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 > 主题美文 > 坚强美文 > 正文

垂直之夜,一条紫色的河流面向沧海

田步祥的空间作者:田步祥 [我的文集]
来源:网络 时间:2018-04-18 15:56 阅读:175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献给锦兰同时也献给自己 

【题记】 

 

 垂直之夜,青烟袅袅。

锦兰,我是敏儿,在烟花美丽星空的时候,思念就如潮汐。我好想你、想你的模样、想你的微笑、想你略带磁性*的声音、好想能咬着你的耳际说说悄悄话、好想有你在我身边被你着惯着时的那份惬然、只是好多好多的好想…再也不能兑现!你走了,天地真的好苍白;闭上眼睛就会烟雨蒙蒙,整个世界只剩一种撕裂的感觉

 锦兰,敏儿知道自己是生活在那些有你回忆的流年岁月。我痛你也痛、我苦你也苦、我懂你也懂;好想放下双手去追你陪你,知道沧海的尽头住着你;可敏儿折了翼沉了船,只能用灵魂的眼睛守望你、用灵魂的声音祈祷你;愿海水能涂改天空的颜色*、让吹向你的风能停在我的唇齿边、让我感觉你不再那么遥远。

这个世界只有你最了解最能懂敏儿我的心。懂敏儿沉默背后的海潮涌动;懂敏儿的古灵精怪、自己已然是漩涡还时不时会制造新的漩涡;懂敏儿笑中有泪泪中有笑的痴狂;懂敏儿藏起一颗慧质兰心只为简单;懂敏儿玩世不恭下其实最渴望真爱真心真生活;懂敏儿为爱而生也为爱而死、爱的铺天盖地、爱的汹涌澎湃、爱的轰轰烈烈荡气回肠、也可以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却不允许自己心血来潮;你也最懂敏儿生命中那些不堪承载却无力割舍的重与痛!!!

锦兰,敏儿累了,真的觉得累了,玲珑的心好斑驳似玻璃;爱了却不能淋漓、不能走在?光下、不能在爱人的身上涂满自己最美的色*彩、只能将吻一遍遍羽化成风丝雨丝…一颗骄傲又娇柔的心痛到竟不知道该如何心疼自己、放好自己!

锦兰,敏儿重重地迷失了自己,找不到天空一丝属于自己的羽!夜好黑心好冷爱又好远!告诉我,爱真的错了吗?真的从一开始就错位了吗?可爱的画面好真实、如呼吸如心跳!敏儿用一生的痴情温柔绵起了一份旷世的美丽;也用一个世界的灵魂吹响起了一个成熟男人的铮铮号角,那温暖的胸膛、那坚实的臂弯、还有那双厚茧丛生宽宽的手掌,是敏儿小鸟依人最幸福的天堂、让敏儿怎样的柔情似水、怎样的凝脂溢淌…爱在爱的感觉里,敏儿听到发自男人粗犷野性*胸膛里最动心最温存的呢喃??宝贝、我最爱的人!

 锦兰,敏儿的天空因为爱真的好美,温润如玉、温暖如春;你知道这是敏儿一生所追求所向往的!敏儿也明白这份姗姗来迟的爱因错过了收获的季节,注定要漂,但还是忍不住爱了!爱的如痴如狂!爱的天真烂漫!也爱的天崩地裂!如泣如诉!只是从不后悔!!人生何其短暂,有多少爱有多少人值得写下最华美最华丽的诗篇!能彼此心灵相通、彼此心心相惜…

可锦兰,敏儿今天却象个失去了最心爱玩具的孩子,委曲地躲在一个角落,可黑夜沉沉笼罩,敏儿要往哪里躲?哪里藏?又往哪里逃?爱我疼我想我念我给我,说好不离不弃??爱到老,今昔却只留孤独的身影!如果只是一场游戏,敏儿不会这么久依然走不出?!如果只是一场游戏,为何每个欢庆的节日、一些特别的日子总能第一个收到爱的牵挂!

锦兰,敏儿不要流星的眼泪、不要痛苦唯美的轮回、不要闭上眼睛却比清醒还要清醒、不要回音壁上心如火烫手已散、不要冷冷的幽灵踩碎踩裂小小的胸口却欲哭无泪、不要闪着鬼魅的黑色*水草分享分割爱情最洁白的天空!敏儿不要,不要!从不奢求爱到地老天荒,只想在有限的生命里,只要爱还走在感觉上,敏儿就要好好地爱、用心地爱!让爱不留遗憾!可爱还是莫明地消失了,天的尽头只留“一个人承受”…回音袅袅不绝!为了找回这份爱,为了找到这个伤心的答案,敏儿带着云鸽云翼带着所有爱的印记在云脊深处找,血染红了云涛云海,上帝也曾哭泣!

可敏儿真的累了,身上好烫、脸红红的知道在发烧、可手依然空空;锦兰,敏儿是不是很傻?是不是无药可救了?“问世间情究为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许”?!总是痴痴地爱、痴痴地等、等一扇窗、等一盏灯、等一弯残月??一弯悄悄睡在心房上的残月…

天不久就要亮了,锦兰,你又要离开敏儿了,我无力将你挽留,只能用黑夜赋予我的眼睛与灵翼小心地感觉你、缅怀你!让敏儿长长的手臂搂住你的肩膀,还和过去一样,手心贴着手心;累的时候、苦的时候、冷的时候、一个人孤独的时候、一个人痛到无处躲藏的时候,至少有你听敏儿的絮絮叨叨,至少在你面前敏儿不必掩饰自己的脆弱与无助;一如承认其实敏儿最害怕天黑,那种夜的黑、夜的长、夜的-阴--阴-冷冷,让心几乎贴近死亡!但敏儿还是一次次地将自己置在了夜的最中心、因为只有这时敏儿才能找到你、也只有在这一时刻,灵魂的本色*才能被鸟儿认出、也只有鸟才能读懂、因为鸟的肩上担起的是整整一个海的沧桑…

相关专题:

相关专题:面向 河流 紫色 垂直

面向 河流 紫色 垂直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垂直之夜,一条紫色的河流面向沧海的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