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主题美文 > 感恩美文 > 正文

狭义狐仙报恩泽(一)

茂茂芝麻的空间作者:茂茂芝麻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9-01-17 08:38 阅读:8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狭义狐仙报恩泽(一)
王双贵
注:曾用笔名王茂生.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
在巍峨的成山脚下南面的平泊大地上,有一座独自耸立的很高很高的山,山名叫作东岳崂山。在崂山的半山腰的西北方向,有一处深不可测黑咕隆咚的深洞,洞内有一根比碗口还粗的铁锁链,直通往东不到400米远的东海海底。据说是玉皇大帝用亿年乌金铁打造,具有千亿年不烂的威力。用到这里是专门禁锢当年经常出海到陆地祸害骚扰百姓的东海龙王四太子奥索的神具。奥索改邪归正以后,锁链废弃不用,玉帝也没有把它收回天庭,就在其洞里一直放到现在。因为这洞里锁过蛟龙,所以散落下很多仙气,一只在离崂山不远的韦德成山峡谷修炼的已有些道行的雪白母狐,就带领着它的狐子狐孙迁居住到了崂山的锁龙洞中。
自从那只白狐带领着它的狐子狐孙住到这锁龙洞以后,每逢到了无月漆黑的夜晚的时候,深洞里就时不时地传出阵阵狐声,令人毛骨悚然。
在崂山的北面,与魏德成山的两山怀抱当中,有一个不大的村庄,村名叫做峡怀崖村,村里居住着一户善良朴实的张姓居民。这户人家只有母子两人,母亲张袁氏,独子张弘生。其生活来源就靠着平日里张袁氏用张家祖辈传下来的酿酒工艺,酿造一些醇香米酒卖给附近的村民,挣得有限的钱财,供给独子弘生读书,以期将来能够光宗耀祖。此时,张弘生已年方一十八岁,乡试获得秀才之名,他的老爹张耀祖老汉已于三年前的一场瘟疫,因病无钱医治而不久去世,现在母子两人相依为命。
这峡怀崖村依山傍水风景宜人,所居村民都是从外地移居逃难至此的各地杂姓人家,全村虽然是仅三十几户的百上余口,大多都以打猎为生,村庄距山外的靖海岩镇能有二十多里的路程,村民们打得猎物,拿到靖海岩镇上去换一些粮米和日用杂货。张老汉生前是这方圆几十里四乡八疃小有名气的酿造人家和打猎能手,曾经独自一人进入韦德成山打猎,三天以后回来,猎到了七狼一熊和几十只山鸡野兔而轰动一方,名声在外。张袁氏过日子精打细算,酿酒坊酿出来的米酒从来都不掺水作假欺骗买主,所以靖海岩镇上的许多酒馆老板也经常登门过来贩卖她们家酿造的好酒,因此家里就多多少少会攒下一些金钱积蓄。村里识字的人不多,张老汉就花钱供儿子到靖海岩镇上读书,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儿子张弘生很小的时候,张老汉就把他送往村东寄居在山神庙里一位姓单的落魄秀才家里,以猎物米酒作为代价,供儿子跟秀才识文断字。张弘生聪明伶俐,有过目不忘的天赋。单秀才每天教他的所有东西,他都能上下贯通,背诵得滚瓜溜熟,而张弘生有时提出的问题,却能把单秀才问得膛目结舌,每次都使单秀才先生面生窘迫,所以就只得隐痛割爱,叫张弘生的父亲把儿子送到靖海岩镇上的私塾学习。才一十六岁的他在乡试中夺魁,这让附近四乡八疃村里许多后生羡慕不已。
这日,镇上教馆告知:“今年皇榜已经下达,深秋金日举国大考。”张弘生听了好不兴奋,跃跃欲试。从此,性格稳重的张弘生就家门不出沉下心来,倍加努力用功学习,以准备金秋大考的应试。转眼两个月很快就过去,在大考邻近的时刻,张弘生背起母亲早就为他准备好的一些盘缠笔砚,以及换洗的衣物,挥泪叩别老母和恩师单秀才先生以后,就南下直奔汴梁京城而去。就在他行至河南地界的时候,眼见离汴梁都城就剩下不到百里的路程,想想离大考还有一些时日,不由地放缓了急赶的脚步,沿途观赏起秋景山水来,此时的季节已近深秋,到处都是枫叶泛红,秋风清凉,枫叶似火,野菊到处散发着诱人的芳香,成熟的果实把整个树的枝头都挂得满满的。张弘生见此,不免便生起了进山观光玩耍一番的萌动,以便放松一下自己连日来紧张赶路的心情。他举目远眺,发现不远有一处不算太高的丘峰,景色甚是绝美,于是就加快了进山的脚步,朝着前边不远的那丘山峰走了过去。常言道:逛山累死马,观山饱眼神。张弘生向前步行走了一个多时辰,方才走到那座丘峰的脚下,远看时此丘峰并不算太高,谁知等到了近前再看,此丘峰却有好几百米多高。张弘生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一介书生,又急走了这么一个多时辰的山路,早已累得浑身大汗淋漓疲乏万分,于是就找了一块比较平坦大型岩石,放下包裹半躺半坐在石头上面,大口喘着粗气。突然,听到一声断喝:“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如若不顺从,管杀不管埋!”张弘生听到这里,吓得直接从石台上面跌落下来,头也不敢抬起,只顺声偷?,看到离自己有一丈开外的地方,有一双足穿薄底快靴的大脚,正叉着大步向自己踏来,张弘生见了立刻明白了,自己定是遇到了拦路的强人,然自己又是身单力薄、弱不禁风之书生。只好凭任凭那歹人大汉来到近前,取走了自己携带的包裹,及所有应用财物。等了好半天工夫,张弘生才敢站起身来颤抖着看看四周,哪里还有一个可以救助的人影?于是叹了一声说道:“如今包裹盘缠,全被歹徒强人拿走,让我进京赶考如何是好?悔不该当初存有好奇心情,如今落难落魄于此……”想毕,两腿发软,行走困难,于是便折下了一根拇指粗的细树叉,仔细辨认了一下方向,就拄着木棍颤颤巍巍地寻着进来的路径,向汴梁方向走去……

相关专题:狭义 儿子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狭义狐仙报恩泽(一)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