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情感故事 > 优美文章 > 正文

郑丽:又到清明时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4-04 14:31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文/郑丽

 
人生总是来来走走。在亲人的欢笑中到来,在亲人的哭泣中走去。王禹?有诗云:“一郡官闲唯副使,一年冷节是清明。春来春去何时尽,闲恨闲愁触处生。”又至清明,一个连接今人和亡人的节日,令人伤感。可是,旧恨未消,又添新愁。
 
今晨,看到朋友的消息:“愿天堂没有病痛,母亲一路走好。”去年就得知朋友的母亲得了不治之症,这个消息虽是意料之中,但是,又有些猝不及防,让我一时难以接受。
 
忍住喉头的哽咽,走出家门。迎面的千万缕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心想:姨没有看到今天的太阳,永远也看不到了,我也永远看不到我的姨了。
 
在潮白河畔,一个人踽踽独行。杨柳依依,鸟鸣阵阵,水波漾漾,真是“一河春水向东流”啊!我的思绪也随着这春水飘飞到了远方……
 
姨是我的初中同学芳的母亲。她家坐落于县城西街的一隅,沧桑的砖门楼,斑驳的木门,让人心生熟悉和亲切之感。院子不大,走进去却是一片茂盛葱茏,每个季节都种植着应季的蔬菜。看看那些精心侍弄的藤架,便知这家主人的勤快。三间正房是老式的砖木混合结构,木格窗户像极了儿时记忆中姥姥家的模样,让我有一种重回故乡的错觉。姨笑脸盈盈地迎出来了,将我们让进家里。她挨个儿问我们的名字。当我腼腆地小声说出我的名字时,姨笑嘻嘻地说:“我记住了,就是正正地立在这里!”
 
姨是这样的和蔼可亲,于是我们,特别是我,成了她家的常客。不知是姨成就了我和芳的友情,还是芳成就了我和姨的缘分,总之,我和她娘俩有了很深的交情。
 
初中三年,我和芳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周末一起玩耍。后来初中毕业了,我们几个大多上了中专,芳继续上高中。每次放假,她家仍然是我们的聚集地。大家都喜欢去她家,因为姨的朴实善良,热情好客,我们自由放松,无拘无束。我们围坐在芳的房间里,无所顾忌地吃着姨端上来的各种吃食,天南海北地聊,肆无忌惮地大声说笑。有时姨就不走开,在一旁笑意盈盈地看看这个,端详端详那个,眼里充满了爱意。在芳的家里,我们一帮初中同学姐妹渡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华年。后来,各自成家生子,渐渐疏离了那个温馨的小院。只有我,还是她家的常客。
 
芳高中毕业到重庆读书,我已然上班,去单位途径她家门口,上下班时间不紧张时,我就会走进去看一看,坐一坐;芳工作在乡镇,我住到了城东,还是会抽空去姨家看一看,坐一坐;芳成家住到了城东,我的单位调到了城东,一有空还是会专门到姨家去看一看,坐一坐。芳在不在家,似乎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姨在那里。
 
大概我已经习惯了姨的迎来送往,享受了姨的满接热待。也可能姨的身上有某种让我亲近的地方吧!这种亲近来源于姨的善良和慈祥,就像我姥姥一样温和可人。如果隔一段时间不去看看她老人家,不和老人聊聊天,就会觉得生活中缺少了什么。
 
每次来到她家,姨都是欢欢喜喜的样子。姨会准确地说出上次我是什么时候来的,会先端详我是胖了瘦了,然后会说胖点好看。姨会把家里各式吃食拿出来让我品尝,会让我挑选院子里藤架上的黄瓜西红柿摘下来洗了现吃,会把老腌菜捞出来准备让我带走。然后,她才坐上床来,一边缝着针线活儿,一边和我唠着嗑儿。陈年往事,家长里短,老伴儿女,琐琐碎碎。
 
姨絮絮不止地说着,我蛮有兴趣地听着。我知道了姨的名字里有“绍缇”二字。我猜想在那个年代必是大户人家才会给女孩起出这样雅致的名字。果然姨的娘家解放前是县城里有名的商家,有好几个商铺。解放后所有的财产充了公,后来又把部分房产归还了他们。现在的这一处小院就是分给姨的。我知道了姨还有一个本家哥哥曾经上了大学,后来远渡重洋,定居美国,近年还携全家老小回乡探过亲。我还知道了姨从小没了娘,受了后母的虐待,因为家庭成份不好迟迟找不到婆家。嫁给姨夫后,姨夫越发强势,姨越发软弱。许多委屈憋在肚子里,于是,浑身到处都是病。我还知道了姨最引以为豪的是自己的儿女,个个有出息又孝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郑丽:又到清明时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