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青年文摘 > 正文

随笔 | 王栋 : 有朋自远方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3-04 09:06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然而,得到这位同学回来的消息,我反应很平淡——

 
那天,妻子在微信上说:你的同学回来了,就是那个老多年没有回家的同学。
 
我“哦”了一声,没有了下文。但我知道那位同学是谁了。
 
妻子有些意外:你难道不高兴吗?
 
我回复她:说不上高兴,也说不上不高兴。
 
你们不是很要好吗?妻子问。
 
嗯呐,是很要好,但那是过去。我说。
 
W君已经“失踪”差不多有二十多年了。我,我的同学们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曾问过他的大哥,有没有他的信息。他大哥说没有。我们都以为他“挂”了呢。谁知他“阔别”家乡这么多年了,又冒了出来。
 
——实在有些意外。
 
我没有立马见他一面的念头。即使回到老家,我也轻描淡写地问父亲,听说**回来了。父亲说是,在他大哥那儿住着哩。我的同学们群里也没有只言片语关于他的话题。他成了一个于我,于我们无足轻重的人。他的归来,如一粒石子,投入到湖水里,荡起一阵涟漪后,沉入湖底。而湖面依旧平静……
 
这天同学光东请客,席间我提到他。原以为他跟在村里的小学同学聚会来着,可是光东说,没有聚会过,也没有见过他,据说走了,还回来哩。学民则远远看到他,也没有上前说话。说他染了黄头发,扎个小辫子,站大街哩。光东打趣说:人家比你可是文艺、艺术多了。我哈哈一笑:那是,那是。咱本来就是一普通老农民嘛(W君立志成为文学家,曾在中国作家的摇篮——鲁迅文学院就读)……
 
说不关心他也不对。我问:他成家没有?
 
据说有孩子了。光东说。
 
哦。我有些欣慰。看来在外面混得还行。我说。
 
至少还有钱染黄头发啊。有人说。
 
几个人调侃了几句。他的黄发,他的小辫,他的另类的扮相(或许还有在我们听起来有些“拽”的普通话),在乡亲们眼里,成了“西洋景”……
 
不管他还在不在老家,我却还是没有想见他一面的愿望与冲动。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时间苍老了彼此的容颜,也稀释了曾经深厚的友情了么?是岁月的无情,还是我的无义?我说不清楚。“时位之移人”,他的“大牌”装束,倒让我有些“惧怕”我们的久别重逢了……
 
也许,时间真的会淡化一切,光阴会隔绝所有;也许,我(也包括我们这些同学),在他心中已经成了一片模糊的记忆了。曾经珍视的友谊,犹如渐行渐远的青春年少的身影,最终虚化成一片空白。舒婷有诗句:
 
……
 
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青春的背影正穿过呼唤的密林
 
走向遗忘
 
现在,我能真切感受到诗中的无奈了。我(们)和他,近在咫尺,却仿佛远在天涯。就这样,没有拥抱彼此的渴望,没有倾诉衷肠的愿望。
 
我说不清楚的是——
 
这是一种超然?还是一种悲哀?
 
……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随笔 | 王栋 : 有朋自远方来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