加上含沙量大,所以只能种植玉米和花生之类,收成时好时坏,有的户主甚至种植完毕,就不想搭理,这样反倒便宜了我们这帮小孩。到了玉米成熟的时候,自然少不了过来“打劫”一番,大家先分工,有拾柴的,有用石头垒灶的,有去扳玉米棒子的,然后大家围在一起,生起火,将玉米串在竹子上,边烤边转动竹子,不一会香气扑鼻,大家开始大快朵颐,最后,扑灭火,洗洗脸心满意足的回家。
小小的河堤是我们的“保护神”,是河水的第一道防线。每年到了雨季,洪水到来的时候,她的本领就显示出来了。这个时候,河堤上站满人,人们一边观看潮水一边议论纷纷,甚至为哪年的河水更大更猛而争论不休。站在河堤上,看着昏黄的河水奔腾而过,很是壮观。水位上升,人们向高处退去,如果被水冲走可是很危险的。无情的洪水总是从上游冲下来不少东西,比如南瓜,小船……有时也会冲下来猪、牛、鸭子什么的,我们也会为户主感到惋惜。那个时代,一只猪一头牛,可是一个家庭全年的收入。

端午时节,麦子熟了,河堤成了打谷场,四米宽的河堤已经晒得满满的。早上太阳一出来,家家户户都忙着晒麦子,金黄色的一片。中午麦子是要翻晒的,有一种农具叫竹耙,就是用来翻晒麦子的,大人们挥动着竹耙一遍又一遍,小孩子却想偷懒,光着脚在麦子上踢一踢,形成一垅一拢的,就算完工。
记得还是我上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暑假,刚发过大水,还未退去,父亲还在修拖拉机,我在一旁帮忙,陆陆续续有声音,越来越大,原来是“坝豁子”那里传来的,说是淹了一个小孩子。因为刚好又是中午的时候,村里的放工时间,所以,一下子去了好多人,短短一会儿,已经挤满人,一些水量好的人已经下水打捞去了,父亲也三下五去二,除去衣服,跳入水中。几十个壮汉在水面翻腾,一会儿浮出水面,一会儿又扎入水中,依然没有那小孩的下落。不久,小孩子的父母也已赶到,大声哭泣,伤心之极,有的人过去将他们搀扶坐下,百般安慰,希望会有好消息。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每个从水里探出头的人,都摇摇头,一副失望的表情。后来村里的渔民,从家里拿来一种叫滚钩的渔具,所谓的滚钩就是在渔绳上挂满鱼钩,这些鱼钩非常多,又大又沉,放入水中,直落水底,他们牵住滚钩绳的两头。在水塘两侧从东向西拉,这个方法还真有效果,不久小孩子被拉了起来,皮肤泛白,由于时间过长已经溺亡,岸上的父母悲痛万分,人们用尽方法,未见效果,送到医院,还是不能挽回。我们都为淹死的小孩感到挽惜,心里也非常难过。之后,村里贴出大字报,有下水游戏的小孩子一经抓住,绑在堤坝旁的大柳树上,爆晒一天,并且还安派老人在河边值班巡逻。我们这些小孩子也自然老实本分,或者在家里做功课,或者帮忙干农活。

八十年代初,电风扇也少,更别提空调,加上经常停电,堤坝纳凉成了村民的重事活动,河堤也成了我们的避暑胜地。吃过了晚饭,人们就忙着向堤坝进发,拖儿带女,成群结队的人,有扛着凉床的,有搬凳子的,有拿凉席枕头的,还有老年人带着收音机的……总之,热闹非凡。到了目的地,各自铺开张罗起来,看上去像是正在安营扎寨的军营。完毕之后,大家躺下来,享受着大自然的恩赐,凉风习习,清风阵陈。如果是满月,可以看到皎洁的月光淡淡飘过的云朵,没有月光,便是满天的繁星,这些星星忽闪忽闪的眨着眼睛,或近或远,像一个个顽皮的小孩,我们或者仰望星空,或者围在一起低低细语,也或者拿着电筒在低浅的水塘子捉鱼摸虾,更远的水塘里一阵阵蛙叫声,简直就是一场歌咏比赛。

听老人讲故事也十分有趣,还曾记得一个故事,说是月亮上有一个老人,后来知道叫吴刚,做了坏事,玉皇大帝罚他在月亮上砍树,奇怪的是这棵树怎么也吹不断,仅在八月十五的晚上,会有树枝会从月亮上掉下来,如果有幸捡到,拿它做成门栓,它能认识这家主人,还能讲话,白天开门,晚上关门,好不神奇。我曾八月十五的晚上在月亮下守着,希望可以捡到,只怪当初太困,竟然睡去。

七仙女和董永的故事家喻户晓,传说七月七是他们相会的日子,这天晚上,在葡萄架下面能听到他们的谈话,我也曾约了伙伴在村里最大的葡萄架下面守了一晚上,除了风声,其它什么也没有。 我们村子里姓文的居多,其中有一个的光棍佬,总喜欢讲鬼故事来吓我们,这些鬼故事引人入胜,又怕又爱听,总是欲罢不能。入夜时分,交谈的声音变低,忙碌一天的人们进入梦乡,整个世界安静下来。
夏天的夜晚,下雨也是有的,记得有几次,半夜下起了大雨,人们从梦中惊醒,一边骂着鬼天气,一边收拾着东西,匆匆望家里赶,都是分秒必争的,动作不能慢,不然就变成落汤鸡了。大家骂归骂,第二天晚上还是要来的。

后来的我们,上初中,高中……外出寻梦,离家乡越来越远,儿时的小伙伴也各奔东西,不曾相聚过。南水北调工程之后,丹江口下游水位下降,河水几乎干枯,堤坝防水功能渐渐消失。电风扇已经普及,空调也开始有了,已经没有人去河堤上纳凉了。河堤开始荒废,杂草丛生。有的水泥块已经脱落,两年前,家乡开始修建汉十高铁,往年的热闹景象不复存在。

年近不惑,人生已过半,习惯了奔波,习惯了流浪,只有在梦中,仿佛又回到家乡,回到快乐的童年。

相关专题:家乡 人们 晚上 河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家乡的河堤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