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散文随笔 > 短篇散文 > 正文

镜中月 | 香水有毒,是我鼻子犯下的错(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5 09:26 阅读: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原创:墨上尘事

 
1
 
天刚大亮的时候,小霞已经站在街道的路口等他了。
 
她坐的是第一班公交车,六点三十分的。刺骨的寒风肆虐着她的脸,她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再一次把围巾向上拉了拉,她又用双手搓了搓耳朵,又用力跺了跺脚。这样冷的鬼天气出门,不是真爱,就是无奈。
 
有时候,她非常地迷茫。她不知道成军究竟算不算是她的真爱?自从踏入这份感情的激流,她再也不是以前的她了,她成了感情的奴隶、囚徒。在无数个夜晚,她常常扪心自问。是毁灭?还是拯救?是无奈?还是无耻?是卑贱?还是高贵?是天使?还是魔鬼?她的心纠结着,是见,还是不见?有无数个声音在她耳边呐喊,你是个坏女孩,坏女孩。
 
不,不。她大喊着从睡梦中醒来。一脸的泪水早已经打湿了枕巾。
 
没有谁知道她有多么渴望爱和温暖。她的妈妈在她九岁的时候,因为和父亲拌了嘴,一时赌气,这个脆弱愚昧的女人就转身偷偷喝了“三步倒”毒鼠强。送去医院的途中,她一直紧紧攥着妈妈的手,可是妈妈没有留下一句话。就丢下了她和五岁的妹妹。
 
父亲自母亲死后,愧疚,自责,沉沦,每日以酒麻醉,有时候喝得红了眼,拉过姐妹俩就一顿毒打。酒醒了,马上跪在妻子的遗像前,一边扇自己的耳光,一边骂自己不是人。姐妹俩抱在一起缩做一团。
 
此刻,她多想有一个可以躲避的地方,哪怕有一个狗窝或山洞,可是天下之大,她找不到可以躲避的屋檐。
 
她勉勉强强读完了初中就辍学了,帮父亲一起打理农田,洗衣做饭带妹妹。十七岁花般的年华,她遇见了成军。
 
这个男人就像至尊宝驾着七彩云,直奔自己而来,救自己于水深火热之中。
 
童年缺失的母爱,孤苦太久的灵魂,她像飞蛾扑火一般迫不及待地扑向了这个可以做自己父亲的中年男人的怀抱。
 
她以为生活中所有的不幸,都会因为这份爱的出现而弥补,她不知道,走心是女人最大的致命伤,也注定让她在感情的漩涡里溺水。
 
2
 
一个男人,不用太有钱,只要努力肯干就不会穷的。成军就非常勤快,他在村里算得上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看准了行情,第一个买了工具车跑运输。拉沙、拉石子、拉木材、拉化肥……常常是起五更睡半夜,有时候出远途一走就离家半个月。
 
他在村里第一个起了两层花式小洋楼,妻子刘丽更是过着阔太太的生活。她只需管两个孩子吃喝拉撒,上学接送。家里的农田早就租给别人种了。闲来无事,她就打打麻将,做做美容,逛逛街。
 
人越是悠闲,越是懒散。有时麻将瘾上来了,她一坐就一天,给孩子点零钱去村头小卖部买点干吃面,喝点热水,就算过去了,让孩子自己走着去上学,她继续砌长城。
 
这让成军非常不满,经常是他半月回家一次,家里冷锅冷灶的,还看不见她人影。伏尔泰说,使人感到疲惫的不是远方的高山,往往是鞋子里的一粒沙子。女人对男人的伤害,有时候非常地简单,就是他在有所期持的时候让地深深地失望。在他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没有扶持他一把,哪怕是给他做一顿可口的饭菜,说几句贴心的话。
 
成军每次把车开回家,却不急于下车。他喜欢在车里呆坐一会,抽根烟,静一静。仿佛那道车门就是分界点,车内世外桃源,车外柴米油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镜中月 | 香水有毒,是我鼻子犯下的错(上)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