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www.mwenting.com】
当前位置: 美文亭 > 散文随笔 > 心情散文 > 正文

逐客令

云风的空间作者:云风 [我的文集]
来源:美文亭 时间:2018-01-17 02:38 阅读:120次   我要投稿   作品点评

      用闽南话说,叫“长屁股”。 尤其是农村的妇人,一串门或走亲戚,总是屁股一凑到板凳上,就唠呀、扯呀、掰呀,还没到三更母鸡就先打鸣了。
      但妇人是不讨人厌的,讨人厌的是一个大男人,坐在你家的沙发上,其实跟主人家聊到没有话说了,但他不会去观察主人家是不是有事要出门,是不是天晚了要休息,明天上班哩!他会像一尊佛似的给你整在沙发上,你赶他走也不是,不赶他走也不是。委婉他不一定理解,直接说这人又不一定合适直接。你也许会不断暗示他……
怎么办?
      这时,你需要一个“逐客令”!

      很多人叫我胖锅,甚至称我为阿肥。请都不要误以为我很肥很胖,其实肥胖只是我的客人而已,它来到了我的身体里。这个客人无疑是“长屁股的”,惹人厌的,我已经多次赶它走,它赖着不走,损它,它也不伤自尊。
      难道对它使用武力吗?
      说到使用武力,肥胖这小子就有点害怕了。于是它来找我,诚恳的对我说:“为啥么你一定要赶我走?”
“我不是赶你走”,我对肥胖说:“因为你不是我的,不属于我的我不要。你从哪里来,轻轻的,你来了。然后,轻轻的,你就回哪里去吧!”
      肥胖对我说:“可是离开了你,我便无家可归。”
      有的,我认为有的。我告诉阿胖:“你可以到那些在我面前高傲冷的女孩子的身体里去。她们自以为美貌,自觉得风华绝代,竟然对我不屑一顿,看也不正眼看我一下,太过分了。请你离开我,去住在她们的身体里,为我出一口气,使她们歪歪胖胖的。或者,肥胖,你可以去找鲁豫,你应当和鲁豫有约,看她那纸片般的魔鬼身材,真叫我纠心。反正,阿胖,你要离开我,不管你去哪里,你要离开我。”
      肥胖深情的对我说:“我…我离不开你,我已经爱上你了。”
     “什么?爱上我?” “不会吧”!
      阿胖说:“是的啊,没得救了。”
      我严肃正经地问肥胖:“那,那你爱我什么呢?”
      阿肥说:“你的才华,文笔、幽默、胸襟、处世的态度,都深深的迷住了我。”
      我说:“阿胖啊,那你还是离我而去吧!有多远,你就走多远吧,我没有什么才华。我唱歌老跑调,写字又开叉,跟猫抓的一样。我学了五六年,就是他爷爷的怎么也学不会吉它。笛子我是会吹,跟吹牛一样,可是我有抽烟,肺活量不高。好像诗也写过不少,但是我连韵律平仄都不懂,我写的连自己都看不懂在说什么。写的文章也是特么的莫名其妙。所以我并没有什么才华,我不懂幽默,我讲笑话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笑,别人听了都哭。更别说胸襟了,我小气得很,是一只铁公牛,一毛不拔。而且我每天早上起床照镜子的时候,都看自己长得十足是个混蛋,我看我自己常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是个东西。你走吧,肥胖,我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你,你,你走吧!”
      肥胖说:“不,我爱你。你每天早出晚归,工作的时候在外要受领导的气,有女朋友的时候回家还要忍受女朋友的气。你吃完每一顿饭都要洗碗,洗完澡还要洗衣服。虽然你也没赚比别人多的钱,虽然你现在仍然一事无成,可是你那种内紧外松,一副从容却又仿佛玩世不恭的模样,都像磁铁一样湿湿的粘住了我。你身怀惊世奇才,却宁愿将自己深埋在拥挤的街道,深埋在这人来人往的闹市之中。你常常遭遇挫折,但逆境中从来不气馁,你屡次面临困境,却谈笑风声。你不愿意与他们人类同流合污,却混进了人类的世界里嘻笑怒骂……反正,反正我爱你。”
      我皱了皱眉头,语重心长的对肥胖说:“ 每天早出晚归,那是因为工作的性质,从天亮流汗流到天黑都是因为你,因为你这个胖子,害得我买一箱酒爬到六楼都有点气喘。至于受领导的气,哎!咱们打工的,当然要受气啦,不然以后自己当老板找谁出气去啊?没赚到比别人更多的钱,是因为当初没有比别人更上进。至今仍然一事无成,是当初做错了选择与及性格的缺欠。好像运气也一直不好就是了。玩世不恭,那是我滴秉性。所谓身怀惊世奇才,那是我用来自夸的,装A吹牛又不犯法,你说是吧!受了伤不气馁,是因为日子还要过下去。面临困境还谈笑风声,是因为解决不了困难哭也是没有用滴。反正,反正你要离开我。肥胖,你必须离开我,我不是你想要的那种男人。”
      肥胖思考我的话,最终终于决定要离开我,它依依不舍的转过身,即使银白色的泪水已经染红了它的眼眶。
      然后我也转过了头。
      就这样,悄悄的,静悄悄的,肥胖走了。正如当初它,静悄悄地来。

      突然,肥胖回头过来,问我说:“亲,甘蔗的季节马上就要过去了,可不可以请我吃一根甘蔗。”
      于是我买了一根甘蔗吃,算是赠给肥胖离开我的礼物。但是我的心里在暗骂:“死胖子,还吃,我胖死你,甜死你。”
      肥胖又突然要求我说:“给我削皮”。
      于是我把那根甘蔗削了皮。
      肥胖又说:“帮我把甘蔗裁成三截”。
      我无语了,但忍不住还是破口大骂:“死胖子,你走就走,婆婆又妈妈,一会儿要啃甘蔗,一会儿还要削皮,削完皮还要裁成三截,你有完没完,好好的甘蔗你裁成三截干什么?”
      肥胖说:“我要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

      于是我抽出倚天剑,把甘蔗裁成三截。并且狠狠的踹了肥胖一脚,滚,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
      这次肥胖真的走了,嘴里一边啃着甘蔗,一边还吟着诗。只听它吟道:“夏日‘萧蓉’,江河‘衡艺’,芬或是仁雪,曾经喝醉,谁人曾与频脱?而今我谓 阿胖 ,不要这 重 ,不要这多 肉 。安得倚天抽宝剑,把 肥胖 裁成三截,一截下巴耸啦,一截肚子又鼓啦,一截腰红乳白屁股大大大。太平世界,厦门同此很热!”
      肥胖吟完诗,又走了回来。我恨恨的骂它:“胖,你不是要走了吗?还回来干什么?呤诗诵词你就吟你的去,干吗找我的初恋情人的名字乱镶!”
      肥胖说:“哥,我回来拿行李”。
      那就让它收拾行李吧,肥胖的行李很多,有肚腩,赘肉,小腩腰,脂肪……等等,反正很多。也不知道它要收拾到什么时候,反正我希望肥胖快点给我卷铺盖滚蛋。
      否则,我将考虑使用武力。



相关专题:肥胖 离开 反正

    阅读感言

    所有关于逐客令的感言