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在广阔的地平线上(十五)

边江的空间作者:边江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9-01-10 08:40 阅读:3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这时,躺在靠近有污迹灰土色墙边床上的傅团长,更加百思不得其解,他一直绷着脸,瞪大眼睛,双手放在自己的后脑勺下,仿佛被一道闻所未闻的天谜搞的来困苦不堪似的。这时,在他对面的右侧边同样有污迹的门被打开了。
一个看守他的红军战士走进来,他手里端着一碗饭,上面有咸菜。
看到傅团长还在躺着,这个战士就说:“傅团长,吃饭了。”
“不吃。”
这红军战士看见他气绷绷地喊了一声就转过头面对发黑的墙壁。
“还是吃吧。”
这个红军战士就声音平和说了声,就走了。傅团长好像感觉到这声音里有别的含义。就转回脸喊道:
“等一下。”
这战士站住。傅团长忽地从床上起身,几步急走到转过身来的战士面前。
问:“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审查我?”。|
“傅团长,你不要跟夏特派员硬来,他是王明主席派来的。”
“那又怎样!”傅团长嚷道。他还是不吃这一套,口气硬起来。他只认打仗有章法的毛委员和朱德。
“你听说没有?”
“你说什么?”
“上个星期,红二军团的军长段德昌和红军一师师长王炳南都被夏青正法了。”
听到这里,傅团长一下打了个冷噤,他没有说话,这个战士就出去顺便把门带上,那上锁的声音,在门外忽地响起,门锁上了,傅团长感到这锁门的声音仿佛把他和外面的世界永远隔开来,他感到了自己从今后可能就出不了这道门了。心里一阵阴冷!他一下想起夏青的眼神和行动,他似乎感到自己有被夏青对付的感觉,这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对自己会不好。
在这样的情绪里,傅团长就倒在床上,十分困苦烦躁!
他更吃不下饭了,心坎上如压了一块石头一样沉重、阴郁、烦躁……
黄连长、小刘、老张回到了阵地下。他们看不见黑黢黢的阵地,什么都看不见。然后,他们上了一片寂静的山坡,渐渐地离同志们的阵地要近了,他们三个听到了战士们聊天的声音。黄连长就喊道:
“同志们!同志们!”
听到来自黑糊糊的阵地下的自己连长声音的战士,就非常高兴,好像是自己亲人回来了一样!就跑下战壕,到了连长跟前,拉住自己连长手,有战士问:
“连长,团长咋样了?”
也有人问:“团长呢?”
“没有见着。”黄连长气闷说。
“这是怎么回事?”几个战士急了,又问。
“夏特派员不准见。”战士小刘说。
战士们听了就非常失望!就和连长回到黑越越的战壕里。
黄连长他们到了阵地上;杨副营长已经闻声过来了,当他听到黄连长说没见成团长,也并不难过,又听说黄连长和夏特派员吵起来。就提醒他:
“老张把你拉出来是及时的。”
黄连长一听迷糊了。问:“副营长,你这样看?”
“夏特派员是王明主席派来的,他握有大权的,你和团长太性子急了,这很有可能跟你带来不利。”
“怎么不利?”
“过后,你就知道了。“
显然,副营长没有往下说,就谈别的。
第二天,黄连长和杨副营长继续带着大家战斗。可是到今天仗已经打了近十天了。刚刚吃了一点干粮的红军战士还没有歇什么,就遇到了敌人大量的进攻,兵力比以前增加。后杨副营长却受了重伤。他把黄连长喊到自己面前。
“黄连长,你立刻带领战士撤离阵地。”他郑重而心急地说。也感到了如果再这样打下去,红军会全部死亡的,这样没有意义的死亡是根本不值得的。他感到这战斗就是一部搅肉机。
“为什么呀?”黄连长问。
“我们已经打了十天。看来敌人要利用这地势,消耗我们红军,达到最后吃掉我们红军的企图。傅团长不在,你要听从我的命令。”
“老子就跟他们拼了!”黄连长喊道。
“不行。目前来看,傅团长可能出不来了,郭营长已经牺牲,再这样下去,就该我们了。看来越往后,时机对我们红军更不利,这应该是敌人的消耗战。”杨副营长指出。
黄连长没有说话。杨副营长又看了看还在进攻的敌人,就坚定了他的想法。就说:
“等会儿,”他说到这里,好像觉得这个话不妥。他觉得战士立刻走,因为,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他一点把握都没有,而马上走,应该就是希望。他抬起脸,一把抓住黄连长的胳膊:“黄连长,你带着战士们马上走。”
黄连长疑惑了
杨副营长看到黄连长在犹豫好像更多地不肯放弃阵地,毕竟红军的法则是:不能丢失一寸土地。
“黄连长,你在想什么?”
耿直的黄连长说:“这样放弃苏区的土地,怎么对得起死去的战友和老乡。”
“你千万不要以为红军就是包打胜仗。世间没有哪个国家的军队是百战百胜的。现在是保存实力,等以后革命的高潮来了,再勇敢地迎接革命的时候。”
“这样就正中夏青特派员的下怀。”
“你就说是我杨子成的决定。‘杨副营长一拍自己胸部说。
“不,我不能害你。”
“你要听话,这样我们红军才有希望,否则,阵地完蛋,看来第五次反围剿就完了。”他停了下,坚持说,“战斗可以完,但是,红军不能完。你明白吗?”
“嗯。”
“那就走吧。”
“是,副营长。”
“留下几个战士,其余全走。”杨副营长平静地吩咐说,仿佛是在安排不起眼的事。
“杨副营长,这怎么行?”黄连长很意外,他想最少多留些。
“多走一个,就是一个希望!”杨副营长说。
“好吧。”黄连长就立刻向他敬了个军礼。
之后,带着战士们都离开了。

相关专题:广阔 战士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在广阔的地平线上(十五)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