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社会美文 > 正文

郑作伟|播田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时间:2019-01-30 00:09 阅读: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早早醒来,发现家里已没有了人影。父亲和母亲又跑丢我了,明明昨晚约好今天一起去播田(插秧)的,他们却变卦了,怕我跟着去受苦。

 
我却偏偏要去受这个苦。我知道他们去离家很近的月亮排播田,所以洗漱之后便破门而去。
 
料峭的寒风搜刮着大地,群山被冷雾深锁着,只看到朦胧的轮廓。走在这样的风中和雾中,我不禁紧了紧衣裳,打了个寒战。也许是太冷了,村路上死一般的沉静,连点鸟叫声都没有。幸好路旁的田地里还长着些庄稼和蔬菜,为这寒冬的田园平添几分生气。我没走多久就到了月亮排,隔着浓雾隐约能看见在劳作的人们,只是隔久没来,忘了下去田地的入口了。正当我望着荆棘和野草发呆时,被牵牛路过的珍婆取笑了一番:哈哈,大学生来播田,找不到路么?我尴尬地点点头,珍婆便叫我从马占林里穿进去。果真,穿过马占林就来到月亮排的田地。那些呈月牙状的田地里,有的插上了秧苗,有的正等待播种。刚插上的秧苗就像草一样嫩绿和渺小,他们小小的身姿就在寒风里摇曳,显得很欢快的样子。
 
田地的一角,母亲在插着秧苗。她从秧盘里拿出一颗秧苗,朝地上一扔,秧苗便像锥子般扎进土里,不歪不斜,挺直了身姿。母亲插的秧苗间隔恰到好处,不宽也不窄,站在田埂上俯瞰整片田地,一颗颗秧苗就像站队整齐的士兵,威武而有气势。在田地的另一角,父亲正使唤着牛犁地,“喝!走!走正经点!”响亮的吆喝声飘荡在田野之上。
 
父亲和母亲都没有穿上水靴,而是光着脚,提起裤管,在黑黑的淤泥里穿梭来去,使得衣服上沾着些泥水。母亲看见我来,并不是很欢迎,而是埋怨我说:呀!不懂天冷么?就穿这两条衣服!我说青年人不怕冷,然后也提起裤管,作势下田去。母亲赶紧阻拦我说:别下来搅水浑!我却执意要下去,她便叫我在田埂上试着插秧,像考验我的技术。死猪不怕开水烫,试就试!我托着一个秧盘,蹲在田埂上,插起秧来。没一会儿,一些秧苗被我插进土里,虽然不敢和母亲插的相媲美,但自我感觉还是不错的。母亲走了过来,笑着说:真是作古给人说啦!哪有人这样播田,种这么密,稻子长不发的。说完,她拔出我插的秧苗,重新插了进去,秧苗错乱的队伍就变得整齐起来了。一番插曲之后,母亲继续她的劳作,只是一个劲地催我:天冷,快回家去!
 
只顾着和母亲讲话,却没注意看父亲。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了外套,只穿一件短袖,在寒风中露出手上结实的肌肉。父亲是犁地犁得全身冒汗了,我看见他时不时揩去脖子上的汗水。当那头牛停下来歇息之时,父亲会骂那头牛说:快点走,你累我也累哩!然后牛好像会听人话似的,又继续走动起来。父亲被水牛牵引着在泥泞的田地里前进,从田的这一边到田的那一边,来来回回,反反复复。被他犁过的土地,均匀而平整,显得油光铮亮。母亲就跟在被他犁过的土地里插上秧苗,二人多年的劳动合作养成了成熟的默契,就连教育我也是一样的。
 
父亲也叫我回去,见我死板地不愿走,也像母亲那样来考我——叫我去把那条小牛牵来吃草。
 
牛我不是没牵过,只是小牛不同于大牛那般乖巧,而是淘气异常,性情还有点儿古怪,实在难以驯服,弄不好它就拖着你跑到菜地里捣乱。我站在田埂上犹豫不决,想着如何把小牛牵到这儿来的时候,父亲看出我的为难,便摆摆手说:还是回家去看看书吧,你还不懂作农哩。
 
我听完心里一颤,想到农民的儿子却不会作农,不知这是一种可怜,还是幸运。我只好失落地转过身去,然后穿出马占林,走在回家的路上,迎面却吹来一阵更冷的风。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郑作伟|播田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