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散文随笔 > 心情散文 > 正文

农一连时光

可爱的空间作者:linjiangang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8-11-30 17:07 阅读:1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虽然我离农一连的物理距离只有15公里,但童年记忆中的农一连已渐渐模糊,有时印象中浮现出一副褪色的水墨画,将记忆的碎片堆叠挤压,总是理不出头绪。但童年的清贫时光是无比珍贵的,因为至少家是完整的,热热闹闹的一家子人让家的存在感极为强烈而真实,从来没有想到会有分离的一刻到来。
我五岁就上了农一连小学的学前班,学习成绩很优秀。六岁时因为年龄小,父亲让我又重读了一年学前班。功课自然是全会,所以老师不在时就让我当班长带着一群小孩读书、计算。有一次我听从某小孩的建议,把全班同学带到教室南边的小水渠边和泥巴,玩过家家游戏。一群小屁孩兴高采烈,弄得泥头灰脸,气得老师把我训了一顿。学校北面有个小山坡,青草萋萋,视野开阔,坡下是几千亩阡陌纵横的碧绿稻田。坡下的大水渠周围河柳、榆树环绕,在分水口处围成了一个小水塘,里面水深不到一米,有很多野生小鱼在欢快畅游。我们一群小屁孩夏天最喜欢泡在水塘里纳凉,顺便在渠水边的草丛泥巴里围水捉鱼,捉到一只泥鳅或鲫鱼就激动得大呼小叫,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有多能。我家院子南面有一片上百亩的集体农场,里面有很多果树和各种时令蔬菜。我经常在绿油油的广阔菜地里游玩,最感兴趣的事就是追蝴蝶、逮蜻蜓,看大青虫在菜叶上一弓一弓的爬动,寻找名叫“红姑娘子”的野生植物果实,还有就是抓一种叫东南西北的奇怪小虫。
有时候夜里醒来,看见父亲在简易台灯下专心看书做笔记,学了很久才听到打呵欠声,不久关灯休息。我是个闲不住的人,拿起父亲大大小小的书籍看来看去,汉子也认识不了几个,图画也很单调,觉得很无聊,心里寻思着书里究竟讲了些什么呢?我家北面的马路对面有一片很大的树林,里面的白杨树、白桦树到了夏天几乎遮天蔽日。树林里青草野花密布,小虫嗡嗡起舞,还有潺潺清凉渠水,极方便小孩子们一起躲猫猫玩捉迷藏的游戏。有一天县上来了杂技团下乡表演,我就全神贯注看着杂技团的几只猴子在榆树上玩耍。猴子很机灵,动作麻溜快,一会儿朝我挤眉弄眼,一会儿从榆树叶子里捉小虫吃,也有看客扔苹果给猴子的,猴子接过苹果大快朵颐,吃相很难看。小虫子我吃苹果时不小心吃过的,苦不拉几的,心里奇怪这猴子怎么就吃得如此香甜?邻居的几个上中学的大孩子非常调皮、蛮狠,又一次看到他们捉了一只花猫在马路上折磨殴打,让人看了心中十分气愤。连里所谓的马路就是坑坑洼洼的狭窄石子路,有时候马车拉的粮食或草料太多时,车轮一歪掉进坑里会弄翻马车,车架翻倒在路边的榆树林边,马则四脚朝天乱蹬蹄子,看的人觉得滑稽又好笑。周围的邻居们也很热情,不需招呼就七手八脚上前帮忙卸货扶起马车。连里有个哑巴职工,40多岁的精壮汉子,皮肤黝黑,头发乱糟糟的。有一次连里的职工在大树下乘凉闲聊,有人就逗哑巴打赌搬麻袋。哑巴倔强的牛脾气二话不说,憋足气搬起200公斤的麻袋走了几十米远,周围的人都看得啧啧称奇。连里养了两头大犍牛,身形开阔、高大威武,力气极大,有一次大拖拉机不小心陷入泥坑出不来,就是靠两头大犍牛用蛮力拖拽出来的。
父亲当时任农一连小学校长,一门心思全放在工作上。学校的教务主任关向东(锡伯族)从小是个孤儿,长大后踏实能干,话不多,性格厚道老实。春秋天,父亲和关老师经常带着高年级的大孩子参加支农义务劳动。暑假时父亲带着学校的男职工起早贪黑扩建新的教室,资金不足全靠自己节约有限资金采购物资,大伙儿自力更生热火朝天动手搞建设,开学前8间宽敞的新教室如期完工,父亲他们全都晒黑了,人也瘦了一圈。父亲不幸去世后,有两个50多岁的少数民族工作人员专程来到父亲生前住过的乡村宅院看望母亲,神情很是悲痛难过,也不说姓名,只说自己小时候是农一连的学生,也是父亲关心、教诲的学生,对父亲的不幸离世感到十分心痛。
事过多年,农一连的山山水水、花草树木、各种各样的农村纷繁复杂的人事活动影像始终在我脑海中时隐时现、明明灭灭。父亲在农一连流过的汗水已经浇灌出累累硕果,多年不见的父辈乡亲们也陆续成为故人。这片沧桑的故土承载着父亲的青年时代的家园情怀与艰辛过往,也承载着我幼稚懵懂的苦乐童年。这些时光如此的短暂,却又刻骨铭心,有感念美好的惆怅情愫,也有抗争命运挫折的深深叹息……父亲走了,带走了壮志未酬的深深遗憾,也带走了农一连遥远岁月中来不及言说的种种扑朔迷离往事。农一连是父亲一生都未真正走出过的时代困局,也是一曲两代人始终无法绕过的《广陵散》遗音。

相关专题:父亲 猴子 职工 周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农一连时光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