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短篇美文 > 短篇小说 > 正文

在广阔的地平线上(十一)

边江的空间作者:边江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9-01-10 08:30 阅读: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四川人郭大虎营长牺牲了,而且就在黄连长面前一一一被几颗子弹击中了他紧系宽皮带的肚皮,有一颗子弹打在他丰满胸部上,而这一过程仅一秒都没有。黄连长如一个呆傻的人,看到血从红军营长郭大虎的肚皮上殷红的小弹孔里涌出来,他的肝脏被打烂了。过会,郭营长头向右一偏,身子一软牺牲了。而这时,正是白匪军想一次性拿下阵地并加紧攻上来的时候。从这个迹象显示:红军阵地有被即将攻破的危险,当然,敌人会抓住这个机会的。
而正在他处于十分悲哀的时候,红军机枪手张少山看到这一侧攻上来的白匪军有三十个不等。他迅速起身,伸出衣袖卷在手肘上的粗壮左手拿住机枪,右手扣着扳机,迅速一步踏上凹凸阵地,朝阵地下边仅八九米的白匪军进行狂怒射击。顿时,在阵地下的多个白匪军中弹大叫,身子在乱抖,血在飞出,你倒我落,身子相碰,滚落下坡去。
这时,黄连长才回过神,跑到老张身边,立刻挥动驳壳枪,连续射击;打了一会,把子弹打完了,又把驳壳枪插在他皮带里;拿起在阵地上的手榴弹,就像干急活,干了这样接着干那样,连续扔向敌人。这样,一次又一次爆炸响起,后他们打退了敌人的进攻。
这一时,黄连长看见老张还站在战壕上。
虽然这时,不危险,敌人退下去了,可是万一还有没被炸死的敌人呢?黄连长感到担心。就马上喊道:
“老张,快下来!”
“我去把那挺机枪捡回来。”
“别去。”
老张就跑下去几步,从炸得很烂的敌人身体上捡来机枪,就马上跑回阵地。
“老张,你怎么知道哪里有机枪。”趴在战壕上的黄连长问。刚低下自己头的老张回答:
“我刚才看到一个敌人抱机枪,还往上面打枪;可惜,你扔下手榴弹把他们炸死了。不然,我亲自把他们打死。”老张说,有一种没有亲手打死敌人的遗憾感。
然后,黄连长又喊了一句:“李平!”
“是。”他俩身边的一个矮个战士答应。
“过来。”
然后,26岁的红军战士李平就跑过来,到连长身边,望着连长。
“什么事,连长?”
“你把这机枪拿到正面阵地用。”
“是,连长。”
“你刚才打仗时都忘了。有几次不注意子弹,就光知道打敌人,下次要注意。”黄连长特地提醒战士李平。
“我知道了,连长。”战士李平左手提着机枪跑过去了。
“连长,你提醒的好。小李会注意的。”老张说。
然后,他又问:“连长,敌人会好久进攻呢?”
现在一时半会,嗯,不好说。”
“可能白匪军要想别的办法对付我们!”
“对。”
“那我们也不怕。反正都是死。那我们就好好歇一歇。”
“嗯。”
机枪手老张就从自己军衣包里拿出早已裹好的纸烟,问:“连长,你也抽一支?”
黄连长有一个习惯,仗没有打出个眉目和大胜,一般不抽烟,就摆摆手。老张就自己抽了。烟子从他两个扁平而黑乎乎的鼻孔里喷出来,然后,他把身子斜靠在战壕壁上,身旁战壕上就是他架好的机枪。
他看了看阵地和战壕里的人,就又抽了一口烟,感叹地说:
“连长,我们已经打了三天四夜了吧?”
而正对着山下,在观察敌人情况的黄连长听了,都心里感到这仗打得没完没了。就回答:“是呀。”
“连长,我们还要打多久?”
“我也不知道。”
老张显得非常烦躁,又吸了一口烟,后,更为低落。咕哝一句:“要是团长在就好了。”
“可惜,他被肃反的夏青特派员弄走了。”黄连长听到这里气愤说,说了后,也深感到情势对红军恼火。说:“现在郭营长牺牲了,左侧就只有杨副营长了。”
“我看,等打完仗,还是去肃反局看看傅团长。”老张说。
“等不了这么久,这一仗过了就去。”黄连长说。
老张觉得黄连长不到天黑就走,他也要去。现在,阵地上还有杨副营长在。

相关专题:广阔 敌人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在广阔的地平线上(十一)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